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八年

 

虫 蟹 集(四 首)

蠡 斯

它在高悬的小笼中得意洋洋,
昼夜不停地把“主人”歌唱。
我却可怜这虫类的歌手,
为一片葱叶竟出卖了全部诗章。

蝼 蛄

据说它要把“毒草”彻底除尽,
于是便抱住庄稼大咬大啃。
其实它是想制造个空白的大地,
妄想叫人相信春天从未降临。

寄 居 蟹

它卑鄙地杀死了雕塑家海螺,
用螯钳夺取了虹光四射的螺壳。
谁知从此它就成了“艺术内行”
到处炫耀着它的“样板”大作。

夜 蛾

它生怕光亮照出它凡庸的原形,
所以便想乘邪风扑灭一切光明。
谁知雄鸡并不体谅它的甘苦,
一声长啼,唤来了红日东升。


铁 面 具

在古老的法兰西,
有一座恐怖的监狱,
这座监狱的名字,
叫作“巴士底”。

在巴士底狱中,
曾有一种残忍的刑罚,
这种刑罚的名称,
叫做“戴面具”。

谁要被戴上了,
这种铁制的面具,
实际便踏上了
坟墓的阶梯。

受难者仍然可以
睡眠和吃食,
但几年以后,便会渐渐窒息

(毛发和胡须,
在面具中不断生长,
最后便堵塞了,
所有透气的缝隙。)

黑暗的中世纪,
早已在电火中焚毁,
阴森的巴士底,
也成了历史的遗迹。

但是谁能想象,
在新中国的土地,
却又出现了,
这种可怕的刑具。

“四人帮”制造的
那些精神枷锁,
不就正是
铁面具的模拟。

它遮住了——
变幻的天地,
它束缚了——
社会的肌体。

使人的头脑,
在禁锢中萎缩,
使人的心灵,
在窒息中死去。

革命的火山,
摧毁了新的巴士底,
但那些“截面具”的“囚徒”,
却还常能相遇。

啊,看这些
铁板似的面具,
怎能使人不
热血燃烧大声呼吁:

“打碎这些枷锁,
这些遗留的面具!
不必有半分惶恐,
一点余悸!”

快来深深呼吸
新时期的芬芳大气,
让我们的思想和事业,
能够迅猛地发育!


安 全 体 系

国王遇刺了
刺客是一只蚊子

保安部马上开始侦缉
蚊子是一种
微形飞机
飞行要有空气
同谋是空气!
抓住空气!

空气有个私人关系
叫呼吸
逮捕呼吸!
立即!
国王安全地合上了眼皮

 

□ 版权所有——顾城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