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九年

 

我 的 幻 想

我在幻想着,
幻想在破灭着;
幻想总把破灭宽恕,
破灭却从不把幻想放过。


我所渴望的美,
是永恒与生命;
谁知它们竟水火不容。
永恒的美,奇光异彩,
却无感无情;
生命的美,千变万化,
却终为灰烬。


夜 行

汽车射出两道灯光,
把黑暗的公路,
变成光明的走廊。
两排杨树撑着夜空,
枝叶伸展开来,
又像隧洞一样。


留 念(一)

从遥运的西天,
从余霞中间,
飞来一片枫叶,
飞来一朵火焰。

我把它拾起,
作为永久的留念。

1969年


留 念(二)

在粗糙的石壁上
画上一丛丛火焰
让未来能够想起
曾有那样一个冬天


社 会

时间的列车闪着奇妙的光亮,
满载着三十亿人类,
飞驰在昼夜的轨道上;
穿过季度的城镇,
驰过节日的桥梁,
喷撒着云雾的蒸汽,
燃烧着耀眼的阳光。
它曾穿过冰川世纪的雪原,
它曾驰过原始社会的泥浆,
它还要通过无数险阻,
但终要到达最美好的地方。

1969年

□ 版权所有——顾城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