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诗全编

海 子 著; 西 川 编
〖第四编 太阳·七部书(1986—1988)〗
太阳·弥赛亚
————————————————
1988

(《太阳》中天堂大合唱)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是一首“诗”——它不是。
             ——斯宾格勒

      献 诗

谨用此太阳献给新的纪元!献给真理!
谨用这首长诗献给他的即将诞生的新的诗神

献给新时代的曙光
献给青春

      献 诗
天空在海水上
奉献出自己真理的面容
这是曙光和黎明
这是新的一日
阳光从天而降穿透了海水。太阳!
在我的诗中,暂时停住你的脚步
让我用回忆和歌声撒上你金光闪闪的车轮
让我用生命铺在你的脚下,为一切阳光开路
献给你,我的这首用尽了天空和海水的长诗

让我再回到昨天
诗神降临的夜晚
雨雪下在大海上
从天而降,1982
我年刚十八,胸怀憧憬
背着一个受伤的陌生人
去寻找天堂,去寻找生命
却来到这里,来到这个夜晚
1988年11月21日诗神降临

这个陌生人是我们的世界
是我们的父兄,停在我们的血肉中
这个陌生人是个老人
奄奄一息,双目失明
几乎没有任何体温
他身上空无一人
我只能用血喂养
他这神奇的老骨头
世界的鲜血变成了马和琴

雨雪下在大海上
1988年11月21日
我背着这个年老盲目的陌生人
来到这里,来到这个
世界的夜晚和中心,空无一人
一座山上通天堂,下抵地府
座落在大沙漠的一片废墟
1985年,我和他和太阳
三人遇见并参加了宇宙的诞生。

宇宙的诞生也就是我的诞生
雨雪下在黑夜的大海上
在路上,他变成许多人,与我相识,擦肩而过
甚至变成了我,但他还是他。
他一边唱着,我同时也在经历
这全是我们三人的经历
在世界和我的身上,已分不清
哪儿是言语哪儿是经历
我现在还仍然置身其中。
在岩石的腹中
岩石的内脏
忽然空了,忽然不翼而飞
加重了四周岩石的质量
碎石纷飞,我的手稿
更深地埋葬,火的内心充满回忆
把语言更深地埋葬
没有意义的声音
传自岩石的内脏。

天空
巨石围成
中间的空虚
中间飞走的部分
不可追回的
也不能后悔的部分
似乎我们刚从那里
逃离,安顿在
附近的岩石

1985,有一天,是在秋冬交替
岩石的内脏忽然没有了
那就是天空 天空 天空
突然的 不期而来的
不能明了的,交给你的
砍断你自己的
用尽你一生的海水上的天空
天空,没有获得
他自己的内容

我召唤
中间的沉默 和逃走的大神
我这满怀悲痛的世界
中间空虚的逃走的是天空
巨石围在了四周
我尽情地召唤:1988,抛下了弓箭
拾起了那颗头颅
放在天空上滚动
太阳!你可听见天空上秘密的灭绝人类的对话

我召唤:1985!巨石自动前来
堆砌一片,围住了天空上
千万道爆炸的火流 火狂舞着飞向天空
死去的 死去的 死去的
是那些阻止他的人。1988
突然像一颗头颅升出地面
大地裂开了一个口子
天空突然(?)了岩石 化身为人
血液说话,烈火说话:1988,1988

升出大海
在一片大水
高声叫喊“我自己”!
      “世界和我自己”!
他就醒来了。
喊 喊着“我自己”
召唤那秘密的
沉寂的,内在的
世界和我!召唤,召唤

半岛和岛屿上的十七位国王,听着
从回声长出了原先主人的声音
主人在召唤,开始只是一片混乱的回声
一只号角内部漆黑,是全部世界
号角的主人召唤世界和自己
大海苍茫,群山四起,地狱幽暗,天堂遥远
阳光从天而降,一片混乱的回声
所有的人类似乎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主人,坐在太阳孤独的公社里。
黎明时分
   “我自己”
新的“我自己”
石头也不能分享
在可说的这一切
在说话的内部
石头也不能分享
这是新的一日。
这是曙光降临时的歌声
“我原是一个喝醉了酒的农奴
被接上了天空,我原是混沌的父亲”
是原始的天空上第一滴宰杀的血液
自我逃避,自我沉醉,自我辩护
我不应该背上这个流泪的老盲人
补锅,磨刀,卖马,偷马,卖马
我不应该抱着整夜抱着枪和竖琴
成为诗人和首领。阳光从天而降穿透了海水
献给你,我的这首用尽了生命和世界的长诗

回忆女神尖叫着
生下了什么
生下了我
相遇在上帝的群山
相遇在曙光中
太阳出来之前
这么多
这么多
  晨曦从天而降

我接受我自己
这天空
这世界的金火
破碎 凌乱 金光已尽
接受这本肮脏之书
杀人之书世界之书
接受这世界最后的金光
我虚心接受我自己
任太阳驱散黎明

太阳驱散黎明
移动我的诗
  号角召唤
无头的人
从铁匠铺
抱走了头颅
无头的人怀抱他粗笨的头颅
几乎不能掩盖
在曙光中一切显示出来。
世界和我
快歌唱吧!

“在曙光中
抱头上天
太阳砍下自己的刀剑
太阳听见自己的歌声”

昔日大火照耀
火光中心 雨雪纷纷
曙光中心 曙光抱头上天
肮脏的书中杀人的书中
此刻剩下的只有奉献和歌声
移动我的诗 登上天梯
那无头的黎明 怀抱十日一齐上天
登上艰难的 这个世纪
这新的天空

这新的天空回首望去:
旧世界雨雪下在大海上。
此刻曙光中,岩石抬起头来一起向上看去。
火光中心雨雪纷纷我无头来其中
人们叫我黎明:我只带来了奉献和歌声

火光中心雨雪纷纷我无头来其中
通向天空的火光中心雨雪纷纷。
肮脏的书杀人的书戴上了我的头骨
因为血液稠密而看不清别的

这是新的世界和我,此刻也只有奉献和歌声
在此之前我写下了这几十个世纪最后的一首诗
并从此出发将它抛弃,就是太阳抛下了黎明
曙光会知道我和太阳的目的地,太阳和我!
献给你,我的这首用尽了天空和海水的长诗

(1988.12.1)
 
 
 † 东子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