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的时候


  房里曾充满过清朗的笑声,
  正如花园里充满过百合或素馨,
  人在满积着梦的灰尘中抽烟,
  沉想着凋残了的音乐。

  在心头飘来飘去的是什么啊,
  像白云一样的无定,像白云一样的沉郁?
  而且要对它说话也是徒然的,
  正如人徒然向白云说话一样。

  幽暗的房里耀着的只有光泽的木器,
  独语着的烟斗也黯然缄默,
  人在尘雾的空间描摩着白润的裸体
  和烧着人的火一样的眼睛。

  为自己悲哀和为别人悲哀是同样的事,
  虽然自己的梦是和别人的不同,
  但是我知道今天我是流过眼泪,
  而从外边,寂静是悄悄地进来。  


□ 作者:戴望舒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