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你的泪打湿的是我的眼睛

那还是我在医院理等待角膜的日子,有一天,我在医院的花园里被台阶闪了一下,突然觉得有个人扶住了我。“你没事吧?”“这是一个很温柔的男孩的声音,我闻到他身上一股淡淡的来苏水味儿。我想,他一定也在医院理呆了不少的日子。
后来,我们经常在医院的花园里相遇。他说他叫小伟,他喜欢给我讲他的故事。他声音温柔而飘忽,但又像使尽了全身的气力。
有一天,我们依旧在花园里散步,我忽然闻到一股清香。我问小伟:“清香是从哪儿来的?”他拉我的手,来到了一棵花树旁,让我去闻花香,我低下头闻了闻,便问:“小伟,这花是什么样子的?”他半天不见吭声。后来,他悠悠地说:“你现在能闻到它的香味,总有一天,你也会看见它的颜色。
几天后,妈妈告诉我,医院里终于有眼角膜可以移植了。我心里既高兴又害怕。小伟为了消除我手术前的紧张,把我带到了网球场,给我讲了他对体育的爱好,没住院前,他还是校队的篮球主力呢!听着他的话,我情不自禁在想象他的样子:健康、帅气,我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美丽的梦……
风轻轻穿过走廊,他牵着我的手,边走边说:“然然,你的眼睛能看见东西的时候,会永远记得我吗?”“当然会啊,能看见东西的时候,除了妈妈,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你,我要看看你的样子,还要你带我去打网球,是你答应我的。你怎么问这个问题呢,你要出院吗?”“不是,随便说说的,手术前不要紧张,好了,回去休息吧。”不知怎么的,忽然有种隐隐的不安。
“小伟,我……我能在手术前摸摸你的脸吗?那样我就可以想象你的样子进手术室,也许我就不会害怕。”小伟握着我的手:他很瘦,颧骨、鼻梁很高。“我很丑吧?”听的出来,他尽量使自己的语气轻松一点,我笑着摇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丑,什么是美。小伟对我好,他一定不丑。
当纱布一圈圈地解下来,我的心怦怦直跳,妈妈与医生鼓励我睁开眼睛,但我仍怕希望过后的失望,此时,我想起了小伟的声音,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先是模糊,渐渐变的清晰了,我看到了,看到了:我看到一张妇女的脸,那是妈妈。那个温和的声音又响起来,我急切的问妈妈,“小伟怎么没来?”妈妈没有回答,妈妈旁边的一位中年妇女却呜呜大哭起来。
“然然,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其实,在没有认识你之前,我很消沉。就在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医院的诊断书宣判了我的死刑。此后,我每天都在花园里,看着生机勃勃的草木,心内便升起一丝隐隐的痛。
直到那天,你的沉静打动了我,一个失明的人处事是那么的谈然,最重要的是,从那天开始,我不再是个等待死亡的人,属于我最后的日子里,我的欢乐和痛苦却有你和我一块儿分享。我决定吧我的眼角膜捐献给你。
然然,看到这儿,你别哭,你如果哭了,打湿的可是我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