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漂泊的湖


  仿佛错误已经铸成
  却没有人承认
  这就是我所能拥有的
  整整的一生

  交易

  他们告诉我 唐朝的时候
  一匹北方的马匹换四十匹绢

  我今天空有四十年的时光
  要向谁去
  要向谁去换回那一片
  北方的 草原

  乌里雅苏台

  ——为什么我永远不能在二十岁的一个夏日微笑着刚好路过这个城市?

  三杯酒后 翻开书来
  "乌里雅苏台的意思 就是
  多杨柳的地方"
  父亲解释过后的地名就添了一种
  温暖的芳香

  早年从张家口带一封信到新疆伊犁
  这里是一定要经过的
  三音诺颜汗的首邑
  杨柳枝在夏日织成深深浅浅的
  陷阱 缠绕过多少旅人的心

  父亲 为什么我不能
  让一切重新开始 那时柳色青青
  整个世界还藏着许多新鲜的明日
  还藏着许多许多
  未知的 故事

  祖训

  ——成吉思可汗:"不要因路远而踌躇,只要去,就必到达。"

  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吧
  不许流泪 不许回头
  在英雄的传记里 我们
  从来不说他的软弱和忧愁

  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吧
  在风沙的路上
  要护住心中那点燃着的盼望
  若是遇到族人聚居的地方
  就当作是家乡

  要这样去告诉孩子们的孩子
  从斡难河美丽母亲的源头
  一直走过来的我们啊
  走得再远也从来不会
  真正离开那青碧青碧的草原

  唐努乌梁海

  远远远远地高过海面
  高原上安静躺卧着的
  象菊花一般清澈的湖水啊
  萨彦岭下是我们失落了的
  库苏古泊

  被别人取走了的金银
  我们会唤叫着去夺了回来
  被别人取走了的马匹
  我们会骑上更快的马
  再去抢了回来

  被别人轻易取走了的唐努乌梁海啊
  怎么从来没听说有哪一个子孙曾经
  为她流下过一滴泪来?

  高速公路的下午

  路是河流
  速度是喧哗
  我的车是一支孤独的箭
  射向猎猎的风沙
  (他们说这高气压是从内蒙古来的)

  衬着骄阳 顺着青草的呼吸
  吹过了几许韶华
  吹过了关山万里
  (用九十公里的速度能追得上吗)
  只为在这转角处与我相遇使我屏息

  呼唤着风沙的来处我的故乡
  遂在疾驰的车中泪满衣裳

  出塞曲

  请为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遗忘了的古老言语
  请用美丽的颤音轻轻呼唤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长城外才有的清香
  谁说出塞子歌的调子都太悲凉
  如果你不爱听
  那是因为歌中没有你的渴望

  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
  想着草原千里闪着金光
  想着风沙呼啸过大漠
  想着黄河岸啊 阴山旁
  英雄骑马啊 骑马归故乡

  命运

  海月深深
  我窒息于湛蓝的乡愁里
  雏菊有一种梦中的白
  而塞外
  正芳草离离

  我原该在山坡上牧羊
  我爱的男儿骑着马来时
  会看见我的红裙飘扬
  飘扬 今夜扬起的是
  欧洲的雾
  我迷失在灰黯的巷弄里
  而塞外
  芳草正离离

  隐痛

  我不是只有 只有
  对你的记忆
  你要知道
  还有好多好多的线索
  在我心底

  可是 有些我不能碰
  一碰就是一次
  锥心的疼痛

  于是
  月亮出来的时候
  只好揣想你
  微笑的模样
  却绝不敢 绝不敢
  揣想 它 如何照我
  塞外家乡

  长城谣

  尽管城上城下争战了一部历史
  尽管夺了焉支又还了焉支
  多少个隘口有多少次的悲欢啊
  你永远是个无情的建筑
  蹲踞在荒莽的山巅
  冷眼看人间恩怨

  为什么唱你时总不能成声
  写你不能成篇
  而一提起你便有烈火焚起
  火中有你万里的躯体
  有你千年的面容
  有你的云 你的树 你的风

  敕勒川 阴山下
  今宵月色应如水
  而黄河今夜仍然要从你身旁流过
  流进我不眠的梦中

  乡愁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离别后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狂风沙

  风沙的来处有一个名字
  父亲说儿啊那就是你的故乡
  长城外草原千里万里
  母亲说儿啊名字只有一个记忆

  风沙起时 乡心就起
  风水落时 乡心却无处停息
  寻觅的云啊流浪的鹰
  我的挥手不只是为了呼唤
  请让我与你们为侣 划遍长空
  飞向那历历的关山

  一个从没见过的地方竟是故乡
  所有的知识只有一个名字
  在灰暗的城市里我找不到方向
  父亲啊母亲
  那名字是我心中的刺

  新泉

  凝神静听
  那钟声正穿过深暗丛林
  穿过泥泞的昨夜 穿过
  我们亲手将它植满荆棘的岁月

  仿佛 是生命里
  最沉静的时刻 有所领悟
  有所盼望 在揭晓之前
  正聚集成一种新鲜的形象

  那么 请原谅我不想去注意
  阴影里你的悲伤和迟疑
  即或是你终于流下了泪
  我也要 把它看做是
  雪融之后从高山上流下的泉水

  盐漂湖草

  总是在寻找归属的位置
  虽然
  漂浮一直是我的名字

  我依然渴望
  一点点的牵连
  一点点的默许
  一块可以彼此靠近的土地

  让我生
  让我死 同时
  在这之间
  在迎风的岩礁上
  让我用爱来繁殖

  玛瑙湖

  没有理由 除非是
  为了引诱你回头
  才以这最后的荒旱枯竭的结局
  向你显露出 那一直深藏在
  我胸怀间的美丽的记忆

  当温柔与壮烈同是一个女子的性格
  从此 就别无抉择
  这是湖泊最后的愿望
  是我整个一生的孤注一掷

  请尽情捡拾吧
  现在也不能说是太迟 毕竟
  你终于知道了我的心事

    ——蒙古高原上一处人迹罕至的湖泊"琪格诺尔"近
    日突然干涸,才发现湖底铺满了玛瑙宝石。

  海鸥

  刚刚出发的白鸟
  在明净的天色中划出弧线
  激动的心啊 并不能知道
  前路上的风暴
  并不能躲避 阴云密布
  那些急急向着命运逼近的
  十面埋伏

  

  执笔有时只是一种清凉的欲望
  无关悔恨 更无关悲伤

  我只是想再次行过幽径 静静探视
  那在极远极暗的林间轻啄着伤口的
  鹰
  当山空月明 当一切都已澄净

  美丽新世界

  那逐渐成形的习惯 都是墙吗
  那么 那日夜累积起来的禁忌
  就都是网了

  我们终于得以和一切隔离
  诸如忧伤喜悦以及种种有害无益的情绪
  从此 在心中纵横交错的
  都是光亮的轨道
  河川无菌 血液也一样

  即使你终于出现 也无从改变
  在等待中消失了的那些
  已经不能再描绘所有的细节
  在一无杂树的林间
  一无杂念的午后 即使
  你说出了你的名字
  即使你胸怀间还留有前生的烙印
  我也再无从回答 无从辨识

  漂泊的湖

  ——罗布泊记

  楼兰已毁 尽管
  那里曾经有过多少难舍的爱
  多少细细堆砌而成的我们
  难舍的繁华
  当你执意要做善变的河流
  我就只能
  成为那迁移无定的湖了
  而我并没有忘记 每个月夜
  我都在月光下记录着水文的痕迹
  为的是好在千年之后
  重回原处 等你

  岸边

  沿着岸边 我已经
  留下了许多线索
  让你 慢慢寻觅
  生命本来就是
  渐行渐远的涟漪到了最后
  也只剩下一些淡淡的盼望
  总想着 也许
  真的会有那么一天
  我们微笑着各自走过 然后
  在清晨沾满了露水的草原上
  相遇

  后记

  藏在童年 藏在模糊的黄昏
  藏在逐渐远去的记忆里
  有些什么 零乱而又散漫
  正从路的尽头低声向我呼唤
  仿佛错误已经铸成
  却没有人肯承认
  这就是我所能拥有的整整的一生
  以一种多么奇怪的方式进行
  在温暖而又甜蜜
  却一直认作是异乡的夜里
  流泪转述着那些听来的故事
  从陌生的故乡 从冰寒的历史

 

□ 作者:席慕容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