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的长春藤


读楚戈"散步的山峦"后记

  很早就听说有这么一个人。

  听说他在故宫博物院里作研究,对铜器还是什么别的写过几本大书,听说他原本是诗人,可又很爱画画。

  在版画家画廊里看过他的版图,在别人的诗集里看过他的钢笔插画,有时候他用楚戈的名字写些书评。在一些和艺术界有关的报导里,也常有他的名字出现,那时候别人会用他的本名,叫他袁德星,通常是在报导故宫博物院的新闻里。有时候。记者会在袁德星三个字下面加上一个括抓,里面注明这人就是诗人或者画家、或者艺评家楚戈。

  我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样子,但是,在我心里,已经为他作好了一幅画像。

  我想,在故宫博物院工作,应该是长身玉立,瘦削而穿着飘飘然的长衫的那一种。名字里有个德字,应该是比较严肃沉默,不苟言笑的那一种。写过那么几本有份量的大书。应该是和你应对时,以谦和来暗示他那位得骄傲的身分的那一种。笔名叫楚戈,应该是言谈锋利如刀的那一种。又写诗又画画,应该是随时都会和你冷冷地道别,随时都会自我封闭起来的那一种。

  在我的想象里,他甚至会长得比较黑,也许是他的名字给我的指示,也许是因为约略地知道,他早年当过兵,流过浪、吃过一些苦。

  所以,当三年以前,我在台北的春之艺廊看到他本人的时候,不禁有点愤怒,这个人怎么可以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呢!

  那天,朋友好心为我介绍:

  "来,楚戈来了,我带你去看他。"

  当时我正站在一幅楚戈所画的水墨画前面,我喜欢他那张画里空灵而又热情的境界,就很高兴地跟着朋友往画廊的入口处走过去了。

  我想,我可以接受他长得比较矮小的现实,我可以接受他没穿长衫都穿了功夫装一身短打的现实,我甚至也可以接受他热情的握手一点不含蓄一点也不严肃的现实;这些在初次见面的打击我还都可以接受。

  但是,在那天,在刚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我实在无法习惯他的笑容。

  那是很难形容,好象一个小孩子一样没有修饰没有提防的笑容,很天真、很快乐、很坦白的笑容。这样的表情我们通常只能在十五六岁少年的脸上见到,但是拿来放在一个应该已经有四十多岁的艺术家的脸上,实在让人无法习惯。

  我们之间只交谈了几句就结束了,我转身之后向朋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当时的心情:

  "这个人怎么那么爱笑?"

  而在今天,在三年之后的今天,在我翻读楚戈的诗画集"散步的山峦"之后的今天,我才明白,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少年兵士到一个学者一个艺术家的这条长长的路上,能够自我支撑、自我安慰和自我惕励的力量,恐怕也都是来自一颗天真的心和一幅天真的笑容了吧?

  诗人扬牧说楚戈是:"在现实的悲悯情调中高洁地维持着近乎稚气的乐天,化梦魇为嘲弄。"

  而楚戈自己说:"人家都看我无所谓的样子,实际是因为我太有所谓的关系。"在那样不设防的笑容后面,藏着多少苦涩的泪呢?

  虽说我们很多很多的人都受过战乱的影响,但是,这其间的遭遇仍然有很大的不同。五六岁时被父母抱在怀里的流浪其实并不算流浪,那十五六岁时就孑然一身跟着军旅飘荡的才是真正的漂泊啊!

  那个时代里的幼儿和少年只有几岁的差别而已,但是就因为这几岁的差别就注定了我们一生的命运。年纪小的因为跟着父母,所以无论是读书或是以后进入社会,总要比较容易一点,而那年纪稍长的,在十五六岁时就要独自面对他一生中最强烈的一次苦难了。

  我和楚戈相差大约有十岁,我和他的命运正是那幼儿和那少年的命运。十年的差别在今天看起来并不重要,而在当年,就是这个差别决定了他必须要离开家乡离开父母,从此独自一人面对整个世界的那种遭遇,都种往前走时令人害怕往回看时又令人心酸掉泪的遭遇啊!

  要怎样才能活下去呢?

  要怎样才能活下去呢?除了"卑微的番号"之外,要怎样才能让人明白他也是一个有梦有理想的生命呢?除了"行囊中的几本破书"之外,要怎样才能喂养那渴望求知到几乎疯狂的"饥饿的灵魂"呢?

  这其中的辛酸与苦涩是不可能完全记得或者完全说出来的了。相反的,楚戈除了在这本书的最后,在他那篇"古物出上记"里稍微透露了一些以外,在整本诗集里,他都只是用一种近乎嘲讽的口吻来诉说他的遭逢。好象保持"置身事外"的那种态度已经变在了他对抗痛苦的防身利器,使得他可以在别人无法靠近的角落里,保留着最后一丝的尊严。

   长春藤克服天生的限制
   它们用身体编结它们的恋
   它们的恋也就是它们的生命

  这是楚戈写给自己的诗,十几二十岁时的少年就象那长春藤一样:

   怀着悠长的梦
   用灵敏的听觉
   向青空爬行

  而在这少年的心里,一直有一种坚持,在极困顿极卑贱的境遇里也仍然不断地召唤着他,使他能够始终保有那纯真的欲望:

   怎样的天空,生长怎样的星球
   何等的心胸,出产何等欲望

  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年轻兵士到能书、能诗、能画、又学有专长的学者和艺术家,要走上这样一条曲折的长路真是需要一个我们无法想象的坚毅与沉稳的心胸啊!靠着这样的心胸,才可能出产这样的欲望,才能在这三十几年的时间里克服种种困难,努力充实,努力向自己也向世界证明——尽管一无依靠,一个少小就离家的孤苦少年也能实现他自己的梦和自己的理想,也能在知识和艺术的领域里有一场丰收。

  所以,我今天才明白,他有那样一副笑容应该是最自然的事了。他是有资格那样向人群微笑的,无论如何,这个世界虽然残酷了一点,但到底也回应了他的呼唤。虽然他的种种成就极大部份都要靠他自己的自修才能得来,可是这个世界最后也并没有让他失望啊!

  不是吗?正如他自己说的:

  "有些人经过过苦日子、经历过大灾难,就害怕那日子再降临,而我却持相反的看法:反正那样的日子都能过来,世界又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是的,这个世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颗犹疑徬徨不肯坚持的心,或者是那千万个为自己的不肯进取所找出来的借口。

  楚戈的故事,不!我应该说楚戈亲身的遭遇,在很多境遇困苦的少年心中,似乎是一则遥远的神话。可是,如果你们知道这是一则千真万确的神话,就发生在这个时代,就在我们身边的一则神话。一个十八岁瘦小、肮脏邋遢的二等兵,在车床组当学徒被人起了一个"油渣"诨名的那个孤苦少年就是今天的楚戈。当年那双起着厚厚的茧,手指僵硬,无法握筷子更无法提笔的手,现在却被别人称做诗画双绝,在鉴定古物方面更是绝对的权威。如果,如果你能看到这-双手,或者,如果你能看到由这一双手所创作出来的作品,那么,你就应该相信,这个世界并不可怕,如果你肯坚持,它必定不会让你失望。

  当然,再怎样坚持的心,也是有着弱点的,在某些方面,有时候几乎会脆弱得不堪-击,就连站在-条普通的柏油路上,也会忽然间想起那一条往日的路:

   藏在记忆里的
   一条石板路
   常常会从听道深处
   歌唱起来
   有时是牛蹄的节奏
   有时是木屐蛩音
   一一呈现在那挑担的形象中
   很久以前,我从这里
   走向了地平线
   如今迷失在柏油路上
   不得回头

  那种怎样也消灭不了的怅惘,随时随地就会袭来。在这个时候,诗人解下了他一贯的防身利器,在这个时候,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了,他反而不断地描述:

   将夜,未夜的
   那时
   在喷雾般麻点的景色里
   常常坐在晒谷场的板凳上
   守候
   第一颗星
   曾经守候
   第一颗星的晒谷场
   在喷雾一般的景色里
   麻点渐浓
   记忆更淡
   将夜未夜的
   此时
   只剩下一条
   清冷的板凳 镌刻在
   记忆中

  用文字也无法描摹出来的乡愁,他就用画笔来让它更凸显,在整整半页的空白上,是那一条清冷的板凳。房屋、天空、星辰和月亮都拥挤在左上方那个小小的角落里,因此,右下方的晒谷场显得特别大特别空旷,那一条板凳的投影也显得特别的长。所有的思念,都寄托在那一片空漠清冷刚刚升起的月光里了,在那将夜未夜的时刻,曾经坐着守候一颗星的少年如何能揣想到他将会经历的风霜和优伤呢?

  因此,在这么多年之后,能用画笔在纸上再现那记忆里清冷的板凳,对楚戈来说,也是一种尖锐的痛苦和一种尖锐的快乐了吧?

  不管是痛苦或者快乐,他都不断地用画来反覆,这里用彩墨在宣纸上轻轻点染,那边用单纯的线条一笔带过。有时候,他无视于绘画的规则与技巧,几乎到了要令人生气的地步,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一个不重视自己作品的艺术家,他的种种行为有时候实在无法原谅。

  他会用一些古怪的破碎的纸张,画一些好得不得了的钢笔素描,刚给你看完之后可能就会找不到了,找到的时候也许已经被撕破了。而在他每一张费尽心血画出来的水墨画上,一定会有至少一处的污迹和墨点,他的朋友都说,鉴定楚戈作品的真伪有一个方法最好用,那就是凡是干净没有污迹的作品一定都是假的!

  当然,如果你能面对他完成的作品,你也就不会太在乎那些污迹了。楚戈的画实在有它动人之处,他和一般象我们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画画的人很不相同。

  对他来说,画笔就是他的思想,平铺在画笔下面那一张纸就是他的心。当他想说话的时候,他就拿起笔来沾饱了墨,在雪白柔软的宣纸上画出一些他自己也不太能控制和解释的图象出来。因为没有学过什么规矩所以反而能够没有什么顾虑,又因为没有什么技巧结果有时候反而会得到一些很诚恳的效果来。他的世界虽然因为没能在适当的时候得到过适当的训练,所以偶尔会显得不够坚实,但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他那颗热情的心,所以常会有神来之笔,如江河浩瀚,一挥而就,全无束缚和多余的心机。

  此刻,在细读了他的"散步的山峦"之后,我不知道楚戈为什么一直要强调他是一个生性疎懒而且又不爱守信用的人?我不相信,能够把自己锻炼成这样坚韧又这样精致、这样认真又这样淡泊的楚戈,我不能相信他在艺术创作的生活上是没有用过全力的。

  也许,在他来说,也许有一个更高的理想,象所有的艺术家一样,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来达到那个理想,正如他在"清晨"那一首散文诗里所说的:

   ——要是群鸟犹在梦中,我有把握将一条幽径走醒,因我的步履,一一印入前人在此行径的足痕。

  因此,"疎懒"也罢,"不爱守信用"也罢,或许都是他为了能够全心全力投入创作生活的一些手段罢了。在今天,三十多年以后的今天,楚戈远远地回头招呼那个瘦小孤独的少年,柔声地告诉他,不要害怕,你看:

   ——尝尽所有的漆黑与苦涩之后,才知道翻腾的溪流,正是群山封存已久的歌唱。

  在整本书里,我们都会不断地听到一颗炽热的心在向生命呼唤,我们也会感觉得出艺术家那诚挚的欲望和他天真的笑容。

  他那几十年来不曾褪色的没有修饰也没有提防的笑容。我们也会不自禁地向他微笑起来。

 

□ 作者:席慕容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