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天的怀乡病


  怀乡病,怀乡病,
  这或许是一切
  有一张有些忧郁的脸,
  一颗悲哀的心,
  而且老是缄默着,
  还抽着一枝烟斗的
  人们的生涯吧。

  怀乡病,哦,我啊,
  我也许是这类人之一吧,
  我呢,我渴望着回返
  到那个天,到那个如此青的天,
  在那里我可以生活又死灭,
  像在母亲的怀里,
  一个孩子欢笑又啼泣。

  我啊,我是一个怀乡病者
  对于天的,对于那如此青的天的;
  那里,我是可以安憩地睡眠,
  没有半边头风,没有不眠之夜,
  没有心的一切的烦恼,
  这心,它,已不是属于我的,
  而有人已把它抛弃了,
  像人们抛弃了敝舄一样。


□ 作者:戴望舒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