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下 27 度


  苏的手很凉,可能是恐惧所以她并没有感到她的指甲已深深嵌入我的肌肤。看不到伤痕,几条细细的血痕告诉自己是疼痛的。

  北方的温度逐渐在升高,一连几年都是暖冬,像今天这样刺骨的寒冷已显弥足珍贵了。玻璃窗把温暖与与寒冷隔离开。雪花一朵一朵随着风儿飘扬,没有方向,没有终点。。。。。。。。。

  感受来自室内的温度和苏的惶恐与不安。她说,她找不到一种力量来发泄心中的疼痛,也许她可以流血,让另一种疼来换取另一种真实的存在。我递给她一把水果刀,她瞪大眼睛望着我,我只是冷漠的看着苏。看她抖动的手接过我手中的刀。刀刃上闪耀着嗜血的光亮。我闭上眼睛听着苏光滑洁白的肌肤发出断裂的声音,温暖的蔷薇带着血液芬芳的气息瞬间盛开。。。

  苏跌坐在地板上,长长的黑发散乱的披在肩上,脸色苍白。她像一张揉碎了又被浸湿的纸,一阵风便可以消散。。。。。

  我为她止了血,紧紧拥她入我的怀中,感受她冰冷的身体在我怀中轻轻颤抖。

  上帝在夜晚赐予我们夜晚与星辰,以至让我们不要被黑夜迷惑,可以找到出口。今晚下着雪。所以看不见月亮与星辰,如果没有白茫茫的雪,我想我们会被黑暗吞噬在夜里。


  我轻轻吻着苏的长发,闻着来自她身体的芬芳。手指不着痕迹的拭去她面颊上温热的泪水。苏!也许我们谁也找不到出口,我出不去,你也一样。我们注定要被推进黑暗的夜里。而那双罪恶的手却是自己的。苏停止了啜泣。安静的望着玻璃窗外,她说,我没有悔恨,仅仅是一种痛,如果我尽力挽留,他会为我留下,但我不能。因为我对他的爱是一种永恒。。。。这不过是一种方式而已。。。。。

  我用力扯着她的伤口,我问她这是一种真实存在的方式还是一种永恒的提示。苏只是干笑着看着愈合不久的伤口重新迸裂,血液温暖的流淌着,灼烫着她冰冷的肌肤。

  我拉开窗子。让冷洌的寒风席卷室内的每一个角落。它像一把把锐利的刀子毫不留情的刺入我的骨髓。雪被风带入房间里,在雪花稍感温暖的时候便失去了再次飞舞的生命。苏附和风的呼啸声失控的笑着。我忽然想到那个冬天一个男孩牵着女孩的手,到处去寻找着希望,当他们摊开手心看着他们的希望时笑了,就这样握着彼此美丽的希望他们度过了7年。7年后,男孩大学毕业要去南方的城市时,男孩把他的希望还给了女孩,他说,他要的更多,不仅仅局限于此,是更多的。男孩离开的那天,女孩送了他几颗糖纸折成的星星希望男孩在夜里能找到回来的路途。女孩推开窗子,任风雪袭入,在寒冷中他们感受彼此来自肌肤饥渴的温暖,女孩像一片羽毛轻轻漂浮在月色星辰的夜里。


  苏光着脚踩着窗沿上。风掀起她的衣角,似乎尽力带她去远行。我笑着看着苏。然后关上窗子,背转过身去。靠在玻璃上想着天与地的距离,风与雪的距离,温暖与寒冷的距离。

  我不知道坠落与飞翔是不是一样有距离。女孩穿好衣服看着沉睡中的男孩,光着脚站在窗沿上,望着天空,风掀起衣角,似乎在引诱她一同飞行。雪花轻抚在脸庞上,化为闪亮的泪水。男孩在睡梦中忽然被惊醒,他叫住女孩。女孩淡淡的看着他,要求男孩一同站在窗子上,男孩答应了女孩,他站了上去看见女孩脸上斑斑点点的泪痕。女孩突然笑了。男孩带着女孩甜美的笑容和闪亮的泪珠儿一同卷入寒风中。27楼的距离听不到坠落的声音。只能看见飞翔的速度。


  天空突然有烟花盛开,也许快过年了,过了年这个冬天也就悄然远去。这一年我仍旧没有找到出口,却留住了希望。望着天空刹那盛开,刹那枯萎的花朵,在最后一瞬间,用它炙热,奔放的身体燃烧着宁静的冬夜。


  片片雪花飞落,零下27度结束冬雪飞翔的舞步




 
发布日期: [2003-08-20 11:48:30]
作者:冰凝

关闭本窗口



Copyright 2002 - 2003 WWW.DONGZI.NE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