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是高级的磁饭碗,棕红色,碗沿一圈描金五福寿字,大方中透显著雅秀。最好看的是碗面的几行小字:

  郭振国先生七秩华诞
  中华民国七十一年农历六月初三
  儿女孙辈敬贺
  是寿碗哩!

  以郭家的身份地位,给郭老祝寿的客人极多。郭家也做得体面,不但席开八桌,每位贺客还得到装有两只寿碗的谢礼盒一个。郭家儿孙的孝行,给了贺客们深深的感动与印象。

  那日,寿筵散尽,郭老仗着喜气向掌家的媳妇说:

  "给我点钱,我要去台南看小五.她生头胎呢!"

  媳妇不多答理,塞给他两百元。

  不能说媳叫不孝。做寿碗就花了好几万。何况还开了八桌席,但郭老实在恼火这从来都是一百两百打发他的媳妇!儿子,是个惊某鬼,郭老明白由他身上榨不出半点银来!自己当初夸下海口要给外孙金锁片的,而现有的积蓄加起来,也买不到一条链!郭老青白着面孔,终于回自己房去。房中,媳妇竟将未送完的寿碗一大箱一大籍地叠放在他的床头。郭老真生气了,望着更形窄小的房间兀自发着呆!

  一周过去,郭老带着金锁片去台南看外孙了。

  没有人注意,曾经,在市中某一个菜市场的一隅,有几天突然多了一个老人,顶着夏日的骄阳。他与别的小贩一般,唤着叫,用他七十岁的沙哑嗓子唤叫:

  "好碗,两只五十元!"

  "好碗,两只五十元!"

 

□ 作者:席慕容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