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永远只是一瞬间
 
    如果你有自己的心情故事或者好的文章欢迎推荐给我,我会把它用声音的形式记录下来。
    邮箱:todongzi@163.com     QQ:4188504

 

 

 

 

 

 

 

 

 

 

睡在我下铺的兄弟

作者南窗听雨  东子于2004-09-28录制


http://www.dongzi.net/audio/rm09/shuizai.rm

     那时候,学校住宿条件很不理想,十几号人挤在一间小房子里嘈杂得很。我和杨格都是喜欢静的人,于是,我们便一起在县郊租了间简陋的小屋。摇摇晃晃的架子床,两张矮凳,一张临窗的桌子,生活变得简单而恬静。杨格很满足,他说农村纯朴的气息和他老家很像。我们常常在夏日的午后,爬上那段破旧的矮墙,在清爽的晚风中,望着天边的小树林和麦田、在霞光下闪烁着浮光的河流、村庄里冒着的炊烟以及山坡上那一大片黄灿灿的野菊花。矮墙下,一群吵吵闹闹的小鸡在一辆废弃的牛车下觅食,夕阳照在屋檐下那不知什么年代留下来的磨盘上……

     杨格说他没见过海,我便借了单车和他跑了二十多里路去看海。在海边,我们是十足的疯子,对着大海又喊又叫。喊累了,就爬到高高的岩石上面,让海风吹得衣服嗖嗖响……

     后来,杨格便常常拉了我去看海。

     我们一次次穿行在渔村幽深狭长的小巷里,看着两面墙之间的天空里突出的那种渔村特有的向上翘起一角的屋脊。渔民在巷子口架起竹竿补鱼网,阳光下漂浮着鱼腥味……

     事实上,那时候如果不是有杨格陪伴着我,我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去注意这些渔村里见惯了的事物,而那样的事物,那样的一些情景,也就不会在若干年后的今天,常常惹得我要去回想。

     杨格平时喜欢写诗,老实说,我那时对诗并不太懂,可我总愿意看杨格写的诗,我总能在那里找到一些美好的东西,杨格总是说,毕业后,一定要和我去闯荡远方,我说你受唐·吉诃德的毒害太深啦!他笑了笑说,只可惜少了一根长矛和一匹瘦马……

     那时候杨格睡我下铺,他总是看书看得很晚,早上又很早就起床了。有一阵子杨格老是失眠,一次我半夜醒来发现杨格还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胸很闷,睡不着。当时我也没有细想,后来发生的事才让我猛然惊觉这竟是个不好的兆头……

     杨格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悄然离去的。那时,暖和的阳光正充盈着世间每一个角落,就在医院隔壁的实验小学,阳光让每一个微笑充满希望。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像杨格这么好的人老天爷竟然这样的忍心折磨他!

     而午后一线昏黄的阳光,斜斜地穿过窗玻璃照在杨格的脸上,我守着他,守着那份即将消逝的光芒。纤尘在午后悠长的时光中漂浮。寂静使人安宁,却又令人惊惧。有时候,某些情景的突然出现,是会令人惊异地怀疑:这是在重复着前世的某些片断,仿佛我们真能在那一瞬间穿越时光隧道,从而回到从前。

     两年后的今天,这个冬夜,我独自站在教学楼长长的走廊上,望着城市的灯火在风雨中渐次隐没,而杨格你在哪里呢?你还在那间小屋里写着你永远也写不完的诗吗?窗外的野菊花还像当年那样灿烂美丽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