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 物


  晓玲临出门前亲了亲他的唇,嘱咐着:

  "晚上回来别忘了礼物!"

  他笑着说了些叫她放心的话,并且回吻了她。

  每当结婚纪念日,他们都要互送些小礼物。今年,他们结婚四周年了。

  "你今天采访什么?"他问。

  "早上在办公室开会,下午去采访一一九,可能要随他们的车出勤。"她答。

  "一定很有趣。"

  应该会很有趣!他一直羡慕晓玲的记者工作,可以四处跑,也可以接触许多特殊的人、物、事!不象他的工作,始终死板!

  不过,今天可并不死板!

  早上,他在办公室忙了个够,下午他告了假,溜到黄慧的小套房去了。他和黄慧约好的,每个月至少聚两次。不知男人是不是都爱婚外关系这调调?反正没什么不好嘛!他这样想,黄慧既不要名分,也不要钱。两人在精神上是谈得来的朋友,在肉体上也能相契相合,他心里可是相当得意相当满足的。象现在,黄慧和他双双泡在浴缸里洗鸳鸯澡,这一点晓玲就一直不喜欢。其实,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躺卧在热气氤氲的浴缸中,那一份惬意真叫人晕海淘……

  "我头晕!"黄慧说。

  晕!是,他也觉得晕!

  黄慧挣扎着起身,却几乎扑倒。他一惊!该不是……

  他愣眼瞧着窄狭浴室墙上的热水器,该不是……

  他也挣扎着起身,眼睛突然白蒙了起来;白蒙中望见黄慧赤裸的身形扑倒在卧床的电话机旁。

  她拨了电话键盘,她说着话。他听不见她说什么。他嚷着,却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

  他感觉自己赤裸的身子贴触到沁凉的磁砖。和磁砖一般样沁凉的,好象还有一个数字,那数字是,那数字是……

 

□ 作者:席慕容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