所谓永远只是一瞬间
 
    如果你有自己的心情故事或者好的文章欢迎推荐给我,我会把它用声音的形式记录下来。
    邮箱:todongzi@163.com     QQ:4188504

 

 

 

 

 

 

 

 

 

 

失而复得的手心煎蛋

作者:靖仪   东子2006-04-29 13:20 录制


http://www.dongzi.net/audio/rm09/jiandan.rm

     2001年9月的一天中午,我心血来潮地跑到赛特酒店吃西餐,结果认识了同桌的一位德国建材公司的总裁,席间他谈到他想在中国经销他们的产品——一种专门为别墅露天阳台设计的玻璃顶棚。25岁的我一直期望能有自己的事业,于是我通过信息评估获知,这个产品在别墅成群的北京应该存在着巨大的市场,既而不顾家人和朋友的反对迅速辞掉了自己那份月薪8000元的外企工作,做了他们产品的中国总代理。

     我精选出几位有私人别墅的客户朋友作为我的主攻对象。我一次又一次登门向他们介绍这种产品,可我发现那些老总似乎对此根本不感兴趣,产品介绍被当作废纸扔在一边。一晃2个月就过去了,事业没有任何进展,我前期投入的20万元看不见一丝回报,我甚至有些后悔起自己当初决定的草率。

     那天是北京下的第一场雪,我踏雪抱着仅存的一点希望来到了一家外企公司,公司老板曾答应我有机会再谈。可这一次却是他的秘书接待了我。那个秘书小姐态度和蔼,她很有礼貌地递给我一杯水:“先生,坐下来慢慢谈。”她的态度给了我些许
安慰。我开始一字一句地介绍我的产品,她听得很认真。末了,她问了一句:“先生,你接触过的客户都是中国人吗?”我点点头。“于先生,我觉得这种产品应该先从外国人那里流行起来。一是它造价比较贵,二是它不属于必需消费。但外国人在观念、情趣和收入等方面有支持它的潜在市场,你为什么不选择外国人作为你的第一个客户呢?” 她的话突然让我眼前一亮,是啊!这几个月自己盲目地寻找别墅、寻找客户,实在是太被动了。我注意到她胸卡的姓名栏上写着姚谦二字。姚谦笑了笑又告诉我,下周她的法国老板要来京看他新买的房子,她可以努力一下,给我约个时间,但要看我的运气好不好了。姚谦的这段话,让我心里掠过一阵感动,素昧平生,她能这么帮我,真是让我很感激。

     走出大厦很远了,我脑海里还回忆着姚谦笑时的样子,像她的名字,安静、温暖,有一种含蓄的美。

     2001年12月25日下午4时,我用姚谦为我争取到的宝贵的20分钟赢来了我第一个客户——她的法国老板布森先生。安装那天,我亲自到他京顺路的别墅去组织监督。兴奋的我当晚就给姚谦打电话要请她吃饭。谁知电话那端她的语调却很平静:“哦,不好意思,我在加班。于先生你不必客气,机会是你自己争取的。再说现在的你应该加紧时间研究别墅群的分布位置,乘胜追击。既然已经有了第一个客户,那就应该打‘一家带动一片’的战略,‘跟风效应’可以使你事半功倍啊!”姚谦这番中肯、有见地的话一下子说得我很惭愧。

     接下来,我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研究别墅群分布和用户的质量反馈上。那段时间,正如姚谦说的那样,“跟风效应”来了,我的手机响个不停,人也忙得不可开交,一天就能接到十份订单,我终于看见希望的绿色冒头了。

     我不停穿梭于京郊的各大别墅,而客户群也由单一的外国人发展到了富裕的国人。德国公司获知我已打开国内的局面后,总裁亲自飞抵北京又给我让出了2%的利润点,这使我更加游刃有余。到2002年秋天的时候,我的产品已占领了天津、河北、上海、广州等地,市场终于培育起来了。

     想想已经有大半年没见过姚谦了,她温暖的笑容、含蓄背后的干练和那颗善良的心都隐隐让我动情,可似乎又不敢贸然地轻易接近。

     到2002年10月的一天下午,我还是鼓足勇气给姚谦打了电话。2个小时后,我们在亮马河的一家咖啡厅见面了。姚谦穿了一件粉色的毛衫,脸上的笑容依然温暖,“Hello!” “Hello”我们相视而笑,接着有了一次很愉快的长谈。“哦,我的法国老板还有过反馈意见给你呢,可我发给你的邮件总被退回来。他希望这种产品的原材料变得艺术一点,比如用那些雕刻花纹的玻璃来制造,这样看起来更加立体,更
有情调。”我禁不住用眼睛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姑娘,我觉得她真是我事业道路上的幸运神,不仅总给我灵感,还一直这么关注我!得知她是大连人,我说要请她吃海鲜。可遗憾的是,我们一连去了好几家有名的海鲜城,都因为是周末需预订而没有位置。看我一脸的尴尬,姚谦给我解围:“没事,下次吧!机会总还是有的。我们常联系!”这是姚谦告别时说的话,以至于她都走了很远了,我还站在原地未挪一步。

     也许姚谦真是我的幸运天使,她建议的那种有着艺术雕刻的花玻璃顶棚一经市场问世,就立即受到了客户的追捧。特别是一些老外朋友情有独钟,他们甚至提出了要亲自选择订购花型图案。为此,德国总裁又亲自和我在北京一起选择工艺品师傅,并设想把加工厂搬到北京来。那段日子忙碌又充实,新产品接连问世,也让我迎来了事业上的高峰。我有些不敢相信,一年多前还是身无分文的我如今已是2家工厂、3家装修公司和1所咨询公司的总经理了。冥冥中我觉得是姚谦给我带来了好运,可每次回忆起她的美丽和干练,我的思维就变得迟缓,我无法猜测出她真实的心境。她的雅致、富有情调和一语中的的见解都无形中给了我压力,使我不敢妄然地遐想。

     但我还是记得自己欠了她一顿谢宴。“不妨送她件礼物吧!”我心里总想着一定得把这个情还上。于是,2002年12月中旬,借着到德国总公司学习的机会,我给姚谦挑了一根鱼骨项链。据说这是用一种珍稀鱼的骨骼打磨而成的,而且只有将雌雄两种鱼骨打磨的珠子串到一起时,才会散发出奇异的芳香。

     回来后,我再次拨通了姚谦的电话,“我想请你吃饭……”“哦,刚和朋友一起吃了点东西,不妨我们一起去看进口大片吧!”“好啊!”我忙点头应允。那次是美国的一部科幻影片,讲的是一对恋人相爱,男友有特异功能,每日都用手心煎一只蛋给女友吃,令女友好生感动。那是我第一次和姚谦坐得那么近,她身上的体香和着淡淡的花草香水味道一直冲击着我的鼻翼和大脑,使我根本无法集中精力看影片。我的手在口袋里不停抚摩着那串项链,不知该怎么开口。而这时我的手机不合时宜地猛响,尴尬的我只得出外接了客户的急电,然后又打电话去安排发货等事务。过了很久我才回到座位上,电影都快要结束了,我看到姚谦微皱了一下眉头,我小心地对姚谦说:“那个女孩是她男友的天使,因为爱她,所以才会每日用手心煎蛋给她吃。”而姚谦答了一句:“天使之所以会飞翔,是因为她把自己看得很轻。”然后,她说她还有点事要办,先打车走了。而那串项链却还在我的口袋里没拿出来呢。回家后,我给她发了封道歉电邮,可她一直没有回复。

     转眼就到了新一年的2月末,一天,我收到了姚谦的回邮,她根本没提上次看电影的事,只是说她认为现在复式房屋的出现其实也暗藏着许多商机,同时还附上了一份搜集的资料。这个信息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因为随着用户的反馈我逐渐把产品延伸到了可以伸缩和具有折叠性的产品上。但因为新产品刚问世质量很不稳定,那段时间我接到的客户投诉非常多,事业进展严重受阻,情绪有些低落。我给姚谦回信说新试制出的可以伸缩与折叠的玻璃顶棚压了我许多资金,现今由于退货率上升和投诉的增加,德国老板非常恼火……

     姚谦回复的邮件明显地多了,有鼓励,也有安慰……

     随后的一个多月里,我一直奔波在亚运村及燕莎等地的别墅施工工地上。一天中午吃饭时间,我收到一份装有两只煎蛋的盒饭,快餐公司的师傅告诉我“是一位姚小姐定的”。我想她是在告诉我不要泄气,挺过难关。我心里很感激,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姚谦的电话,说自己要被公司派往上海驻站了,不知怎么了,我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感到很伤感。这时客户又正对我提出要退货,我对姚谦只说了一句“多保重”就挂断了电话。

     2003年圣诞节当晚,我和生意上的几个伙伴一起去泡吧。其间几位朋友在热闹地聊天,我由于先前感冒,身体还未恢复,所以一人呆在包间里静静地看碟片。没想到播放的正是我和姚谦一起看过的那部美国科幻片, 突然,一个镜头跃入我的眼帘。大概的情节是男友生病后,她的女友亲自下厨给他做煎蛋,而且还是两个,并且很温柔地告诉她的男友 :“两只煎蛋代表与你同行,永不分开。”

     这个镜头让我的思维一下子定住了,我想起了姚谦给我送的盒饭里的两只煎蛋。我的心一下子痛得不可收拾,原来煎蛋是有寓意的呀!都怪我那天一个劲地接手机,错过了这个镜头。

     此时我的脑海像一张硕大的网,拼命搜罗有关姚谦的记忆,那些飘零的碎片一点一滴地完整了起来,她的鼓励,她的关心,她的邮件,还有她打电话告别时那淡淡的失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她希望勇敢地与我同行……天啊!我错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镜头,但绝不能再错过这个好姑娘了!

     我发疯似的给姚谦打电话,可是里面都传来了关机的声音。不行,我得去找她。当晚我就订了头班去上海的机票。

     凌晨4点47分,我登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在飞机上我变得异常虚弱,大脑空白,一言不发,空姐送来的食物,我连动也没动。头也很痛,一摸发烫,一定是发烧了。

     次日清晨我到达了姚谦供职的公司门前,因还未到上班时间,我只得在外面等待。深冬的上海依然像北京一样寒冷,无情的北风把我的病体吹得摇摇晃晃,我裹紧了大衣,依然在坚持。

     8点30分,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对,没错!是久违的姚谦。她的面颊清瘦了许多,只是那双眼睛依旧水波流转。她的黑眼珠有点像围棋子,白眼珠有一点婴儿时期未褪尽的湛蓝,淡淡的桃花蓝,海汪汪的,澄澈见底。

     空气中逼来阵阵寒气,我嘴唇努力了几次,竟然不知从何说起,我们就这样对视着。姚谦静静地看着我,温和的面颊里似乎有惊喜也有委屈。“姚谦,我今天刚巧发烧了,体温现在大概有40度吧,可我挣扎着一定要见到你。我想对你说……”此时有些冲动的我略带蛮力地一下子牵起了姚谦的手,“从明天起,我每日都要给你做手心煎蛋,而且必须是两个。还有我要向你道歉……”我终于说完了我想说的话。我看见有一滴泪从姚谦眼角滑落,接着一股狂风突然刮起,我顺势把姚谦搂在了怀里。随后姚谦温柔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你的手好烫啊!还是让我帮你做手心煎蛋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