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一年

戒 令

没影的白天 当街站着 看  兵 毛 豆 盐  两块钱的房子  总得三千 喜欢 摆砖 再抢一下 和胖子一起 离他一丈多远

1991年1月

重 名

这树要开花 再一看是叶子 细一看也是花 满山满树都是叶子  她美丽像手指  有点不好意思

1991年1月

海 盗

如果大柳树要起变化 孩子们一定吓坏了 从一到九数扣子 就像我 骑车过厂门 我还没走 站岗的人已经疯了

1991年1月

打 开 窗 子 的 声 音

打开窗子的声音 你听见了 远处是海   光滑的船   伏在沙丘上   远处是 蓝蓝的海 你听 最小的声音 是海   船伏在沙丘上 远处是蓝蓝的一片

有 些 灯 火

有些灯火 是孤独的 在夜里 什么也不说 在夜里 有些灯 是美丽的 它们做梦 照绿了身边的树丛 有些灯火 是快乐的 它知道熄灭以后的日月 她知道她的快乐

1991年1月

坐 椅

 小小的帆 包裹着她 你不放心 雨淋洗着她 你吐丝  花落下去 她有一个桃子  (你叫什么我不知道) 你喜欢   比花高 一根一根     比房子低一点

1991年2月

九 月

我把路修到山上 采果子给你 我摘果子 从那些死了的树上 一百年前 鲜艳的果子 我把它给你 我的孩子         你的头发 一直垂到地上 一直垂着 抬起头来 对我慢慢微笑

1991年2月

回 文 几 何

树上有树 一边是鸟 书中有书 一边是树 是不清楚 听不清楚 清清楚楚 你说什么 上山下山 蚂蚁散步

1991年2月

日 历

有一天  刮风   屋顶乱响 有一天 有三个晚上 有一天可以看见教堂    在树林里    整整齐齐   海水生到天上 有一天 一个大胖子   拚命晒太阳 有一天 听鸡唱歌   清理厨房 一直唱 有一天什么都不想 有一天吃鱼 钉房子      一直钉房子   听好了   房子就是阳光

1991年2月

阿 曼

被风用过的海水 里边有潜水的妻子 不能剥开的果仁 里边有风 不能破坏的房顶 里边有一副纸牌 不能爱的人 里边有夜晚 不能推的枞树柔软的台阶 里边有一只脚 一个钟 一片第二次世界大战 用过的海浪

1991年2月

一 人

一个人不能避免他的命运 他是清楚的 在呼吸中 在他长大的手掌里 在他危险安心的爱的时候 它不是黑夜的猫 看你 海水走近公路 不是黄昏时一点点亮起的灯火 车把光没进海底 它是最新的种子 花 婴儿在血中痛哭 它是明亮的鱼 生动的火 照亮你在无人的一刻 这是一条宽广的大路 你避开一切 像玩 又是车 重新开始 春天推你 轻轻推 你过去 谁也不知中止玫瑰 刀 剑 一些灿烂的火药 能敲钟 唱歌 熔化玻璃 在它停止走动的桌上 我所做的仅仅如此 拿起轻巧的夜的酒杯 你们真好 像夜深深的花束 一点也看不见后边的树枝

1991年7月

我的梦不会太久 她预备了萤火虫

1991年8月

七 日

我希望有人 送我  握着手 很多人在山坡上 把太阳遮住

1991年8月

邓 肯

考试是中国发明的 他说 然而世界通行 人可以透过筛子 (有很多方法)变成面粉和饼干 法律是希腊完成的 他说 人可以变成安全的泥土 看罪犯 梦 在壁炉里燃烧 不会溅出一点火星 世界是上帝造的 他说 把那些天国漏下去的人 继续粉碎 并且发酵 给地狱装上纱门 烟斗是哪来的 我没问 我看烟雾上升 徐徐蒙蒙靠近窗子 轻轻一绕 离开了我们的课堂

1991年8月

失 误

我本不该在世界上生活 我第一次打开小方盒 鸟就飞了,飞向阴暗的火焰 我第一次打开

世界说你是大公鸡 你就是大公鸡 喔喔喔——    碾转呻吟    直到    电影结束 风卷紧裙子 卷紧轮子 还有许多广告同时上映 ……

我 们 生 活 在 一 面

我们生活在一面 阳光平缓的山谷 蜗牛舌头的声音 怎么可以看见 和思想并列的头颅 草在鬓角边生长 一粒粒白色的手指 中间有剑,喊着 天空在眼前落下 沙石中的少年 沙石在触摸间组成行动 天空“砰”地落下 沙岩上残存的汁液 在爱人面前,关好窗子 从光中走向对面的山地 阳光中没有火焰 两侧垂着阴影

诗 从 我 心 中 走 出

诗从我心中走出 去接受自己的命运 我独自呻吟了很久 那只脚,本可以在地板上放着 可却在他脸上放着 他独自呻吟了很久 在另一半梦里 我们又忙着搬弄天花板上的石块 魔鬼留下的食物,有油 油一直向门口流去 阳光夹住我的双臂 梦是一个山洞,你别一个人走 阳光喷到雾里 许多老人和街一起 在晒太阳,苍蝇爬着 暗中飘出的手,带着粉末

 

□ 版权所有——顾城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