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诗全编

海 子 著; 西 川 编
〖第三编 短诗(1987—1989)〗
不幸
——给荷尔德林

1.病中的酒
拾起了一张病床
我的荷尔德林 他就躺在这张床上
马 疯狂地奔驰一阵
横穿整个法兰西

成为纯洁诗人、疾病诗人的象征
不幸的诗人啊
人们把你像系马一样
系在木匠家一张病床上

我不知道
在八月逝去的黄昏
二哥索福克勒斯
是否用悲剧减轻了你的苦痛

当那些姐妹和长老
举起了不幸的羊毛
燃烧的羊毛
像白雪一样地燃烧

他说——不要着急,焦躁的诸神
等一首故乡的颂歌唱完
我斤微 会钻进你们那
黑暗和迟钝的羊角

丰足的羊角 呜呜作响的羊角
王冠和疯狂的羊角:我躺下
——“一万年太久”
只有此羊角 诗歌黑暗 诗人盲目


2.怀念 或没有收获

等你手拿钝镰刀
割下白雪和羊毛
不幸的荷尔德林已经发疯

修道院总管的儿子
银行家夫人的情人
不幸的荷尔德林已经发疯

等你建好医院
安放好一张又一张病床
荷尔德林就躺在第一张床上
经历没有收获的日子
那是幸福的
——“收获即苦难。”

只好怀念大雁——
那哭泣和笑容的篮子
当你追随我
来到人类的生活
只好怀念大雁——
那被黄昏染红的肉体的新娘。


3.牧羊人的舞蹈——对称
  ——黑暗沉寂之国

     (有题无诗)

4.血以后是黑暗——比血更红的
 是黑暗


荷尔德林——告诉我那黑暗是什么
他又怎样把你淹没
把你拥进他的怀抱
像大河淹没了一匹骏马

存在着 嘶叫着 和黑暗之桶的主人啊
你——现在又怎样在深渊上飞翔——阴郁地起舞——将我抛弃
并将我嘲笑——荷尔德林
你可是也已成为黑暗的大神的一部分
故乡
……我们仍抱着这光中飞散的桶的碎片营造土地和村庄
他们终究要被黑暗淹没
告诉我,荷尔德林——我的诗歌为谁而写

掘地深藏的地洞中毒药般诗歌和粮食
房屋和果树——这些碎片——在黑暗中又会呈现怎样的景象,荷尔德林?
延续六年的阴郁的旅行之路啊
兄弟们是否理解?狄奥提马是否同情——她虽已早死?

哪一位神曾经用手牵引你度过这光明和黑暗交织的道路?
你在那些渡口又遇见什么样的老母和木匠的亲人?
他们是幻象?还是真理?
是美丽还是谎言?是阴郁还是狂喜?

还是这两者的合一:统治。
血以后还是黑暗——比血更红的是黑暗
我永久永久怀念着你
不幸的兄弟 荷尔德林!


5.致命运女神

怀抱心上人摔坏的一盏旧灯
怀抱悬崖上幸福的花草纵身而下

红色的大雁
隔河相望美丽村镇

致命运女神的几行诗句
痛苦在山上但说无妨

红色的大雁
在南风中微微吹动

少女食羊 羊食少年死后长出的青青草杆
一团白云卷走了你

随风来去的羊
——命运女神!

1987.11.7夜录

 
 
 † 东子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