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三年

马 车

  马车开过来 你靠边 马车开过去     你拔草   马车开过来 他们给钱 马车开过去  他们说给你钱   马车开过来 你到田里 马车开过去     你种地   马车开过来 你分麦子 马车开过去    你砸玻璃   马车开进去 你钉十五块玻璃   马车开进来 你长鲜红的叶子   马车开过去 你用鲜红的叶子        喂鸡

1993年2月

你 在 等 海 水 吗

你在等海水吗 海水和沙子 你知道最后碎了的不是海水 你在等消息吗 这消息 像一只鸟要飞起来

1993年3月

城(五 十 二 首)

  行到德国,像是小时的北京。有雪,也 有干了的树枝在风中晃动,我恍惚觉得沿着 窗下的街走下去就回家了,可以看见西直门, 那黄昏凄凉的光芒照着堞垛和瓮城巨大的剪 影,直洇开来。   在梦里,我常回北京,可与现代无关, 是我天经地义要去的地方。太平湖或中华门, 现在都没有了,晴空中的砖和灰土、筑的坡 道、酸枣树都没有了,可我还在上面行走, 看下边和以后的日子。   我知道有一件事情,人们不说,但也总 时时露出来一点。这事是关于我的,我知道 是这件事使我在城里各个地方找不到出路。 我站在一个地方,看,就忽然什么都想不起 来了,只有模糊而不知怎么留下来的心情还 在。一件继续的事,像我小时候,在一条很 长的走廊里,把手伸得高高的找粉笔,这条 走廊也会变成颐和园的长廊,而我的手一直 伸着,不知是示威还是已经投降。这是我独 自承担的事情。   诗中说:“沿着水你要回去,票一毛一 张”,我艰难地划动着河水……   《城》这组诗,我只作了一半,还有好 多城门没有修好。但是我想先寄给你看着, 这也许是一本新的《西湖梦寻》,我不知道, 我只是经常唱一句越南民歌:可怜我的家乡 啊……

1992年4月10日

中 华 门

是早晨都有的冰雪 一共四个 她总是靠边骑车 小孩跟着攘一大块土 路就成了 认识的人说 到我家去 她还画画吗 乖极了 不管是谁 在累的时候 不是这样 要研墨 要慢一点 吃东西 慢慢磨墨 她说 看着自己的座位 她挺好

天 坛

她在大路口向这看哪           均匀极了 她远离我  像是离开一棵早晨的树木

东 华 门

院子里有那么多便宜东西 最便宜的是你 跑来跑去 让皇后穿衣服 她说 你这样不好 待一会儿去做手术 院子里有那么多侍女 想回去 绕着栏杆 倒楣的是玻璃 她弯下身照镜子 皇后说 她上中学的样子讨厌极了 一个人在院子里开水车装玻璃 他 是哥儿俩儿 那么年轻 在台阶下 更年轻了 她 刚从美国回来 看画吗? 院子 最重要的是家具 他不懂咬了那么多洞 还修 楼就这么高上去 六十把龙椅 卖 二百美分 院儿里在院子里 你一点也不着急 你一点钱也数不清楚 数你 钱就这么高上去 你一急 就搬桌子 说 这事交给我得了

午 门

我一直在找那块石头 磨我的刀子     她太软     没法打散 推刀 三个人磨  广场    我看劙手     握刀   让我迭燕子 我给她看玻璃棋 说 可以摘他耳朵 她急了 把玻璃钟推过来    隔着桌子    刀握手  太软   没鞘 两把刀   杀十五块 五十五块变的十五块 沙 石头 十五人跑的 太块    还得回来  都是你选的石头   给他们一人一个箱子   金马银驹蓝箱子  里       月亮着  亮亮着          十五   把 都在绿台布上试过

德 胜 门

地太多了 总不好 四边都是土 陷在中间 只有挖土做屋子 龙本来是一美人 竟有百十张床 去的人选一张 返回时 灯亮了 可上帝下命令把龙 说这些都是为了等你装束好了  细细地看上边还有别人 拍成一个美人 直到 带你去看后边的小街 说有个 人死在这 他们更老了 永永远远 还在干活你肯定没有见到这个地方               转   坟  冯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人 儿

到阳光里去 海有条尾巴 我们要学的事情挺多

南 池 子

好像有一些微小的声音  被鸟 放在四周 好像有一些球在抽屉里 花尖尖的  放得很大 好像来的时候 就说  花是狗   花要吃东西    (从后边走到副食品联营 商店 看一眼) 花   花·狗 一个大嘴巴 从腿上餮开

后 海

他们看你 他们没穿衣服 你不觉得太久 你也没穿衣服 我说晚上还有节目 我把手放在衣服下面 我的刀少了一把 我不相信能这样离开 刀太短 我让你风一样在前边快走 杀人的时候最苦恼的是时机 她追上来     干嘛 她是在楼道里被我看住 女孩子是不能杀的 昨天杀了四个 两个在卧室 两个在她身边 你把刀给她看 说 你要死了 她笑 说你有几个娃娃   沿着水你要回去   票一毛一张   站起来 你   他们要占座位   你一个人想车站的风景

琉 璃 厂

看 郊区水大了 青铜铺 入云山 唐代四马 绕山过鞋 在柜台上 你帮我说 去一个地方 看摊 后来又不说了 早上说 认识 看两摊 晚上 又不说了 早上冷 你去过 知道提防什么 她让你坐 你不坐 还得回来 前边都满了 我们是一块来的 一块过 你多少钱都不卖  我 去两处 学校 路上 放车 树发芽 他是好曲的 以前的人 头发往回梳 一直在车上对我 说 给你那么多 都不绿 是一块嘴绿的 你不知道 应该少要 熊推门 这么暖和 是好久以前的人了 笑火不死 闹这干嘛   大嘴大嘴金乌雀   全的 一数七十多块

首 都 剧 场

星期六  她说 猫 过了三点 她说   猫

猫 猫

 老虎不动

   十二人一桌 伴草莓糖苹果老虎 檄札正好    你跟我跑吧

  这几天你太注意扁脸     钥匙   其实 水一烫 马就倒了   腿越细越长越倒 能不倒吗

十 一

星期六开会 看        金银嗳 虎狸斑 十二人一拨看 在哪    要照相得端点水来

这是小猫 翻老虎褂子 你看你笑 他看他笑          大家都笑       女孩都笑   她们不累

十 三

白果骨朵   日中天      她跟她 她跟他       上白果树   过了三点 她说 她们都是

过了三点     灯不亮  他们只吃一点        灯开不亮 能不亮吗 她坐在床上  想你怎么活的

  叫   猴  过花厅      不对 猫过花厅 煤田里边过花厅 老虎身上打黄蜂    猴啊猴啊过花厅 煤田里边过花厅

十 五

  你怎么停了       镗   屋子近

十 七

老虎身上过花厅 煤田里边打黄蜂     猴啊猴啊打黄蜂     煤田里边过花厅     老虎身上打黄蜂

故 宫

她们修的窗子挺好看  是他家亲戚修的 一共两个门   鸟叫成四个      有屋檐  本来就挺好看的  亲戚们都知道·先提板凳 我也知道·为什么没做好呢

西 单

让我看 街将是两次 一次是反日 一次是讲卫生 她们拿灯 夜蒙蒙 你可以出来 去看每周评论 六部口大钟 到小店里看 熟的 台阶 好几版评论文字 军队的评论 赞美散文 她们都拿灯 楼之间 好像是为了让你高兴 停下  扔瓶 让她快跑 很少有人在自己厂门口扔瓶子         看合适了 三哥十六弟  谁都认识 大部分人都有点认识   水橙

新 街 口

杀人是一朵荷花 杀了 就拿在手上 手是不能换的 紫 竹 院 在水里走回城   电视蓝蓝的 (他们干嘛不把这件事安排 好呢) 今天是你的日子 在走廊里干活    是你弟弟的事    在黑暗里吹笛子    是他的事 你快走了 你快走了    水没有了  (你说水拿不起来) 水没有了    快要走了 影子碰我 影子说·你和别人在黑暗里吹笛子

油 画

干了的树也会裂开 泥土说话 说你在风中追上了影子 从风里下来 她的树 给她花 她的树只能在天上站着 她的娃娃只能站着 这里还有这样的树枝

六 里 桥

站了很久的树 湾子拐弯   现在就向警察 撒沙   一层层撒 到西单岗亭   上午到西单 四十 个节目来回跳 椅子 红的  报告周秘书  上尉         回家去下雪          雪蒙玻璃      像画  下雪 下大雪 要一千张 白纸小跳蚤 活不了          瞧         鸡啄鸡         嘴对嘴         庙归庙 三十五条军规 拔钉         子  早上好 八一厂上车到湾子  西直门东边 封门 活不了   星期五吃麦片茶叶   肖山运动员 白纸跳蚤 显圣 特别兴奋的是来回跳跳角小了    她在山上  很高 很小 像钉子   瞄 山很小 很高 很黑 树     白纸小跳蚤 一天下雪 湾子停车       把树锯得圆圆的       好几段 (我们来清剩下的树枝)

中 关 村

找到钥匙的时候 写书 到五十二页五楼 看          科学画报 挖一杓水果     看滔滔大海   冰上橱柜 (我只好认为你是偷的) 开 门  倒 倒倒   倒        倒 车向上走 去把文件支好   自  修   行  弯   车  了   修  的 号码不对   理  铝   商  钥   店  匙         你最小

剪 贴

这么多好时光   花儿   你的人在树上   那么多小工厂 花儿 你的人在树上   铜铁钉   钉帽子   绿山羊    花儿 你的人在树上 离地十五尺 跳北房 高级老头 一枪一个 花 头朝下 脚朝上

彩 墨

我在最小的树上摘苹果  你下来?  给我看      紫边或黄边      紫边和蓝边      紫边和蓝边 那张画值得画成水呢

昌 平

画完了 涂上青草 他不好意思 不死 球跳跳 球跳对你有好处 别把桌子翻了 怎么说也不会 上边抓着他圆领呢 他不好意思 这段时间 得教小孩画玻璃 后边事到了前边 死不了 他得画玻璃      喵 整整齐齐的 玻璃青草

北 京 图 书 馆

爬并不是从前的事 这时 车站从中华转向风景

月 坛 北 街

这个队伍刚   还有人     后来就没声了 花像张大网  晃着临走的鞋子

好了 时间不早了 明天菊仁来 给你们写信 每个单位的人都来 每个格子都放鲜花            沉  主桅后海水的声音 不知可好 请代我们谢他

公 主 坟

 她们说 冷  冷是什么样子 我不知道 她们在家乡的小路上   在母亲地前面   把花放好        放花   十五年 树显得高高大大

知 春 亭

那么长的走廊 有粉笔 把手伸得高高的

白 石 桥

我感谢院子 是飞着的鸟 她们在我来时 和我睡觉

打 磨 厂

冷死厂 该烧的没烧 她在屋子外边笑哪

丰 台

烧进去 是真银子 有一个叫芦沟桥的么 你现在又有光 又有人 趟蚊子   来的路上 一起唱歌

太 平 湖

钓鱼要注意河水上涨   水没人了 你的包放在船上  钓鱼要注意河水上涨 (走有钱的地方)      到处都是水了 你的包漂在船上 钓鱼要注意河水上涨  水没了     你的包漂在船上 你还小 没想到晚景凄凉

她在飞机上说  她要死了 天王红玉斑 饭票没了 他可以打两 是一种小钥匙链子连的 鱼 报纸都传开了八马门前 栏有人要有人说有人   有我也更有 有人门上     英子手上     有一个苹果过     一边啃一边     挥          结得 这之后 就在餐厅里搬盘子 看每周报价  高高的 好是每周人都看的姻 都换上我们认识的年轻姑娘

东 陵

灰蒙蒙的麦子           今年天气  被纸遮住            确如你说   呵 那块饼可真够硬的   布帛的什么东西      够可以的    她是吃鲜的 三十五站就领主意     本想悠着点    一不留神      羊有时举起一个瓶子    刀架脖子上了“齐”再一发觉是咽了一块    正在说的不清     正在说的               纯铁钓鱼        钩         把起子上好           正           挂           枽          亓 吕 把那个洞凿得小了点

平 安 里

我总听见最好的声音 走廊里的灯 可以关上

虎 坊 桥

老虎在过道里走来走去 你看 事不太好 窗子下的猫 脸朝上 看向日葵 你一下拿出了那个钉钩 掉了的称盘在麦穗上 麦穗掉了 麦杆站着 依莲娜是瑞典画家 他们一下砍掉了他的脑袋 三分之一 你能和老鼠说些什么 他们拉他过去 又拿着毛乎乎的椰子回来 在路灯下一刀 你劝他 告诉他 这一回 要把腿掰了 小椰子里边也长头发 (大地上有这么多金黄的日子) 他们在后边走在后边 (金黄的花在微风中摇曳) 你靠前边一下子笑了

白 塔 寺

三里河元朝 还是属我管哪 比尼它说不要修水喉 修红旗歌谣 正面的厕所粉刷一下 几个人站在塔上 是红旗北站的 哈哈大笑 烟一响 几个人 站在塔上 是红旗北站的防房子 画红旗歌谣 几个人拿一面斧子 剩下的可以划了 她一直在笑 她一直在 笑别人不会拿弯了的水 从抽屉里用尺量 烟一响 她说 可别着了 他是元朝 我们的属金的 还要使大砖刻印 连炉灰都倒了 让住楼的下来 笑 笑什么你笑 住楼的又不是你爹   她还笑 她家的花都白了

地 坛

有机会出来 是紫石头  还有机会进去        她一怔 树荫荫的 里边开门

怀 仁 堂

 中国革命 就贴在对面办公室 墙上   一人一组  我觉得挺好     (是挺好 但不能太多) 其实 我是想让你 往车厢里站      踢替当      踢替当  车走 他也走  下一个台阶

石 舫

转过来 照自己的镜子 那么阴暗的船篷

钟 楼

  下雨  系鞋    水绿玻璃   你要在鱼缸里干啥 小老子跑来跑去绕那个小弯 北方人

厢 红 旗

我想用小钉子钉屋顶 周围围着绿绒绒的树

柳 荫 街

半夜下桥下大雨 有工兵出来

献 花

你说它多么白呀 也有一点粉红 但这次是黄的 布的颜色 就像你床边的壁灯

建 国 门

你又点不起太阳 连炉灰都带着 后来的人 拿一串枕木 第一次烧了一层 第二次炸了    钻进去你就觉得         不对 灰尘变白也没用碳夹 (匪有所伤)(哀情不详)

甘 家 口

你看冬天     那么久 也没理发  一个人   开火  沿镜子走进里屋 上一次是纷纷 红缎被子 问 三三五 三三六  是不是有车 三三六是装过人的 到终点     改线  不走    车 都是挖大院挖的  从十二点到   排成一排 纷纷含酒  回家 包日光灯绒布  十二点半 说 是烧街用的 日光灯芯绒       马裤 从十二点到十二点  大家都不许   在院门口     点烟  纷纷有缘 纷纷脸上盖了白布    镜面照路    路弯   流牛车马照扁脸 他把该打的都打了 士兵 还在这看    纷纷作业

会 城 门

往南走 比杨树还花 要往北 她们在万寿路 看你长铁丝胡子

象 来 街

根据以后的训示 伯箕累极了 他烧橱房  剪窗子 穿绿展展的军衣  何丽说 第三厅 第二厂 挺累人的 半数炸人 那你们谁去呢 七月上膛 踩都踩不住 猫皮打滚  好几次 摘下来笑 吊上去咳嗽  一等兵  坚蜻蜓  他绿得起  白的轻 他把小蜈蚣绳子拧了 这是什么 关老爷明心明德  不杀死人 他还是不太清楚 坟上花怎么成了大树

万 泉 寺

再往前不管 是那些鱼昏了头 因为危险 他要看你 回来时渠里已经没水了 是种葡萄 还是 摘葡萄 有好几家 葡萄园  拉着她的手  走到大门口    她在田里   她也在田里 那是不是所谓的安全第一呀

西 市

法度刀是朝廷的钥匙 小龙床被杀

豁 口

雪已经蒙了我 在树上 轻轻蹭   手 那一夜也是你过的 雪在灯光下看不清楚 从场部来 带三条围巾 三条毯子  没想到 穿树林出不去 冬天的鸟是火车 冬天的鸟 我以为   过两年 冬天就走了 她下来 领我   走 (她先进去) 周围是树林 冬天的鸟是火车 冬天的鸟呜呜呜 冬天的鸟不冷吗  冬天的鸟不冷 小收

府 右 街

一会儿看她 一会儿剥冬笋 一把刀也好要长一点

1993年2月

将 台 路

我的愿望因为长征的一步驱 变得无以适从

1993年3月

遮 月 胡 同

不能大家起火 忙于点灯 丝本主义 一直闪到茂密的深处

1993年2月

油 漆 座

做梦的时候 不要说 树心洁白 不要说 上回来过        妻子是谁 挖了那个没有死人的地方   (注意) 她的笑 有点凄凉  明晃晃的 (看家) 她的痣 有点凄凉  传达室呀 好久没看见你了 别真的埋 了   这是你的孩儿   伤心之子 别把痣点在义仔手上

1993年2月

回 家

我看见你的手 在阳光下遮住眼睛 我看见你的头发 被小帽子遮住 我看见你手投下的影子 在笑 你的小车子放在一边 杉① 你不认识我了 我离开你太久的时间 我离开你 是因为害怕看你 我的爱 像玻璃 是因为害怕 在台阶上你把手伸给我 说:胖② 你要我带你回家 在你睡着的时候 我看见你的眼泪 你手里握着的白色的花 我打过你 你说这是调皮的爹爹 你说:胖喜欢我 你什么都知道 ①杉为顾城独子Samuel muer Gu。 ②胖为顾城小名。 杉 你不知道我现在多想你 我们隔着大海 那海水拥抱着你的小岛 岛上有树 有外婆① 和你的玩具 我多想抱抱你 在黑夜来临的时候 ①外婆为带着杉的海员之妻泡扣,极爱杉。 杉 我要对你说一句话 杉,我喜欢你 这句话是只说给你的 再没有人听见 爱你,杉 我要回家 你带我回家 你那么小 就知道了 我会回来 看你 把你一点一点举起来 杉,你在阳光里 我也在阳光里

1993年9月3日①

□ 版权所有——顾城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