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之将至   


  我怕自己将慢慢地慢慢地老去,
  随着那迟迟寂寂的时间,
  而那每一个迟迟寂寂的时间,
  是将重重地载着无量的怅惜的。

  而在我坚而冷的圈椅中,在日暮,
  我将看见,在我昏花的眼前
  飘过那些模糊的暗淡的影子;
  一片娇柔的微笑,一只纤纤的手,
  几双燃着火焰的眼睛,
  或是几点耀着珠光的眼泪。

  是的,我将记不清楚了:
  在我耳边低声软语着
  “在最适当的地方放你的嘴唇”的,
  是那樱花一般的樱子吗?
  那是茹丽萏吗,飘着懒倦的眼!  


□ 作者:戴望舒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