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几日秋天是要来了,
  默坐着,抽着陶制的烟斗
  我已隐隐听见它的歌吹
  从江水的船帆上。

  它是在奏着管弦乐;
  这个使我想起做过的好梦;
  我从前认它为好友是错了,
  因为它带了烦忧来给我。

  林间的猎角声是好听的,
  在死叶上的漫步也是乐事,
  但是,独身汉的心地我是很清楚的,
  今天,我没有这闲雅的兴致。

  我对它没有爱也没有恐惧,
  你知道它所带来的东西的重量,
  我是微笑着,安坐在我的窗前,
  当飘风带点恐吓的口气来说:
  秋天来了,望舒先生!  


□ 作者:戴望舒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