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悬崖菊


  所有的成人 最后
  都不得不刺上文身


  结绳纪事
    有些心情,一如那远古的初民

  绳结一个又一个的好好系起
  这样 就可以
  独自在暗夜的洞穴里
  反复触摸 回溯
  那些对我曾经非常重要的线索

  落日之前 才忽然发现
  我与初民之间的相同
  清晨时为你打上的那一个结
  到了此刻 仍然
  温柔地横梗在
  因为生活而逐渐粗糙了的心中


  山樱

  当春来
  当芳香依序释放

  走过山樱树下
  有些遥远和禁锢着的
  梦境 就会
  重新来临

  诸如那些
  未曾说出的话语
  未曾实现的许诺

  在极浅极浅的颜色里
  流动着 一种
  无处可以放置的心情


  雨夜

  在这样冷的下着雨的晚上
  在这样暗的长街的转角

  总有人迎面撑着一把
  黑色的旧伞 匆匆走过
  雨水把把的背影洗得泛白

  恍如岁月 斜织成
  一页又一页灰蒙的诗句

  总觉得你还在什么地方静静等待着我
  在每一条泥泞长街的转角
  我不得不逐渐放慢了脚步

  回顾 向雨丝的深处


  难题

  我的难题是 在一生里
  如何保有一种
  如水又如酒的记忆

  在多年后那些相似的夜晚里
  如何能细细重述此刻的风
  此刻的云 和此刻芳草丛中
  溪涧奔流的声音
  在向过往举杯的时候
  如何能每次都微醺微醉
  并且容许自己
  在樽前 微微地落泪

  困难真的不在这无缘的一世

  我的难题是 挥别之后
  如何能永远以一种
  冰般冷静又火般热烈的心情
  对你


  迷航

  多年前的心事都已在海底
  如触礁时就被慌张掷下的锚
  请你切莫再来探寻 切莫
  在千年之后
  再来苦苦追问触礁的原因

  所有的痕迹都已被湮灭
  所有的线索也早已锈蚀
  仍旧停留在最后一页的
  只有那一本航海日志

  年轻的我 在弃船之前
  曾含泪写下
  "今夜月华如练……"


  悬崖菊

  如雪般白
  似火般烈

  蜿蜓伸展到最深最深的谷底

  我那隐藏着的愿望啊
  是秋日里最后一丛盛开的

  悬崖菊


  成长的定义

  如果 如果再遇见你
  我还有什么可以给你了呢

  一切都已在禁止之列
  生命严格如阶梯
  一层有一层的符号和标记
  (纵然在夜里 如海潮般
  涌来的都是牵扯的记忆)
  所有的成人 最后
  都不得不刺上文身

  如果 如果再遇见你
  我会羞惭地流泪
  (也许是因为知道
  你仍然会急着要原谅我)
  为那荒芜了的岁月
  为我的终于无法坚持
  为所有终于枯萎了的蔷薇

 

□ 作者:席慕容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