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与地理】

轮廓像一匹侧踞的海? 岬头那一座怪岩的背後
如果我一直走向前
就是错落的澎湖了吗?
再过来,挡在那块小石矶後
该是厦门呢,还是汕头?
——都不过是到台北的距离
如果,这四方红楼的文学院
面海的排窗是西南偏西
那一艘舷影迷幻的货船
是正对着呢,还是斜对着香港?
而那麽壮烈的霞光啊
早已成灰的越南,再烧一次吗?
疑惑的望眼镜来回梭巡
——双筒的圆镜,七点五倍
那是向一位同事借来
准备今晚寻哈雷彗星
大地多碍而太空无阻
对这些梦与地理之间的问题
镜中千叠的远浪尽处
一根水平线若有若无
是海全部的答覆


□ 版权所有——余光中

东子点网-用心创页,沟通你我 DongZ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