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莲的心事


  我如何舍得与你重逢
  当只有在你心中仍深藏着的我的
  青春
  还正如水般澄澈
     山般葱茏


  莲的心事

  我
  是一朵盛开的夏莲
  多希望
  你能看见现在的我

  风霜还不曾来侵蚀
  秋雨还未滴落
  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
  我已亭亭 不忧 亦不惧

  现在 正是
  最美丽的时刻
  重门却已深锁
  在芬芳的笑靥之后
  谁人知我莲的心事

  无缘的你啊
  不是来得太早 就是
  太迟


  接友人书

  那辜负了的
  岂仅是迟迟的春日
  那忘记了的
  又岂仅是你我的面容
  那奔腾着向眼前涌来的
  是尘封的日 尘封的夜
  是尘封的华年和秋草
  那低首敛眉徐徐退去的
  是无声的歌
  无字的诗稿


  晓镜

  我以为
  我已经把你藏好了
  藏在
  那样深 那样冷的
  昔日的心底

  我以为
  只要绝口不提
  只要让日子继续地过去
  你就终于
  终于会变成一个
  古老的秘密

  可是 不眠的夜
  仍然太长 而
  早生的白发 又泄露了
  我的悲伤


  短诗

  当所有的亲人都感到
  我逐日的苍老
  当所有的朋友都看到
  我发上的风霜

  我如何舍得与你重逢
  当只有在你心中仍深藏着的我的青春
  还正如水般澄澈
     山般葱茏


  铜版画

  若夏日能重回山间
  若上苍容许我们再一次的相见
  那么让羊齿的叶子再绿
  再绿 让溪水奔流
  年华再如玉

  那时什么都还不曾发生
  什么都还没有征兆
  遥远的清晨是一张着墨不多的素描
  你从灰蒙拥挤的人群中出现
  投我以羞怯的微笑

  若我早知就此无法把你忘记
  我将不再大意 我要尽力镂刻
  那个初识的古老夏日
  深沉而缓慢 刻出一张
  繁复精致的铜版
  每一划刻痕我都将珍惜
  若我早知就此终生都无法忘记


  传言

  若所有的流浪都是因为我
  我如何能
  不爱你风霜的面容

  若世间的悲苦 你都已
  为我尝尽 我如何能
  不爱你憔悴的心

  他们说 你已老去
  坚硬如岩 并且极为冷酷
  却没人知道 我仍是你
  最深处最柔软的那个角落
  带泪 并且不可碰触


  抉择

  假如我来世上一遭
  只为与你相聚一次
  只为了亿万光年里的那一刹那
  一刹那里所有的甜蜜和悲凄

  那么 就让一切该发生的
  都在瞬间出现
  让我俯首感谢所有星球的相助
  让无与你相遇
    与你别离
  完成了上帝所作的一首诗
  然后 再缓缓地老去

 

□ 作者:席慕容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