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良夜


  风沙来前 我为你
  曾经那样深深埋下的线索
  风沙过后 为什么
  总会有些重要的细节被你遗漏


  菖蒲花

  我曾经多么希望能够遇见你
  但是不可以
  在那样荒凉寂静的沙洲上
  当天色转暗 风转冷 当我们
  所有的思维与动作都逐渐迟钝
  那将是怎样的一种黄昏

  而此刻菖蒲花还正随意绽放
  这里那里到处丛生不已
  悍然向周遭的世界
  展示她的激情 她那小小的心
  从纯白到蓝紫
  仿佛在说着我一生向往的故事

  请让花的灵魂死在高枝之前
  让我 暂时逗留在
  时光从爱怜转换到暴虐之间
  这样的转换差别极微极细
  也因此而极其锋利

  尤其是 我曾经
  我曾经多么希望能够遇见你


  誓言
    我将终生用一种温柔的心情
    来守口如瓶


  今生已矣 且将
  所有无法形容的渴望与企盼
  凝聚成一粒孤独的种子
  播在来世

  让时光逝去最简单的方法
  就是让白日与黑夜
  反复地出现

  让我长成一株 静默的树
  就是在如水的月夜里
  也能坚持着 不发一言


  

  我喜欢出发 喜欢离开
  喜欢一生中都能有新的梦想
  千山万水 随意行去
  不管星辰指引的是什么方向

  我喜欢停留 喜欢长久
  喜欢在园里种下千棵果树
  静待冬雷夏雨 春华秋实
  喜欢生命里只有单纯的盼望
  只有一种安定和缓慢的成长

  我喜欢岁月漂洗过后的颜色
  喜欢那没有唱出来的歌

  我喜欢在夜里写一首长诗
  然后再来在这清凉的早上
  逐行逐段地检视
  慢慢删去
  每一个与你有着关联的字


  酒的解释(两章)

   佳酿

  要多少次春日的雨 多少次
  旷野的风 多少 空芜的期盼与
  等待 才能
  幻化而出我今夜在灯下的面容

  如果你欢喜 请饮我
  一如月色吮饮着潮汐
  我原是为你而准备的佳酿
  请把我饮尽吧 我是那一杯
  波涛微微起伏的海洋

  紧密的封闭里才能满贮芳香
  琥珀的光泽起因于一种
  极深极久的埋藏
  举杯的人啊为什么还要迟疑
  你不可能无所察觉
  请 请把我饮尽吧
  我是你想要拥有的一切真实
  想要寻求的 一切幻象

  我是 你心中
  从来没有停息过的那份渴望

   新醅

  假若 你待我
  如一杯失败了的
  新醅

  让燃烧着的记忆从此冷却
  让那光华灿烂的憧憬从此幻灭
  我也没有什么好怨恨的
  这世间多的是
  被弃置的命运 被弃置的心

  在酿造的过程里 其实
  没有什么是我自己可以把握的
  包括温度与湿度
  包括幸福


  良夜

  在黑色的森林里 终于发现
  你竟然是我投奔时唯一的去处

  沿着蔓生的蕨类 让我
  寻找那在什么地方正轻轻流动着的
  泉水
  (啊!良夜如此美好。你说:
   请来静静憩息在我怀中,
   不许流泪也不许吵闹。)

  即或今夜的山林是这般漆黑
  我依然能感觉到你宽广的胸怀
  逐渐靠近 在黑暗里
  将我完全覆盖 将我慢慢拥紧
  良夜如此美好
  在盘生错节的枝柯之外
  月色离我只有咫尺之遥

  虽说世间一切都有时限
  是什么令我舍弃不下
  这许多零乱而又阴暗的牵连
  良夜如此美好 为什么
  总离我有咫尺之遥

  那月色是始终都在场的
  也在一切的传说里 当然
  还有那些蔓生的蕨类
  还有那正在我心里什么地方
  轻轻流动着的泉水

  啊 良夜如此美好
  即或总是咫尺天涯
  即或总是极短极短的刹那


  历史博物馆
    人的一生,也可以像
    一座博物馆吗?

   

  最起初 只有那一轮山月
  和极冷极暗记忆里的洞穴

  然后你微笑着向我走来
  在清凉的早上 浮云散开

  既然我该循路前去迎你
  请让我们在水草丰美的地方定居
  我会学着在甲骨上卜凶吉
  并且把爱与信仰 都烧进
  有着水纹云纹的彩陶里

  那时候 所有的故事
  都开始在一条芳香的河边
  涉江而过 芙蓉千朵
  诗也简单 心也简单

   

  雁鸟急飞 季节变易
  沿着河流我慢慢向南寻去
  曾刻过木质观音浑圆的手
  也曾细雕过 一座
  隋朝石佛微笑的唇

  迸飞的碎粹之后 逐渐呈现
  那心中最亲爱与最熟悉的轮廓
  在巨大阴冷的石窟里
  我是谦卑无怨的工匠
  生生世世 反复描摹

   

  可是 究竟是哪里有了差错
  为什么 在千世的轮回里
  我总是与盼望着的时刻擦肩而过
  风沙来前 我为你
  曾经那样深深埋下的线索
  风沙过后 为什么
  总会有些重要的细节被你遗漏

  归路难求 且在月明的夜里
  含泪为你斟上一杯葡萄美酒
  然后再急拔琵琶 催你上马
  知道再相遇又已是一世
  那时候 曾经水草丰美的世界
  早已进入神话 只剩下
  枯萎的红柳和白杨 万里黄沙

   

  去又复返 仿佛
  总有潮音在暗夜里呼唤
  胸臆间满是不可解的温柔需求
  用五色丝线绣不完的春日
  越离越远 云层越积越厚
  我斑驳的心啊
  在传说与传说之间缓缓游走

   

  今生重来与你相逢
  你在柜外 我已在柜中

  隔着一片冰冷的玻璃
  我热切地等待着你的来临

  在错愕间 你似乎听到一些声音
  当然你绝不可能相信

  你当然绝不可能相信
  这所有的绢 所有的帛
  所有的三彩和泥塑
  这柜中所有的刻工和雕纹啊
  都是我给你的爱 都是
  我历经千劫百难不死的灵魂

   

  在暮色里你漠然转身渐行渐远
  长廊寂寂 诸神静默
  我终于成木成石 一如前世
  廊外 仍有千朵芙蓉
  淡淡地开在水中

  浅紫 柔粉
  还有那雪样的白
  像一幅佚名的宋画
  在时光里慢慢点染 慢慢湮开

 

□ 作者:席慕容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