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五年

暗 示

如果路灯是淡绿的 黑土地上就会 生长荠菜 路灯是淡绿的 四边都是棕色的天空 是结实的 正在收拢的花瓣 蚁蜂在花心爬着 在小心地弹直后腿 蚁蜂在花心爬着 在吸食凉凉的蜜汁

每天这时候 我都要去接一个学生 在鲜黄的门楣下 安装电线 我安装过许多思想 安装过许多集成电路 的表情 我说:给一把钳子 把灯放低 影子在顶棚上晃着 你在不停地显现

经常会站得太久 集市上有画 身后有荒地 烘过的土壤迸散开来 诱出饼干的香气 经常会站得太久 太阳在身后按着手印 谁在给谁 星星被送了一遍 一次次在蓝胆石上 画出凹痕

很小的时候 我就知道 黑夜是一卷布 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 黑夜被人补过 很小的时候 我就在暗室里哭 用手摸着鞋子 红灯一阵阵发乌 白昼在摇荡别人的笑声 铁器在瓷盘中响着

脚印会不断出现 脚印,没有人 脚印会不断出现 在前边 在楞楞凸凸的路上 脚印出现了 有人在向前走 闸门痛苦地响着 铁锈被缓缓撕开 有人在向前走,转弯 石块上没有手帕

窗户外没有窗户 很好,睡神在风中走着 一个阿拉伯睡神 摸摸我的头发吧 我在发烧 摸摸我的头发吧 我在发烧 睡神在风影中走着 在尽头有一张小床 灯光已经很旧了 在尽头有一张雪白的小床

有 时

有时祖国只是一个 巨大的鸟巢 松疏的北方枝条 把我环绕 使我看见太阳 把爱装满我的篮子 使我喜爱阳光的羽毛 我们在掌心睡着 像小鸟那样 相互做梦 四下是蓝空气 秋天 黄叶飘飘

出 海

我没带渔具 没带沉重的疑虑和枪 我带心去了 我想,到空旷的海上 只在说,爱你 鱼群就会跟着我 游向陆地

石 舫

这是一只船 永远不能航行 它那岩石的船身 决定了这种命运 它也不会沉没 因为从不航行 世上一切船只 都没这么平稳 也许因为平稳 便有很长寿命 也许因为长寿 便有很大名声 盛名引来了游人 高兴地把它坐乘 不是要渡向彼岸 目的是船本身

倾 听 时 间

钟滴滴嗒嗒地响着 扶着眼镜 让我去感谢不幸的日子 感谢那个早晨的审判 我有红房子了 我有黑油毡的板棚 我有圆咚咚的罐子 有慵懒的花朵 有诗,有潮得发红的火焰 我感谢着,听着 一直想去摸摸 木桶的底板 我知道它是空的、新的 箍得很紧 可是还想 我想它如果注满海水 纯蓝纯蓝的汁液 会不会微微摇荡 海水是自由的 它走过许多神庙 才获得了天的颜色 我听见过 它们在远处唱歌 在黄昏,为流浪者歌唱 小木桨漂着,它想家了 想在晚上 卷起松疏的草毯 好像又过了许多时候 钟还在响 还没说完 我喜欢靠着树静听 听时间在木纹中行走 听水纹渐渐地扩展 铁皮绝望地扭着 锈一层层迸落 世界在海上飘散 我看不见 那布满泡沫的水了 甚至看不见,明天 我被雨水涂在树上 听着时间,这些时间 像吐出的树胶 充满了晶莹的痛苦 时间,那枝会嘘气的枪 就在身后 听着时间,用羽毛听着 一点一点 心被碾压得很薄 我还是忽略了那个声响 只看见烟,白的 只看见鸟群升起,白的 猎狗丢开木板 死贴住风

给 一 颗 想 象 的 星 星

你为什么总在看我 你是孤独的 你没有天鹅星那么美丽 没有那么众多的姐妹 从诞生起就是这样 这不是你的过错 然而,我是有罪的 我离开了许多人 也许是他们离开了我 我没有含笑花 没有分送笑容的习惯 在圣人面前经常沉默 沉默,像一朵傍晚的云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要什么,真的 合欢树又遮住一小半天空 猜吧,还有许多夜晚 “我需要你不再孤独”

工 作

泪水浸湿了许多日子 今天是蓝的,墙上有鸽子 我的床又回到墙里 重新希望一小片晴空 今天是晴朗的日子 应当写高兴的诗 我需要切下另一小片广场 慢慢后退 需要两排年轻的牙齿 再从墙上溜走 我把世界推开,慢慢后退 早晨放大了整个广场 后边有黄色的街道在倾斜 白色的衣物像一个小点 墙后有人问了 这是不是那个世界

关 于 风

一棵苗圃里的小树 出于好奇 弯了一弯身体 立刻被正直的同伴 遮蔽 在荒漠上 没有遮蔽 也没有好奇 仅存的几棵怪柳树 却异常弯曲

蝉 的 歌

是什么时候 蝉又开始叫了 也许因为夏日的风 过于粘稠 在天空——淡蓝的泡影里 你唱着歌 唱的是小钢钻 怎样在星星上打洞 这歌声并不美好 远不如天真的鸟叫 总使一些公民 牙齿发生过敏

碱 地

像迷失方位的雨水 走向陌生的地方 孤独的桥木微微震颤 潜伏的鱼默声不响 也许有几管芦苇 在构思盛夏的乐章 过路的水波匆匆一吻 带走了苦咸的晨霜

秋 千

我曾乘着秋千的飞船 唱着歌,把太阳追赶 飞呀飞,总又飞回原地 我总怨自己的腿短 我跳下来时,已经天黑 好长的夜啊,足有十年 当我又一次找到了秋千 已经变成了黑发青年 早晨仍像露水般好看 彩色的歌儿仍在飞旋 孩子们大胆地张开双手 去梳理太阳金红的光线 孩子,我多想把你高高举起 永远脱离不平的地面 永远高于黄昏,永远高于黑暗 永远生活在美丽的白天

在 幽 幽 的 水 沟 这 边

在幽幽的水沟这边 头发灰白的人 提着水桶 水中有菱形的光亮 水沟在树林边缘 许多瓶子升起 窗子也同时起落 窗子有棕色的粉尘 黄昏的鱼 在显示内脏 在空气中摘下锁绊 薄的铜壳像鳃 灯亮着 在木楼梯的木梯间里 许多古书在写古诗 吃饭前总要等谁 露台上有圣徒 门上有一把手 用月亮把天打开 门里有放好的圆桌

海 的 图 案

一间房子,离开了楼群 在空中独自行动 蓝幽幽的街在下边游泳 我们坐在楼板上 我们挺喜欢楼板 我们相互看着 我们挺喜欢看着

一个人活过 一个人在海边活过 有时很害怕 我想那海一定清凉极了 海底散放着带齿的银币 我想那一定清凉极了 椰子就喜欢海水

房子是木头做的 用光托住黑暗 在一束光中生活多久 是什么落在地上 你很美,像我一样 你很美,像我一样 空楼板在南方上空响着

从三角洲来的雷电 我被焚烧了 我无法吐出火焰 通红的树在海上飘着 我无法吐出有毒的火焰 海很难 海露着白白的牙齿

有一页书 始终没有合上 你知道,雨后有一种清香 有时,呼吸会使水加重 那银闪闪巨大的愿望 那银闪闪几乎垂落的愿望 有一页书正在合上

我握着你的手 你始终存在 粘满沙粒的手始终存在 太平洋上的蜂群始终存在 从这一岸到那一岸 你始终存在 风在公海上嗡嗡飞着

门大大开了 门撞在墙上 细小的精灵飞舞起来 蛾子在产卵后死去 外边没有人 雨在一层层记忆中走着 远处的灯把你照耀

我看见椰子壳在海上飘 我剖开过椰子 我渴望被海剖开 我流着新鲜洁白的汁液 我到达过一个河口 那里有鸟和背着身的石像 河神带着鸟游来游去

我在雨中无声地祈祷 我的爱把你环绕 我听见钟声在返回圣地 浅浅的大理石的花纹 浅浅的大理石的花纹 我用生命看见

海就在前面 又大又白闭合的海蚌 就在面前,你没有看见 海就在我身边颤动 一千只海鸟的图案 就在我身边颤动 你没有看见那个图案

队 列

 ——我们的时代需要速度。 圆形的小女孩 迈着圆圆的步子 拉着她的姐姐 姐姐穿着布裙子 花边卷了 是前边,细长的 和高大的姐姐的遗产 在那些咿呀、尖笑 歌唱、沉静的女儿前面 是强大的母亲 母亲自信地看着世界 那些车辙 那些突然亮起的 西方的天空 那些故意吃惊的鸟 和将要到达的村落 母亲是永恒的 母亲跟随着母亲 她老了 穿着黑背心 和松胀的粗线毛衣 她用松树的枝条 小心地量着土地 没有想起 夕阳里,正在暗淡的爱情 纯银的发缕 在暮云中闪耀 队伍是缓慢的

我 喜 欢 在 路 上 走

我喜欢在路上走 一个人 看着太阳 看着她从草尖上 从羚羊的角弯里 从干燥的秸杆上升起 我喜欢在路上走 我不要帽子 不要屋顶 不要那重复的墙 我不想看见上面的水迹 它像噩梦的影子 我喜欢在路上走 太阳爱我 也爱所有的人 我渴望成为一片大陆 在她的注视下 拒绝海洋 我喜欢在路上走 我喜欢在黄昏的路上 看见灯光 我喜欢一个人 一个人 必须有太阳

城 里 淅 淅 沥 沥

城里淅淅沥沥 没有一只喜欢水的鸟 一只得意的鹅 一种蠢笨的欢乐 在近处呼叫 所有人都是塑料制品 男的或女的,都是 手不是 它刚刚发芽 属于书包

风 的 梦

在冬天那个巨大的白瓷瓶里 风呜呜地哭了很久 后来,他很疲倦 他相信了,没有人听见 没有道路通向南方 通向有白色鸟群栖息的城市 那里的花岗石都喜爱露水 他弯弯曲曲地睡着了 像那些永远在祈求谅解的怪柳树 像那些树下 冬眠的蛇 他开始作梦 梦见自己的愿望 像星星一样,在燧石中闪烁 梦见自己在撞击的瞬间 挣扎出来,变成火焰 他希望那些苍白的手 能够展开 变得柔和而亲切 再不会被月亮的碎片 割破 后来,他又梦见一个村庄 像大木船,一样任性地摇动 在北方的夜里 无数深颜色的波纹 正在扩展 在接近黎明的地方 变成一片浅蓝的泡沫 由于陌生的光明 狗惊慌地叫着 为了主人 为了那些无关的惧怕和需要 汪汪地叫着 最后,他梦见他不断地醒来 一条条小海龟钻进泥里 沾着沙粒的孩子聚在一起 像一堆怪诞的黄色石块 在不远的地方 波浪喘息一下 终于沿着那些可爱的小脊背 涌上天空 在湿淋淋的阳光中 没有尘土 贝壳们继续眯着眼睛 春天,春天已经来了 很近 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 换上淡紫色的长裙 是的,他醒了 醒在一个明亮的梦里 凝望着梳洗完毕的天空 他在长大 按照自己的愿望年轻地生长着 他的腿那么细长 微微错开 在远处,摇晃着这片土地

在 白 天 熟 睡

人们在黑夜里惊醒 又在白天熟睡 他们半闭着眼睛微笑 慢慢转过脸去 阳伞也会转动 花朵会放好裙子 松懈的恋人 会躺在绿长椅上发呆 石块上睡着胖娃娃和母亲 稀脏的男孩会把腿弄弯 哼哼着要去看狗熊 老人会通烟斗 会把嘴难受地张大 太阳也在熟睡 在淡蓝的火焰中呼吸 瞬间没有动 云和石棉布是雪白的 铅是崭新的 银闪闪变形的疼痛 正在一粒粒闪耀 夜晚也没有移动 在照相馆 风凉凉地吹着 在各种尺寸的微笑后面 风凉凉地吹着 灰尘在发困 那个空暗盒是空的

有 墙 的 梦 寐 和 醒

永远等待 墙 醒来 有一些叶子落在地上 最后留下的鸟、鸟窠 我寂静的生日 四边有许多枯草 干枯了,还在生长 蛐蛐在夹道中研究音乐 我的生日在秋天 我只能说 阳光投下了这么多 石头,有生命的迹象

好多年前 我就开始等了 水泥地上有松疏的雪花 小池塘上有冰 在黑夜里亮晶晶地滑着 还有水中被握紧的木头 蓝色的大气会按坏屋子 我是背着身一直走 我在洁净的生命里发愣 小鸟扑打着谷仓的门 石磨在薯块中间 幽幽暗暗的凉气 我从单眼皮的小窗里向外看着 窗纸有点困倦

因为星的缘故 雨水总要渗漏下来 灰色的瓦压在一起 一只很笨的乌鸦 没有一点预兆 那些书滑落下来 滑到我肩上,我手有点麻 我声音的鸟 没有同伴 在黑色的水上燃火 火是美的 一种浓郁的美丽 水的微笑碰到了墙壁 我的呼吸 是一只纸船

你知道峡谷吗 世界上有许多峡谷 有的峡谷上有寺庙和树枝 我说的是更远的峡谷 更远的水留在夜里 我摸过太阳放好的 石块,热石头 水没有带走的石块 峡谷上的黄昏 那是被青色冲淡的火焰 我希望有黄昏 墙在石头里笑了,墙 那只小船触到墙 用一盏小灯的手去摸 小灯是我给的

墙壁沉默地在试衣服 浅浅的水上有灰烬 迎接什么,或者逃走 我害怕水底的黑夜 我天生不配做鱼 我有鱼的诱惑 那只船还在摸水面 水上有喝风的洞穴 你想逃走,还有许多条件 水厚起嘴唇 挨着岸,一下下亲着 岸上有通明的屋子 窗子上挂着火绒 铁船临近了

我需要走动 我的手要看春天 香烟纸上的春天 黎明的墙跟着我 黎明的头盔 高原垂着许多土块 我肩上垂着许多土块 我的心就是土块 巨大的黎明被弯曲过来 迫使我在炊烟中想起 鱼没有根须 鸟好像有 可以在光中浮起 不断不断喝风的小风箱呀 看着太阳 大大地看着没烟的太阳 我活在影子的表层

我几乎看过春天了 我的手看的,上边有花粉 她不会骗我 那你去看过墓地吗 墙只有一面 就好像只有一面写字的纸 我不是鸟 我的声音去过 一个没有水的地方 更没有峡谷 乳胶色的气泡正在坍落 一个地方在饿 一个地方在渴 一个个半圆的肚子 包装完善的人类 我希望有墙

土地终于直立起来 我就在墙上行走 这是我唯一的路了 那是我唯一的路了 一个个星系向我游来 一丝丝吃苔的小鱼 我几乎笑了 那手像网一样张开 我没有网吗 月亮有壳 火焰从缝隙里迅速滴落 一滴滴透明蜜色的火焰 涂黑了我的耳廓

昨天停电 月亮是唯一的灯 城市腋下堆着煤,热热的 路上有士兵 你睡在床上 你的脚站在墙上 你的脚趾生长在墙上 你用手去关窗子 你把雨滴叫鱼 雨滴在堆放的铜上 面积很小的积水 你想要会走动的墙吗 你想要会走动的墙吗 你想要会走动的墙吗 那里有日本式拉门

玻璃也可以做门 亮晶晶的玻璃开始转动 宽大的叶子有点亮了 这是一种早晨 叶心注满明亮的脉纹 太阳开始入侵 在会议开始的时候 大地晃动着短矛 大地在微微抵抗 这只是“一”的早晨 到处都在用方糖建造城市 铁栏温顺地站在四周 中心是摇荡的阴影 外边是不再呼吸的芒草 请慢慢伸出手去

许 许 多 多 时 刻

许许多多时刻 有我看到的 有我想到的 有不睡午觉的孩子 告诉我的 各种形态的 像叶片一样活泼的 时刻,在风中唱歌 使天空变成一片 浅蓝色的火星 火星,浅蓝色 在梦里闪闪烁烁 我需要那些时刻 就像南方的红土地 需要榕树的根须 从空中垂落 我需要它们,需要 它们在我的身体中生长 缠绕住我的心 我的脉搏 使它永远不会干枯 不会在疲倦中散落 呵,许许多多时刻 在我生命中生长的时刻 悄悄展开了 展开了那样多细小的花瓣 展开了语言,爱和歌 它们终将要 茂盛地把我覆盖 用并不单一的绿色 代表生活 我将在绿色中消失 我将在为许多美好的 时刻,美好得 像一枚枚明亮的浆果 在山地倾斜的阳光里 等待着 等待着不睡午觉的 孩子们长大 长大,成为运行者

从 鸟 瞰 到 水 线

棕黄平滑的气流 使我看到沉默 看到砂砾 在正午时分喷出 它们炫耀着 去侵袭细小的神灵 我看到戎人 失去了兽皮 毛发在风中长长的拖着 背过身 一对对倒向岩石 没有谁敢于汰动 没有手指 敢变成鱼的脊骨 然而 臂弯是永恒的 它不会沉没 它是为爱而弯曲的 它要保存晴空 在岩层中 一片蓝的、椭圆的 小珐琅像一样的 晴空 还有海 还有浸湿的船 在这微小的无限中摇曳 还有盐 一粒粒咸味的光亮 我在那 捞过海菜 没有用 为了让大海呼吸 每个网孔都爆发了炎症 被波浪送走 被埋进柔软的绿色丘陵 我打着轻微的寒噤 水晒热了 皮肤发红了 那些整齐的石壁尽头 悬挂着影子的旗 水线一上一下 交错滑动

歧 视

走累了 走进深秋 寺院间泛滥的落叶 把我覆盖 多想跌倒 在喧哗中 没入永恒之海 多想,爱 等到骨头变白 让手和头发 列白蒙蒙的雨中去旅行 让手握着手 静静地变成骨骸 总会有客人到来 一只泥土的鸟 唱着歌 睁着空空洞洞的眼睛 唱过许多年代

噢,你就是那棵橘子树

噢,你就是那棵橘子树 你曾在暴雨中哭过 在风中惊慌地叫喊 你曾在积水中 端详过自己 不知为什么,向南方伸出 疲倦的手臂 让各种颜色的鸟 落在肩上 你曾有朱红的果子 它爱过太阳 还有淡青色调皮的果核 落在群星中间 你还有 那么多完美的叶子 她们只谈论你 像是在说不曾归来的父亲 直到怀念和想象 一起,飘向土地 在最后的秋天 她们都走了 天空收下了鸟群 泥土保存着树根 一个不洗头的小伙子 和钢锯一起唱歌 唱着歌,你倒下 变得粗糙和光润 变得洁净 好像情人凉凉的面颊 你也许会 变成棺木,涂满红漆 变成一只灌满 雨水的小船 告别退色的芦苇和岸 在最平静的痛苦中远去,你也许 会漂很久 漂到太阳在水中熄灭 才会被青蛙们发现 你也许没有遇见 那么潮湿的命运 你只被安放在 屋子中间,反射着灯光 四周是壁毯,低语 和礼貌的大笑 在一个应当纪念的晚上 你的身上 蹦跳着 穿着舞蹈服装的喜糖 你应当记住那个晚上 记住呼吸和梦 记住欢乐是怎样 在哭喊中诞生 一只可爱的小手 开始握笔 开始让学走路的字 在纸上练习排队 开始写下 妹妹,水果和老祖父的名字 老祖父已经逝去 只有你知道 在那个蓝色的傍晚 他是怎样清扫过 和他头发一样 雪白的锯沫 他细细地扫着 大扫帚又轻又软 轻轻落下,好像是 母鸵鸟遮挡幼鸟的羽毛 他扫着,注视着倒下的你 默想着第一次 见到你的时刻 那时,他可能也在 默写生字,咬着笔 看着窗外,那时 你第一次在这片 红土地上快乐地站着 叶子又细又小 充满希望

一 个 旧 梦

我梦见,你出事了 你不在了 我刚刚从外省回来 光滑的门虚掩着 打热水的人走来走去 那封信是空的 楼梯也空了一会 人们都知道你 人知道我是谁 我也不知道

在转弯处,有人在讲“他们” “他们”就是你 那红色的是你的过去 那灰蓝的是现在 你们在讲 我也当过“他们” 我说 你悲哀地看着我 使我失去了死亡

我们走下宽大的台阶 我们 来看电影的人 都在一边观看 我们 傍晚的云想筑成白塔 我们看见了 塔尖 在昨天

该过马路了,过了 你说:我还没说 我说:别说 等到家,一个地方 巨大的梧桐树在风中飞舞 土色的蛾子爬在一边 城市是无效的 一切都无效 谁说过: 尽头很黑,需要照耀 我打开风衣 走着,照耀 他们在哪?我们 星星的图案十分美丽 总会升起 总会美丽

转 入 静 物

春天在草坡上呢 整理松散的头发 鲜红的发箍缩成一团 大白猫代表太阳 回头看着 老想一晃而过 反光是棱形的 窗子总开着 窗子垂着 总要躲开风的接近 室内,有红木的小鸟 有青铜的鼓在敲 时间不早了 五万年前 河流就切开了 松软的高原 人类就走下河谷 在冰水中寻找什么 他捡起一块卵石 研磨着早晨的食物 面包,最美的静物中 总有面包,新鲜的 充满明亮的呼吸 餐刀更厉害地亮着 使人想起德国 还有什么 一个杯子,一个杯子 平整的手帕 几个刚剖开的果子 愿望十分洁净

溯 水

我习惯了你的美 正像你习惯了我的心 我们在微光中 叹一口气 然后相互照耀 在最深的海底 我们敢呼吸了 呼吸得十分缓慢 留在浅水中的脚 还没有变成鱼 它不会游走 冬天也在呼吸 谁推开夜晚的窗子 谁就会看到 海洋在变成洼地 有一个北方的离宫 可以从桥上走过 可以在水面上 亲吻新鲜的雪花 然后靠紧墙壁 温暖温暖的墙壁 小沙漠的、火的、太阳的 墙壁 真不相信 那就是你 真不相信 她就是你 在许多年前 在许多发亮的石块那边 她就是你 她低低地站着 眉心闪着天光 彩色的雨正在飘落 大风琴正冲击着彼岸 我要赞美上帝

我曾是火中最小的花朵

我曾是火中最小的花朵 总想从干燥的灰烬中走出 总想在湿草地上凉一凉脚 去摸摸总触不到的黑暗 我好像沿着水边走过 边走边看那橘红飘动的睡袍 就是在梦中也不能忘记走动 我的呼吸是一组星辰 野兽的大眼睛里燃烧忧郁 都带着鲜红的泪水走开 不知是谁踏翻了洗脚的水池 整个树林都在悄悄收拾 只是风不好,它催促着我 像是在催促一个贫穷的新娘 它在远处的微光里摇摇树枝 又跑来说一个独身的烟囱 “一个祖传的青砖镂刻的锅台 一个油亮亮的大肚子铁锅 红薯都在幸福地慢慢叹气 火钳上燃着幽幽的硫碘……” 我用极小的步子飞快逃走 在转弯时吮了吮发甜的树脂 有一棵小红松像牧羊少年 我哗哗剥剥笑笑就爬上树顶 我骤然像镁粉一样喷出白光 山坡时暗时亮煽动着翅膀 鸟儿撞着黑夜,村子敲着铜盆 我把小金饰撒在草中 在山坡的慌乱中我独自微笑 热气把我的黑发卷入高空 太阳会来的,我会变得淡薄 最后幻入蔚蓝的永恒

郊 外

一个泥土色的孩子 跟随着我 像一个愿望 我们并不认识 在雾蒙蒙的郊外走着 不说话 我不能丢下她 我也曾相信过别人 相信过早晨的洋白菜 会生娃娃 露水会东看西看 绿荧荧的星星不会咬人 相信过 在野树丛里 没有谁吃花 蜜蜂都在义务劳动 狼和老树枝的叹息 同样感人 被压坏的马齿芜 从来不哭 它只用湿漉漉的苦颜色 去安慰同伴 我也被泥土埋过 她比我那时更美 她的血液 像红宝石一样单纯 会在折断的草茎上闪耀 她的额前 飘着玫瑰的呼吸 我不能等 不能走得更快 也不能让行走继续下去 使她忘记回家的道路 就这样 走着 郊野上雾气蒙蒙 前边 一束阳光 照着城市的侧影 锯齿形的烟 正在飘动

领 取

当风吹进山边的树丛 我便抛开村子 放弃旧网绳编的篱笆 到那里去 仿佛我也被风吹着 发卷里藏着细碎的叶子 我去领取一个启示 沿着沙锤的声音走 在边缘,我遇见 美洲的干果 仙人掌依旧聚在一起 想给夏天涂满绿漆 夏天起皱了 干果在给小酒店作曲 长着皮藓的藤 跌落下来 轻轻地舔我的影子 它说:给我一颗牙吧 我好跟花蛇相爱 你是狗吗? 你拉的链子在哪? 问完,就恐怖了 向前走 就是山毛榉的领地 到处都是弹壳—— 在秋风中炸裂的种子 在轻微的接触之前 它们就射击了 打乱了翅果的飞行 上午,我在另一棵树下 看着猩猩扭转手臂 爱人应当是洁净的 像沙地一样洁净 它们向远处伸着手臂 为了爱人的肤色 为了沉重,被露水折断 金黄的毛脱落时 天就阴了 一片伪造的感叹 那么多叶子,那么多叶子 大片大片抚摸着 都要落的 要被山谷里的熊踏响 没有办法 刚上学的蘑菇抗议过 白白地拳头攥着 在挂着绿毛线的树弯间 集会,抗议 太阳搬迁 抗议去爱南半球的蜜蜂 现在,我唯一的休息 就是观看太阳 看它在云朵的粘汁中 分泌光明 在非洲,狮子和树的颈间 都长着棕毛 在华北,枝条都像鸟爪般尖利 一群群鸟还在离去 沿着树枝的方向 溪流也脱离了纽扣 电木上飘着舞曲 发麻的绿灯座上飘着舞曲 舞曲、像乳花般散开 渐渐覆盖了城镇 再向前走 就有雪了 边界上睡着暗红的蚂蚁 苔藓上聚着美的盐 这是它们的嫁妆—— 粗钢是贝币和花边 它们是一群山地姑娘 现在是正午时分 正得像老鹰的逼视 黑森林不断耸起羽毛 想去扑击明亮的寂静 轮廓线总在升起 总镶着透蓝的金边 总留在原地 我转过身去默想一切 默想世界平原上 缠绕的根须 谷雨在南方飘落 烟在柴楼间移动 两晋时代的诗人 就这样、垂着袖子 遥远、永远遥遥 山下和山巅 我醒着,就梦见了一切 煤渣路和棱形的瓷片 早晨刚洗濑完毕 额发湿湿的,嘴唇湿湿的 阳光很淡 舍帕人的子弟还没成年 青白色的气流 正在轮盘中回转 好像陶泥的坯膏 油腻腻的、被冷水淋过 又在触动中张大 用忧惚的笑容进行威胁 我站住,让可怜的影子 继续前去 去拨动被冰咬碎的石子 它们无声地流着 像口水一样发亮 静止的石块还在想太阳 在审视中长久地愁苦不堪 毁坏的山口那边 丢着月亮 被磨歪的、薄薄的 月亮、像鞋掌一样失神 深夜的龙骑兵 从坡上滚过 丢下了飘荡的妻子和黎明

原 来 和 后 来

原来 我穿得干干净净 别着手绢 口袋上绣着一只 不会哭的猫 我去做游戏的时候 总请大人批准 而且说: 就一会会 后来 我摔了一跤 鼻子都沾上了沙土 一群可怕的马蜂 在树上嗡嗡乱叫 我不是强盗 没有真和它们打仗 只是忘了说: 假装的

小 径

你告诉我 那里有一条小径 长满自由的草 沉静又陌生 但从没有去寻找 没有去走 因为我们是人 而且非常普通 鸽子说: 它连着一片苇塘 甲虫说: 它通向一座森林 我却相信 那里有儿时的脚印 有砖刻的墓碑 有蟋蟀的低吟

分 布

在大路变成小路的地方 草变成了树林 我的心荒凉得很 舌头下有一个水洼 影子从他们身体里流出 我是从一盏灯里来的 我把蟋蟀草伸进窗子 眼睛放在后面,手放在街上

给 恩 斯 特①

在古老的 粗瓷一样亲切的 城堡上 画下圆形的月亮 旁边是细长的叶子 和巨大的蓝色花环 沿着那些台阶,回想 我走向 最明亮的悲伤 ①恩斯特是德国著名画家,他致力于记录梦 境世界的美感。

富 兰 克 林

你是一个邀请闪电的工人 用绸手帕轻轻扫过雷云 你打落了宙斯的武器 把它放进中学课本 新世纪的血液开始流动

瓦 特

你造了一颗心 你用火焰使钢铁跳动 你使巨人们离开了河岸 不再等待水流和风 你从容地举起了一次革命

诺 贝 尔

你在走廊里散步的声音 每一下都打击着岩层 为了那瞬间的爆响 你度过了漫长的一生 你的名字使每一个秋天震动

在 等 待 和 到 来 之 间

——给历史博物馆中的一尊塑像 你年复一年地 转动着左轮手枪 你活在等待和到来之间 撞针在抽动 钢铁在击发前犹豫 光亮在水中像一条蠕虫 你又转动一下 枪口变得很薄 变成了铜的 微微向上张开 是谁踩碎了煤渣 猩猩摸摸嘴唇 不能使声音变得整齐 睡觉时把它放在枕边 放在断层下 像一只避风的小兽 那些子弹躲在深处 一点一点,湿的 像麝香细小的籽粒 所有被枪看过的眼睛 都发黑了 黑黑的等着白天 早晨正在树上做茧 一个太阳,一个太阳飞走了 并没有发生爆炸 你永远转动着左轮手枪 永远站在岸边 你的手变成了河流 推转着南方的水碓 缓缓升起、落下 缓慢得无法开始歌唱

车 站 小 景·等 待

绿海 漫过回廊 溅起一片彩色的花 微笑 使巨大的瀑布 失去喧哗 千万只 蓝天的眼 张开又合拢 细藤丝 缠住了 她和长发

颂 歌 世 界(四 十 八 首)

(一九八三·十——一九八五·十一)

是树木游泳的力量

是树木游泳的力量 使鸟保持它的航程 使它想起潮水的声音 鸟在空中说话   它说:中午   它说:树冠的年龄 芳香覆盖我们全身 长长清凉的手臂越过内心 我们在风中游泳 寂静成型 我们看不见最初的日子 最初,只有爱情

提 示

和一个女孩子结婚 在琴箱中生活 听风吹出她心中的声音 看她从床边走到窗前 海水在轻轻移动 巨石还没有离去 你的名字叫约翰 你的道路叫安妮

童 年

大地平稳地坠毁 月亮向上升去 金属锅里的水纹

懂 事 年 龄

所有人都在看我 所有火焰的手指 我避开阳光,在侧柏中行走 不去看女性的夏天 红草地中绿色的砖块 大榕树一样毛森森的男人 我去食堂吃饭 木筷在那里轻轻敲着 对角形的花园 走过的孩子都含有黄金

方 舟

你登上了,一艘必将沉没的巨轮 它将在大海的呼吸中消失 现在你还在看那面旗子 那片展开的暗色草原 海鸟在水的墓地鸣叫 你还在金属的拦杆上玩耍 为舷梯的声音感到惊奇 它空无一人,每扇门都将被打开 直到水手仓浮起清凉的火焰

求 画

  一大片一大片新犁的土地,一大片一大片犁过 的土地,使天空变得新鲜   最淡的天蓝色像鱼,乌鸦被播在地里,乌鸦飞 不起来   穿绿胶鞋的武士,跳过河岸,他去找一个少年   十二岁的少年,从京都来到九州,大地像脱落 的车轮   他有一间小屋,远远地离开村子,大地围绕着 转动   沉甸甸的泥土,沉甸甸的泥土,他看见绿胶鞋 武士   武士的皮马甲里,有一枝笔,一张灰白的大纸   他请他画下一座皇城、一个神庙、金黄的钟和 狮子   还请他画下冰淇淋、电台、天文台附近游荡的 斑马和使者   南美人、北美人、夏威夷人,红冰雹浮在空中   纸铺在热灶台上,灶里烧着冬天,少年没学过 画画   他画下了多角的怪物、须弥座上的眼睛,没画 下皇官的   旗杆   他在救护车的翅膀下写说明,空了几行白字, 锅里煮着山薯   门里有银亮的水气,皇城在锅台上竣工,包括 各国的电话   武士向少年致谢,送给他纯钢的小刀,香烟和 蛇牙   外边是黄族的土地,太阳惊人地发烫,画纸被 慢慢卷好   胶土中有一具具白骨,那些手握着刀,斜斜的 没入深海   武士在河岸上分手,少年在河岸上分手,乌鸦 像一滩墨迹

内 画

我们居住的生命 有一个小小的瓶口 可以看看世界 鸟垂直地落进海里 可以看看蒲草的籽和玫瑰 我们从没有到达玫瑰 或者摸摸大地的发丝

“运 动”

“运动”,是终于出现的空气   是八月后,一个夏天   芦苇的记忆 “运动”,是铁丝网上缩小的   尸体,娃娃写下的字 “运动”,是买菜队伍中,   突然出现的蜥蜴   用四只脚在建筑上爬着 “运动”,是打破头颅的士兵   一个人和一群 “运动”,是那条虚幻的手臂   指的道路 “运动”,是一个毫无希望的婚姻   一场老也不停的雨   老也不搬走的水泥构件 “运动”,是越来越低的声音 “运动”,是一张脸   翻开在冬天的墙上

黑 电 视

两个阻挡河水的孩子 把树枝插向水底 两个阻挡河水的孩子 把树枝插向水底 声音的舌头在树上一伸一缩 两个男孩走过水坝

我还在收集金黄的烟丝

我还在收集金黄的烟丝 你扶住我的手,你说:不 你平静的手臂上有一道通向顶峰的脉纹 你刚刚被高举着送进墓园 现在,你推开白石子又推开花束 你说不,你金黄的眉毛上好像有炊烟 你说和平后的中午的故事 青色的河岸闪着水光的村子 孔雀骄傲的灌木丛 一个洗浴者枯萎的衣衫上落满了马蜂 学生削坏铅笔,还站在桥上吐唾沫 他们的白杨枝相互恫吓 之后走过一个卖酒人一匹棕色的小马 一对红红的母亲带着她的椰果、孩子 停了很久,又走过一个边缘发亮的军人 在下游的一个地方铁丝挂住了 手从水中升起,草原上平放着历史 一条河哭泣着亲着他的嘴唇 水雾落进深谷,红鸟在树根间觅食 你又说了:空气,最凉的新鲜空气

起 义

水上浮满硬币 牛角格外弯曲

车 辆

你读的那个人 在穿衣服 你把反光照进内室 你们同时淹死在镜子表面

来 源

泉水的台阶 铁链上轻轻走过森林之马 我所有的花,都是从梦里来的 我的火焰 大海的青颜色 晴空中最强的兵 我所有的梦,都从水里来的 一节又一节阳光的铁链 小木盒带来的空气 鱼和鸟的姿势 我低声说了声你的名字

那扇大铁门几乎把我们碾死 很短的脚踩着砂粒 很短的脚感到说不出来的疼痛 在艾宾后边

叙 事

三个人从战场上逃跑 他们用树叶调酒,把子弹晚上送人 他们走过绸布飘飘的集镇 后来,就来了宪兵 他最后一个被拖过广场

本 身

那张脸被风暴摸过 那张脸模模糊糊地爱着     已经很久了 那张脸紧抱着亲如兄弟的木柴 那张脸像粗绳子 只会紧紧地爱 只会编成篱笆、篮子 去爱她冬天的木柴     已经很久了 她始终没有,伸一伸手 去触头顶的花朵

就在那个小村里

就在那个小村里 穿着银杏树的服装 有一个人,是我 眯起早晨的眼睛 白晃晃的沙地 更为细小的蝇壳没有损坏 周围潜伏着透明的山岭 泉水一样的风 你眼睛的湖水中没有海草 一个没有油漆的村子 在深绿的水底观看太阳 我们喜欢太阳的村庄 在你的爱恋中活着 很久才呼吸一次 远远的荒地上闪着水流 村子里有树叶飞舞 我们有一块空地 不去问命运知道的事情

从 犯

你总是在看外边的世界 你的脚在找拖鞋 你结婚了 有一块黑色麦地 你在梦里偷过东西 你又看看外边的台阶

月 半

跌倒时,紧贴着水面 我想起我的手是鸽子 影子是洞穴 白天肥大的鸟在洞口啄食 一个会哭的水罐

早 起

煮玉米的水应当干净 用光推住墙壁 用一滴雨 把影子慢慢倒进雾里 一个放棺材的地方湿了 第一个上帝是蜡烛做的 第一个迷是自己 木门隆隆响着,暗蓝暗蓝的空气 我在认真对待

如期而来的不幸

如期而来的不幸 并没有打倒 那个悲哀队伍前讲话的人 他们的旗帜拖在脚上 他们的眼前有重重梦影 所有像群都向教堂开去 衣服的、舌头的、鲜花的 暴行 人始终在胆小的哭泣 从空地一直伸向海滨的树木

空 袭 过 后

空袭过后 我们又开始谈论诗歌 地湿湿的 到处是打碎的茶具 这时你走进来 提着沉重的草篮 你给我带来食品 金黄的蜜和面包 在你死后两个星期 我就在战场上死去 一种碧绿的草 封住了我的战壕

河 口

没有成为鸽子和花朵的人仰面躺着 那个梦想的土堆 那个梦想得到的村子 有人在山坡上种牛蒡,有人在墙上 涂水,这时他躺着不愿起来 他知道花的阴影,海星的阴影 他知道阴影就是海水   茂盛的队列赞美着向上走去 总有人要变成草原的灰烬 变成雪水流出村庄,乌鸦在枯萎   一枚枚沉重的鸟打翻了土地 总有人要变成盲人的道路,歌的道路 总有手伸向灵魂的国土 总有人在思想,脸上现出阴凉的光辉 总有树要分开空气、河水,分开大地 使生命停止呼吸,被自己的芳香包围

季节·保存黄昏和早晨

多少年了,我始终 在你呼吸的山谷中生活 我造了自己的房子 修了篱笆,听泉水在低语时 睡去,紫花蕊间有透明的脚爪 我感到时间 变得温顺起来 盘旋着爬上我的头顶 太阳困倦得像狮子 太阳困倦得像狮子 许多蝙蝠花的影子 那些只有在黄昏时才现出的岩石 那些岩石向我重复的话 那些溪水向我重复的话 白色的书和深深的丛林

我每天饮那溪水 我有一个铜瓶 我知道东方是无穷的,那么 西方也是无穷的,海水正一步步 侵入我的河口,湖滨 几千里白色的沙丘 荒凉的城上有鹰,我的小木屋装满齿轮 金色幸福的齿轮 几千里海水贴着我的面颊 小海草在不安地摇动 我每天的愿望呵 小海草在台阶边不安地摇着 你没有在圆石头上放钱币 冰的小鱼在游泳 你乌黑的眉毛俯向黎明

我要你眼睛里的金子 太阳的金矿 你一直在很小的岛上牧羊 红海是你的嘴唇 你一直在很小的热带岛屿上放羊 在清清楚楚的羊齿植物中间,拖着疲倦 的鞭子,太阳无法合拢的手指 为什么,我不爱你的银色的鼻线 那一公分一公分银的微笑,那清晨 红石楠下现出的美丽的深渊 永恒的夜和贝壳鸣奏着在奉献早晨 听见空气了吗 空气在赞美我从罗马来 我的脚下有矿砂,我是今天的钟神

锁上四边的门 我的手伸向你的气息 苍蝇和老人在街上,灼热灼热的铜 在中午发烫,中午的夜不肯移开 他的手指,在夜里深深寂寞燃烧的 火焰呵,属于尽头的黄昏 我的手在你颈边汇合 在清凉的山口的风中生长 在你光滑的峭壁上无声无息 许多许多书,石头以外的季节 我轻轻转向你 我的发丝在蜷曲的芳香中生长 秋天来了,秋天会带来许多叶子

睡  前

你抓不住叶子 抓不住它的声响 事情变得有些快了 甜果子在树枝间撞来撞去

小 学

阴阴沉沉的下午 扣子扣上 黑板上开出的银色花朵

蝴 蝶

粉红色的草地 她在中间 脸在那边 向这边 一个春天的三种图案

丧 歌

敲着小锣迎接坟墓 吹着口笛迎接坟墓 坟墓来了 坟墓的小队伍 戴花的 一小队坟墓

年 画

一朵一朵红得发怪的牡丹 一共三朵 车前子在洗金属的圆盘 你能用手 遮住它们之间的蜥蜴吗?

角 蟾

大堤上的事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任何一个狙击手 她们看我们 或者不看 她们浆衣服 晃着枸杞 红的、白的、尖叫的胡刺 使附近的妇女不安起来

旧 日

给每张脸吃东西 光 魇

调 频

  全国的工匠在修理黎明 从右边下山    左边是星 左边是白羽毛的商人,左边是黎明的大型齿轮   一边是紫豆花,一边是紫金属的天平  把手压在窄窄的钟座上  遇见的人都不见了     我想起以前的一些生命           一些梦中的铜币    黄昏的浴灯    在崩坏的大峭壁走着,灌木和人群       还有二十几里海滨的道路 还有可能

血 缘

她一跳 就吐出刺来 吐出那根骨头链条 上边挂着小叉子 和我日后的结婚手帕 所有人都在木板上放咖啡 护士抱着男孩

封 页

每个人都有自己微小的命运 如同黄昏的脸 如同草菊的光在暗影中晃动

狼 群

那些容易打开的罐子 里边有光 内壁有光的痕迹 忽明忽暗的走廊 有人披着头发

债 权

他退到法律中央 他一回头,那笔钱 就发出声响 他退到纸上 纸在门上 脸在香气里晃来晃去

自 然

我喜欢一根投出的长矛 一棵树上的十万片叶子 大地密集的军队 他们在狭长的路上露出脸来 沉甸甸地晃动着鸟巢的旗帜 这就是生命失败的微炒之处

应 世

那棵深色的漆树 开着绿花 我没有种它 附近盖着小木板房 我没有盖它 烟升起来 我的小斧子在哪 我要用银子写字 我坐在写字台上 对付树叶一样降落的数字 我有假牙 中午的牛肉好吃 窗外的小汽车在叫 我没有种那棵漆树 我的一辈子完全白费

颂 歌 世 界

她老在门口看张大嘴的阳光 一条明亮的大舌头         在地上拖着    早晨的死亡    甲虫从树枝突然跌落      一条明亮的大舌头 鲜艳的车辆在空中变甜,一级级颂歌世界    一条明亮的大舌头    早晨的颂歌世界

乱 世 之 初

车在树丛中模模糊糊地开着 好像有那么回事 从街心领出小孩 中间有军人打牌 我散落在地时看见花朵 房子冒出古古怪怪的烟 还是双胞胎 花朵有时袭击我们 用芳香蹂躏,是一个时代 动和不动的画片 涂得红了,涂得绿了     多么漂亮的小孩     多么漂亮,看这边   快门把人一口咬住   摇摇头   忘了奇怪

周 末

灾难像一个箱子,倒在地上 城里再没有马车 没有一个消息,从我们身侧碾过 使我们变成新鲜的玫瑰 城市里再没有别的东西

硬 币 中 的 女 王

她一直严肃地坐在大海中央 被风捉住手指 她不能随她的船儿去远航 她被一个小小的咒语所禁锢 一个数字般蜷曲的舌头 她只身守护着亚丁湾精细的海浪 她一直在想 那个爱她的人正在砍一棵杨树 树被抬进船场,鸟大声地叫着 手枪响着 酒柜上的梦叮叮当当 有人当场输给了死亡

灵魂有一个孤寂的住所

灵魂有一个孤寂的住所 在那里他注视山下的暖风 他注意鲜艳的亲吻 像花朵一样摇动 像花朵一样想摆脱蜜里的昆虫 他注意到另一种脱落的叶子 到处爬着,被风吹着 随随便便露出干燥的内脏

盘头发的人扶着车子   很绿很绿的河水 草地上跳着兔子 灰暗的兔子眼神如火    可以在水里骑车 草地上晾着绳子

下 午

如果要去那儿 就有人在车中发呆 就有人在跳台上 看蓝色的水 身体始终那么红 衣袋始终那么白

下雨的时候 我在窗台上烧铁丝 老头 在城那卖鱼 我忽然想到 篮子的事 笊篱把人挡住 好多次,密密实实地 挤着,吐着 淡红的 胭脂

下 午 的 银 饰

这些钱不是花完就完了 也不是着急隐瞒年龄 在世界上我们始终一无所知 我们珍惜烟雾 被一阵风摘去帽子 野牲口美妙地站在墙下 我们不能用脚去捡帽子

把手拿好 把玉拿好 梳子放好 十月 盒子小了

关 于《颂 歌 世 界》

  ……我用两年时间,把自己重读一遍,旧日 的激情变成了物品——信仰、笔架、本能混在一 起,终于现出小小的光芒,我很奇怪地看着我的 手在树枝移动,移过左边。拿着叶子。
顾城 1986年1月

□ 版权所有——顾城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