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握头发


  洗脸池右角胡乱放着一小团湿头发,"犯人"很好抓,准是女儿做的,她刚才洗了头。

  讨厌的小孩,自己洗完了头,却把掉下来的头发放在这里不管,什么意思?难道要靠妈妈一辈子吗?我愈想愈生气,非要去教训她一场不可!

  抓着那把头发,这下子是人赃俱获,还有什么可以抵赖。我朝她的房间走去。

  忽然,我停下脚来。

  她的头发在我的手指间显得如此细软柔和。我轻轻地搓了搓,这分明只是一个小女孩的头发啊!对于一个乖巧的肯自己去洗头发的小女孩,你还能苛求他什么呢?

  而且,她柔软的头发或者是继承了我的吧。许多次,洗头发的小姐对我说:

  "你的头发好软啊!"

  "噢——"

  "头发软的人好性情。"

  我笑笑,作为一个家庭主妇,不会有太好的性情吧?

  古人以三十年为一世,我现在握着女儿的细细的柔发,有如握着一世以前自己的发肤。

  我走到女儿的房间,她正聚精会神地在看一本故事书。

  "晴晴,"我简单地对她说,"你洗完头以后有些头发没有丢掉,放在洗脸池上。"

  她放下故事书,眼中有着等待挨骂的神气。

  "我刚才帮你丢了。但是,下一次,希望你自己去丢。"

  "好的。"她很懂事地说。

  我走开,让她继续走入故事的途径——以前,我不也是那样的吗?

 

□ 作者:席慕容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