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里


那男子

  那男子,我注意他好些时了!

  黄青的脸,梳着不时兴的油光的头发,一件新得打着摺痕的黑色风衣将他整个瘦小的身形遮裹着,皮鞋赠亮,却掩不住陈旧的风尘。他始终畏畏缩缩地在我身后随行。我紧抿着唇,脸面上写明了不耐,但他没有看懂!

  他,那卑掼的男子,终于对我开口了!

  "小姐,帮我照一张相可以吗?"

  我斜睨了他一眼,端着我都市人无表情的脸踏步离去。

  我在这样冷的天出来拍公园的资料照片已经够呕了!还要碰上这种瘟神!人家说公园里这种色形瘟神最多了!

  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军官正将镜头对头莲池,那男子,走到军官身旁竟也对他说:

  "阿兵哥,帮我照一张相可以吗?"

  军官应允了,唉!他真的只是要求照一张相?

  那男子兴奋地站立在田田莲前,一边告诉军官:

  "我从台东来。我很多年很多年没有照过相了。我把地址抄给你,你把照片寄到台东来好吗?我自己出一点钱……"

  军官和气地和他交谈着,我则羞红了脸消步遁走了!人哪!你的心多么鄙琐!你可以拒绝为他摄影,却有什么资格将人家揣想做恶人?你自以为高洁吗?啧啧啧!

电话那头

  电话那头问:

  "你吃饭了吗?"

  我答吃过了,并且礼貌也习惯性地回问。

  电话那头说:

  "我吃不下,我心里好难过!"

  她难过的是一位朋友遭了车祸,我们正商量着明天一同去医院探望。我说饭总要吃的呀!她却说:

  "我想到她可能要锯腿,就吃不下饭!"

  可是医生并没有说要据腿呀!那朋友的腿已经打了石膏,应该没什么大碍。我反正是正正常常地吃了饭了。

  她说:

  "我跟你不一样。我跟她感情比较好,而且,我这人一向情感脆弱!我好难过好难过哟!"

  她好象声音都要哽咽了!

  忽然,电话那头传来一些些奇怪的声音,很熟悉的,很轻微的,好象,好象啃了一口芭拉还是萍果什么的,小小的,脆脆的声音。

  我继续跟她说着话,安慰着她.又扯一些别的事。她则唯唯吾吾的。不知是不是我多心我听到那种小心的,轻嚼食物的声音,甚至还有吞咽声咧!

  她家打到我家的电话,传音一向清晰!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可能听错!我有一对好耳朵哪!

  电话那头说:

  "我先生好好哟!他刚才帮我买了一盘苹果,明天我带苹果去看她,你要买什么?"

  哦?

  哦!原来是苹果。

假是真

  和林美一起参加同学会,见到每一个同学都热烈地招呼着。他们和林美说的话大半是:

  "好想你哟!"

  "你现在怎么样?"

  "好久好久没见啦!"

  等等。

  和我说的则是:

  "你越来越漂亮啦!"

  "要死!怎么都不老!"

  "你看起来比我们小七八岁耶!"

  等等。

  于是,林美噘起了嘴,说:

  "都没人说我漂亮,都没人说我年轻!"

  我拍她的肩。

  "傻!人家说我漂亮,我不会因为他说就真的增多一些漂亮,我还是原来的长相!人家赞我年轻,我也不会因为他赞就真的小了几岁!我还是跟你们一样老,我们是同班同学哪!"

  "可是我还是喜欢人家说我漂亮,说我年轻!"林美说。

  "傻!喜欢假话!"我再拍拍林美的肩。

  可是,我也喜欢人家这样说我呢!

 

□ 作者:席慕容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