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六年

两 组 灵 魂 的 和 声

A:  不要再想了       那些刻在石头块上的日子     它们湿漉漉地,停在那里       用伤痕组成了巨大的表情,沉重       而又不可诉说 打击正在停止  浅颜色的,节日的灰烬            雪            正在飘落  你好吗?好     高高的领圈浸着水气,短树枝      被剪断,丢在地上      组成了新的文字,新的         由于经常执政的春天                  法则 走过,静静走过,没有多少观众    红灯    就在路口,涂下了    美丽的鲜血,在    和谐的灰色中燃烧,在冰水中    美丽的 你说     鸟        一个奇怪的影子,飞了 B:  不要想了      好吗?   把你的手给我,让它在温暖的海上飘动   每个手指,都属于波浪      给我        宽阔的吻,正在沙滩上醒来          给我 山也惊醒了      锋利的鳞片,一道道竖起闪电      曲曲折折地注入骨骼      大森林由于恐惧把自己点燃   火    那沉船上多彩的瓷器和鹦鹉螺呢?    那粗糙的沙岩和牡蛎呢?       摇动一下          依旧冰冷地爱着   悬殊的白矮星和红巨星,也含情脉脉 你继续走吧    就像在路口,飘走的气球         走吧         像布娃娃那样笑一下                走吧      黄羚羊需要空地      天空需要颜色 你需要我 A:  不要再想了    大地不会因为行走,一个人      而变得荒凉      银白色的痛苦,已被冰结在一起         为什么  还企图听见花朵?    细细的篱笆墙,划着透明的风    村庄弯出了一条小路             没有收获 走,是吗 我    在重新排列的,北方高地的上空    黎明,正在组建他的军队     含金的,尖利的月芽     在一排排生铁的兵器中闪射   鱼鳍大大张开,在游动中变成了旗帜   风在炮口,新鲜的红铜上              吹着    歌 是我们歌唱的时候了      进攻 让命运在绽裂的星星中,一千颗星星中                  死去        让穿兔皮衣的小天使去悄悄             亲吻快乐 歌 是我们用歌声敲击灵魂的时候了              是么?是的 B: 不要想了     看些吓人的石头墙和     魔鬼,不过是一件黑披风     现在躺在衣架下,失去了一切     躺着,灰尘是胜利者              不要想了 不用想了,不用 看着我,像天空的凯旋门注视着        湖泊           我是你的 没有返回的波纹、微笑、困惑           我是你的 把我变成呼吸、云朵、淡紫色环形的大气吧 我是你的        你的,你的,你的                你听      悬挂的黎明摇荡着,钟形的琥珀花       布满了田野,从细小的      火星,直到属于山间巨石的震颤 响了 让我们不要说话 不要动,记住这和死亡同等神圣的              时刻 欢乐变成大海,痛苦就会变成珊瑚的粉末          是么? 是的   在永远洁净的平合下   水鸟们正在沐浴        绿绒绒的   丘陵起起伏伏,传递太阳树上的苹果

消 逝

你默默地看着我 看着遥远的天空 仿佛已熟知一切 仿佛又陌生 你无声地告诉我 不必过多询问 社会就是这样 谁也不是超人 既然总有一天 却又何必匆匆 这会使人想起 还未消散的不幸 十字涂满鲜血 便成为仁慈的象征 在生活的路口 总有命运的哨兵 没有泪,没有叹息 没有电,没有暴风 静静逝去的 是一片白云

答 宴

我端起那杯苦酒 对生活说:不够 在需要心的地方 请放上一块石头

春 天 死 了

还有什么要说? 还有什么能说? 春天死了 她没有悔过 沉没的大地上 漂满花朵

雪 的 微 笑

雪的土地 纯洁的土地 静静的,临近幸福的土地 在蓝色磁波中颤动的土地 停住呼吸 灌木把细小的花纹 描在它的额前

河流结束了我的寻找 在泥土和冰层之间 是涓涓闪动的泪水 是一支歌 是最天真的妒嫉 我像蒲公英一样布满河岸 凝望着红屋顶

不知为什么 我想起了梦 想起一只失恋的白鸥 被潮水送上沙滩 送上它最后瞩望的岛屿 闪闪发光的羽毛 呼引着小鱼

属于土地的人们 仰望着天空 相信太阳 相信太阳留下的色彩 相信墓地上闪耀的群星 纪念碑像顽强的桥柱 一枝枝,伸向永恒

我是一个凡人 我站在阳台上 观看世界 我不能再向前行进一步 使孤独得到解脱 就是这样的心 也不能在市场上流通

纯洁的国土,信念 在春天的夜晚融化 没人任何预谋 花朵就开放了 森林就占领了群山 我将抖动透明的翅膀 在一个童话中消失

探 监

有天 我去看望那些死者 我被时间挡着 板棚那边有空地 历史沐浴着阳光 戴羽毛的人走来走去 他们向我看着 渐渐惊讶起来 他们说:那有一群鸟 世界在网里飞 一个被称为世界的柜子 里边放着酸奶 还有 鹅蛋

梦 游

被 雨水和畜群轰炸过的坡路 身后是不规则的朋友 你不见了 路口也不规则 像张硬饼 柱子是红的 右侧是一个王府 刚下过雨 没有谁来亲我 没有蛇 许多许多台级 你还在 许多许乡阴云的住所 首领还在 下齿扣着上齿 你是不要塔的 你在凉凉的墓石上 回过身来 十分鲜艳

静 静 的 灾 难

早晨 明朗的枝条上 墨黑色的鸟群 一动不动 夜色已被洗净 渡鸦 静静的灾难 注视着 一动不动

预 兆

一个小学生 穿着短裤 在沙堆上爬 暗绿色的 帆布皮带里 别着杨树枝 当作尾巴 他一会是狐狸 眯起眼睛,狡猾 一会又学狼 可惜正在换牙 我看着他 不知是该笑 还是该怕

分 离

黑色的油污从深谷中浮起 乌鸦会飞 会带走我的羽毛 我还将留在世界上 留在熄灭的细草中间 心最后总要滚动一下 才能变成石子 我知道历史 那个圆鼓鼓的商人 收购羽毛 口袋和他一起颤动 在习惯的叹息中 走下山去

没 有 注 满 的 桶

墙,水桶,湿湿的门 墙,香蕉样黄黄的墙 木桶,湿湿的门 墙,被潮湿季节摘下的黑色的门 墙 我的木桶 我无法偿付的下降的愿望 像牙床般肿胀,填放石子,被人按住的愿  望 渴望收缩,不断收缩,渴望在迟钝敲打  中,未曾呼叫的愿望 没有斧头切开的愿望 裂隙到达空洞,变成碎片的愿望 被挤住,颜料般浦出,像焦油般起泡的愿  望 好的愿望 等待所有青青山林责任的愿望 竹筋暴露的,鸟雀飞过的,微不足道的愿  望 琴箱和芦管中胶味的愿望 烟囱中松松的,粉状和针叶的愿望 金光闪闪,铁箍一样发红的愿望 够了和绵绵不绝的愿望 所有船的、跳板的、木楼板的、木柄的  迸裂的高高在上和血亲的愿望 所有退水后裸露肋板的愿望 冬天木桩和大槌的愿望 闸门结冰时吱吱呀呀的愿望 闻见煤油香味、死去的愿望 血红血红的棺木,庙堂和桌椅板凳的愿望 因为巨大、分散、而失去本身的愿望 落满叶子的愿望 不知是痛苦还是欢乐而走动的愿望 刨花和纸浆的愿望 被笔尖不断触及、写下蓝色赞美诗的愿望 回来的愿望 回来看着你无可奈何的愿望 此时此刻在墙中被缓缓移动的愿望 被抚爱的,在壁板清漆下的,异常细致的  愿望 橡木的、按木的、柳木的、黄杨和非洲铁  木在叶尖止痒的愿望 如此广泛、联系一切的愿望 燃烧或腐烂的愿望 高高举起或沾着褐色泥浆的愿望 老式枪柄的愿望 无法接近蓝天,而被迫垂落的愿望 一排又一排,在冰雪中变得安静的琴的愿  望 春天,绿的愿望 新树枝摇动迎接太阳战车的愿望 神话、软木的、成为一个词的愿望 还有,根的愿望 在沼气里无法触及、无法转动的愿望 蝴蝶每天早上来饮取树浆的愿望 最美的、最丑的、最一般的、最容易忘记  容易溃破的、在沙漠中坚韧的愿望 最具象和最抽象的、最宏大的和最微观的  愿望 竹筒的愿望 南方院落中门的、墙的、小窗子的、黑屋  檐的、板条上有石灰的愿望 桶的愿望 叫作桶的愿望 桶的,被我看到、想到、加与的愿望 与它无关的愿望 与我无关的愿望 剥蚀的、自由的不再浸湿下午的愿望 再一次够了的愿望 是否存在的愿望 云一样,可供观赏的愿望 诗的愿望 那个世界、墙、门、雨季 那个世界、墙、门、雨季 那个桶 木头的、木板的、那个世界 桶 不多不少地活着,依旧活着,那个世界 许多村子活着,城市带着肠鸣音活着 许多世界 那个桶不是我的,愿望也不是,诗呢,我  也不是  水汩汩地流过墙角

一 个 帝 国 士 兵 的 末 日

那颗命运的子弹碰到了你 一刹时就变得十分可悲 你忘记了锋利的裤线和军礼 像一条无鳞鱼被沼泽捕获 你抓着发凉的湿土来回翻滚 无声地嘶喊着要摆脱痛苦 那发烫的伤口焊接在身上 比总督的勋章要真实百倍 迟缓的火焰要一直燃烧下去 一点点把灵魂变成废墟 它燃烧着,固执得像时间 全世界的海水都无法阻挡 你在和陌生的泥土相依为命 你遥远的妻子却在等待 她穿着白睡衣关上窗子 在熄灯前轻轻亲吻着圣母

农 历

我看到海边开放的城市 小小的螳螂的家 阳光透过花的香气 干了的花落在地上 在墙上推开窗子

现 代 的 桥

现代,是一座桥 朋友们都散去 只剩下我和一节皮带 我要使皮带获得生命 我摇动它 假装一失手丢到桥下 它活了,在黑黑的急流中 像水蛇一样游着 金属的头扣着桥墩 使我胆战心惊 太阳也站到桥心 中午,我疲倦地想 怎么才能捉住皮带 然后离去 中午,放学了 高大的男孩和女孩 都穿着夏装,向我走来 鲜黄的尘土没有飞扬 缩小——放大——缩小 我留在现代的桥上

……时间 在我的心上 缓缓碾过 破碎的薄冰下 又涌出了泥浆—— 阵旧的血 我躺着,沉默着 因为我是路 命里注定 要被践踏 我受伤了 我把伤痛传给 ——大地 于是,森林开始抖动 湖泊发出 低低的呻吟 那巨大笨重的山脉 也蜷缩在一起 然而,我却伸展着 沉默 我的痛苦 不会随着呼喊 像候鸟般 飞散 也不会 由于乌云的倾翻 而减轻 甚至最纯的雪 也无法 包扎和掩盖 我是路 我是一条 胶结的 无法流动的河 因为那些 重镇和新城 那些瘤的吮吸 我才 变成了 今天的形态 呵,够了 还是听北风 唱一支骗人的 歌吧 让冰的针芒 给我纹身 我的心上 再没有绿色 几束干枯的车前草 升上天庭

人们拒绝了这种悲哀 向天空举起彩色的盾牌

南 亚

棕榈树和橡树低垂着头, 太阳猛烈地照耀着城市。 城市静静地, 却没有夏蝉的喧鸣。 ……

黎 明

发颤的鸡啼挑起沉沉夜梦, 弯曲的光明时现时隐。 马车像一曲奇妙的乐章, 在幽暗的街上播撒铃声……

楼 厦 间,有 风 吹 来

楼厦间,有风吹来 湿湿的风 我不想这个城市 叶子巨大地翻转着 落叶遮盖了水管 我不想知道 门上有绿色的铁 窗子上有铜 窗子上有绿色的铁 门上有铜 我不想知道 软弱在花铁落下来 在远处,很远 在更清凉的夜色中 你走过堤岸 海水忧郁地并排走着 你走过长长的堤岸 在曾经存在的两端

异 地

冷冷落落的雨 弄湿了洼陷的屋顶 我在想北方 我的太阳和灰尘 自从我离开了那条路 我的脚上就沾满泥泞 我的嘴就有苦味 好像草在湿雾里燃动 我曾像灶火一样爱过 从午夜烧到天明 现在我的手指 却触不到干土和灰烬 缓缓慢慢的烟哪 匆匆忙忙的人 汽车像蝴蝶虫一样扭着 躲开了路口的明星 出于职业习惯 我赞美塑料的眼睛 赞美那些模特 耐心地等小偷或情人 我忘了怎样痛哭 怎样躲开天空 我严肃的摇着电线 希望能惊动鸟群

乞 求

白杨站立着 迎着初秋的晨光 它渴望的枝条 伸向青空 疲倦、抖动…… 蓝影,渐渐垂下 在风流的底层 蜷缩地一起 紧贴着温热的土地 星月的碎片高高飘过…… 乞求在继续 失望在继续

无 名 草

北风把云吹到我脸上 凉凉的 使人回想 在那些蓝色的空隙里 有翻造雪山的场地

石膏的女神诞生了 草原消失着 丘陵汹涌不定 羊群和狼 开始在共同的星空下狂奔

在冰雹的践踏中 在沙的暴乱中 在仙人掌强悍的刺激中 我的花 枯成一团

我的影子被匆匆掩埋 雪停了 月亮被丢在尽头 几位劣等铜匠 把它打得凸凹不平

在无法平整的区域里 一条小河 走近我 告诉我关于春天的故事 我悄悄拥抱了黑土地

我有紫色的叶子 也有绿色的 我要用黄昏的日光 铸成崭新的花冠 表示——我统治自己

在光润的岸边 有饮水的声音 有牧人的白毡房 那里有一对银耳环 轻轻一碰

没有人批准我的诞生 我没有名字 我年轻 我将把爱情的花粉 献给第一只野蜂

月 亮

灰色的云层 使我失去光芒 我无法使春天微笑 无法使花粉飞扬 雪山停止了溶化 江河也不再匆忙 人们拉上厚厚的窗帘 在灯下继续希望 在南方的墓地上 有一尊小小的跪像 只有它还在等待 把思念低垂在手上

都 市

每扇门 都吐出一些人来 拖着伸缩不定的影子 在那碗大甜羹里游动 月亮早就腻了 别理它 还是想梧桐 它没有摸到电线 就被砍去了左手 甚至不能 换一个姿势 等待情人

多回一下头,就 找不着家了,家 是一个号码,忘了 就没了,家里有土墙 有嗦嗦响的干玉米 家家都有,打开门 家家都有孩子、新鲜的 头顶,家家都有孩子 我呢?在工地上看 见一个灰姑娘 长着灰蓝灰蓝的头发 我爬柱子上观看

入 境

在尘土蒙过的街上 为上帝让你爱 闪闪发光的沙子 站着,检查手帕,是 上帝让你结识四个 下学的小孩,让他们 在你身边走,使你 方向明确,是上帝 让你热爱,沙子、口袋、孩子 决不松手,让 世界倒退 挥一下,又挥一下 车子 停住

飞 鱼

飞鱼在海面上飞 张开透明的鳍翅 闪着星辉 它要脱离尘海 它要做自由的鸟类

熔 点

阳光在一定高度使人温暖 起起伏伏的钱币 将淹没那些梦幻 橘红色苦闷的砖 没有一朵花能在土地上永远飘浮 没有一只手,一只船 一种泉水的声音 没有一只鸟能躲过白天 正像,没有一个人能避免 自己 避免黑暗

往 日

又不是哭泣的日子 你住两房子 你出来时穿红衣服 或者说,整个都是红的 搬家时不抬走箱子 就在野地里放着 阴阴的麦田绿禽起伏

火 葬

苍天哪,为什么这样忧郁 年轻的海停止了呼吸? 一群群火焰跳着舞蹈 是谁在举行神圣的婚礼? 淡色的嘴唇,再不用勉强微笑 垂落的眼睫,也不用阻挡泪滴 即使整个世界都把你欺骗 死亡总还是忠心的伴侣 呵,花哭了,花哭了 雨墓关闭了人生的小戏 在那闪闪发光的天网之后 飘动着新人惨白的纱衣

墓 床

我知道永逝降临,并不悲伤 松林中安放着我的愿望 下边有海,远看像水池 一点点跟我的是下午的阳光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我在中间应当休息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 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留 学

在一个紧张的夜晚 土地具有了弹性 人和人拉开了距离 我被弹入高空 后来有一滴露水 结束了我的飞行 它把我悄悄粘住 在一片绿影之中 闪闪烁烁的小蜂 不断把露水偷饮 我洗去了许多观念 来报答森林的收容 粉蝶展开翅页 教我读上边的译文 不同长短的光弦 发出各种单音 这是一种语言 用来表达疑问 我开始回想家里 那盏寂寞的小灯 终于有一条小路 把我领回都城 社会经过一番手术 似乎恢复了面容 我没有说话 到处都传来我的声音 渐渐收拢的人群 在讨论明天的事情 他们都很年轻 并不是来自森林 盐和擦伤告诉我 他们来自海面和地层

我 知 道 了,什 么 是 眼 泪

我知道了 什么是眼泪 雨水 在荷叶的掌心滑动 浸湿了小手帕 使上面的花朵 变得鲜艳 蜜蜂,用鼻子唱歌 从一迭迭建筑中飞出 拿着透明的小桶 它要结婚 要在月亮们到来之前 洗刷新房的墙壁 我知道了 什么是眼泪 小溪 忘记了路标 在一阵微笑中 跌得粉碎 惊魂不定的水母 都游进深夜 海洋里没有声音 没有任何猜测 有多少星星 有多少星星溅起的水泡 就有多少生命 我知道了 什么是眼泪 乌云 一片又一片黑帆 放射着闪电 追赶浪花 在洗劫的路上 撒满天真的种子 耕耘的季节已经过去 沙地上 蝶鱼的眼睛半闭半睁 不知痛苦的贝壳说 我要心

明 示

无限临近的事物 也有温厚的本质 就像从苗圃出来 背着枪 满面笑容

神 说

灰尘 也有生活 它们在风中飘着 在烟中恋爱 在暖气上抚摸 它们在好几个地方 找我

□ 版权所有——顾城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