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恢


  他,算得是个俊俏的小伙子!黑皮夹克配穿着褪了色的牛仔裤,颈间飘逸地挂着白围巾,长而微卷的发,衬着一张年轻又稍带傲气的脸。呃,他算香蜡是个俊俏的小伙子!

  这时,他正走在一条小巷中。天已黑,巷子静悄悄的,水银街灯懒巴嫩巴地闪出清光。远远的路那头,一个守望相助的亭子虎咧咧地怒烧着盏红灯;亭旁,两个女孩迎面向他走来,都低着头,穿着打扮就是那种普通公司上班的小姐模样。他朝她俩望望,正打算擦身过去。

  正打算擦身过去,突然,一声女子的尖叫,吓得整条窄巷颤抖起来。女于中的一人紧紧拉抓住他的衣襟,而另一名女子则一边飞身向守望相助的红灯奔去,一边以更狂烈的锐音吼着;

  "强盗!强盗!抢钱啦——"

  他还来不及会细听、细看、细思量,就已本能地回身要跑,女子死扯住他,同时也死叫嚷着!

  满巷子都是脚步声:他的,两个女子的,巷内住户的,以及,那紧握警棒惶张着厉眼的守望员的!

  他骇慌极了,使力狂狂地挣扎,一时,扯他衣襟的女子被拖倒在地了。女子浅色的衣裳沾染了暗色的尘泥,白净的脸腮处也擦破了皮。

  不能心慌!他感觉到身前体后都被人墙围堵住时,不断地警告着自己。

  "我没有抢什么,她们血口喷人!"

  "他抢我项链,抢我皮包,他抢了!"

  莫名其妙……他真怀疑自己遇到鬼了!

  "你没抢你跑什么?"

  "你真没抢,她们栽你干吗?"

  "我在守望亭里亲眼看见你和她拉拉扯扯的,还赖!"

  那么多人!那么多人的声音,象炮弹一样,大大小小地炸在他耳边!他慌惧地辩着,辩着,辩着!

  那女子一拉领口,露出颈顶上悬挂着的金项链。粗厚的链子吊着一个粗厚的S金字,很少见到这样的设计,他呆楞了!

  他呆楞了!那S金字他倒是认识的!是半年前吧!是的,是半年前!

  "他先拉我的项链没拉到,又动手抢我的皮包!"

  半年前,他在一个暗巷里,另一条暗巷里……

  "皮包里的钱是我要给我妈看病标的会!"

  他曾伸手,呃,得到过一个皮包,皮包里一大包钞票……

  "这种人应该痛打他一顿再交给官办!"

  他也曾伸手去探那皮包女主人的颈项,见到过一个很特殊的粗厚S金字……

  "打他!打他!"

  S,送给小秀多好,她一定会乐坏!可惜!可惜竟来不及,没能拿到!但,他深深地记下了这金S……

  "打他,打他!"

  他在混乱中不觉得痛,只觉得自己双手被缚,只见得一双一双暴戾凶狠的眼睛群中,有一双仿佛含笑的,与众不同的眼睛。

  他知道,他会永远记得这双含笑的眼睛,以及那金S在水银街灯下闪出的了悟与复仇的光!

 

□ 作者:席慕容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