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


  是飘落深谷去的
  幽微的铃声吧,
  是航到烟水去的
  小小的渔船吧,
  如果是青色的真珠;
  它已堕到古井的暗水里。

  林梢闪着的颓唐的残阳,
  它轻轻地敛去了
  跟着脸上浅浅的微笑。从一个寂寞的地方起来的,
  迢遥的,寂寞的呜咽,
  又徐徐回到寂寞的地方,寂寞地  


□ 作者:戴望舒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