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血的紫罗兰


  夜幕下的兰不在疲惫,她似乎专为夜而诞生,兰在夜间脱下虚伪的面具,不在去饰演自己设定的剧码,虽然对此疲惫,但许多人就是喜欢这样的兰,可兰讨厌这样的自己,就像从小讨厌蟑螂那样的执着.


  兰轻点手中的烟,任那丝丝缕缕的烟在指间划过,缠绕,上升,消散...她便有丝雀跃.回忆起当年的林林总总,似乎自己活在牢笼之中,努力挣脱束缚却发现怎么也无法释怀,无法放过自己,时时盘旋在脑海的仍是那双泪眼.


   '兰,对不起,我们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没想到事情会到了这个地步,我是你的好朋友,我真的不是存心要这件事发生的.兰原谅我好么?'丹伸出那双潮热的手去拉兰,兰挥掉她的手.用近似结冰的眼神,陌生的看着丹.过了好久,缓缓的问:'你不是有意的?鹏不是存心的?那我呢?是我存心有意的么?你告诉我,是我错了么?'说到这里兰颤抖的声音,冰冷的眼神露出一丝无助.丹慌张的眼神在不停的的闪烁,曾经像湖水一般清澈而今才发现闪烁中隐藏了一丝虚伪,一丝内疚,一丝懊悔.兰镇定下来,毫无生气的说道;'不用再找什么借口了,我听够了,我相信自己的感觉,没有什么再值得我去相信了我不要再看见你们了,你们就放过我吧'!说着,兰转身飞跑而去影子消失在淅淅的雨中.丹无奈的转过身向窗外的鹏望去,泪悄无声息的布满面庞,凄凄的对鹏说;'兰她好伤心,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你伤害了她,还有我,你设定的剧码,我帮你作到了,你可以说了么?到底是什么原因,我知道你还爱着兰.'丹蓄满泪水的眼睛含着一丝怒意.'鹏,为什么?'鹏专注的盯视丹许久有一些疲惫,有一些伤感和无奈'丹谢谢你,当初你帮我没有问我理由,也请你现在不要问,你永远是兰的好朋友,因为你没有背叛她,她恨的是我不是你,求你,不要问好么?'鹏的声音在发抖,丹失控的喊着'你好自私,你就这样没有理由,没有结果的耍我和丹到什么时候?我知道,你不用说了,你在利用我么?达到你喜新厌旧的目的,你好狠'丹向后退了几步,恨恨的望着鹏,鹏却欲言又止,终于鹏咬紧牙,点了点头.丹挥了鹏一个耳光,转身跑出房间,融入滂泊的雨中,一声刺耳的刹车,尖锐得似乎要刺伤鹏的耳朵,世界开始宁静,只有雨发出啪啪的声音,雨中慌忙躲雨的人群此刻也静止着,望着鲜红色的血被雨水冲淡,冲淡,无情的打在昏迷的丹的伤口上,丹没有动,没有了知觉,鹏搂紧丹,低语着,喊叫着,怒吼着.....只有救护车的悲鸣由远而近附和着....雨中又恢复了喧嚣只是雨更加的大了,打落一地花瓣,有一丝血的腥味,花的香味和着雨的冷酷在风中久久未曾散去.....

  兰接到丹的死讯是三年以后,在心底对鹏的怨恨就更多了一笔在知道丹死后,兰就疯狂的收集有关鹏 的一切,兰暗暗发誓她要不惜一切代价要鹏来偿还丹的生命和兰这几年的孤苦与心痛。

  “鹏继承了家族生意,在商场尔虞我诈中把家族生意发展的不错,只是接近三十岁的他从未交过女朋友,许多人都说鹏心里由个人,鹏在等她…….”

   兰看到这,点燃了一根烟,烟轻轻滑出唇角,“等待,丹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伪君子,你在等谁?为什么不去找她,哼,我要你失去一切!”兰疲惫的合上资料,让整个身体都靠向椅背,心理盘算着。

  夜凉如水,风轻淡的,似有若无地带着一丝丝紫罗兰的特有香味飘散着,鹏用手抚弄着花瓶中的紫罗兰,甚是小心,每一下都是那样轻柔带着无限的怜爱,可紧皱的眉头越来越重,云头遮住了明月,月光透过乌云把大地照得灰灰蒙蒙。“兰,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知道你还恨着我,可我…….“鹏重重的叹了口气,将花瓶推远了些,审视者瓶中的紫罗兰,坚毅的嘴角渐渐扬起,脑海里又浮现了兰快乐的笑脸。

  兰最近非常的忙、忙着利用一切关系让鹏破产,这一天兰收到一束紫罗兰,兰在花束中找到一封信,是鹏写的,兰的直觉告诉她看下去。


  “兰:你还好吗?我知道,你对当年的事还不肯原谅我,由其对丹的死,我也无法原谅自己。终于到了这一天了,也许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离开了这个我非常留恋的地方了当年当我知道我只能活三年是,我就崩溃了,你知道吗?兰,我最舍不得的就是你,可老天在愚弄我,给了我一切却在我拥有你时要剥夺我的性命,所以我恳求丹帮助我,迫使你离开我,你知道我有多麽的痛心和无奈吗?可为了让你得到幸福我只有这样做。可当你回来时我却没有看见你快乐,反尔看见你眼神中比当年更深的怨恨,我才发觉自己错的离谱,我更痛恨自己,让丹丧失了性命,让你丧失了幸福,我再多的懊悔也无法挽回这一切了。
我只希望,兰你一定不要辜负了我和丹做这麽多的努力和我们的心意。要活的开心一些,有一天当你找到幸福时,我会在天上祝福你的,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请允许我自私吧!“兰,我好想亲口对你说,‘我爱你’,这几年来没有一刻停止对你的想念。”兰,你不要恨我好吗?我知道现在千万句我爱你,也是那麽苍白无力,我这也不能给你什么了,我只能用一生的爱去浇灌我心中的紫罗兰,原谅我好吗?我不愿带这你的恨离开,你答应我,你要快乐!
我爱你,兰,可我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权利了!


  永远爱你:鹏

  兰看到这里已泪留满面,紧紧握住信的手颤抖不已,她开车到了鹏的家,却没有找到她,兰感觉到鹏的温度,一寸一寸在空中消散,兰心痛的昏到了。
在病房中,浓浓的药味中夹杂这淡淡的紫罗兰香味,似有似无,兰在昏倒中听到嘤嘤的啜泣声,随着声音,兰来到从未到过的地方,那里盛开着许许多多的花,可是在百花中却发现一株紫罗兰正在抽泣着它不停的抖着,直到抖落一地花瓣,花瓣上有一些斑斑的泪痕,不一会儿滴出一滴红色的血,就这样一滴一滴的垂着,直到兰惊悸的哭喊着:“不要”兰从梦中惊醒望着病房的窗外,窗外正薄雾似的下着细雨。

  萍走过来拉住兰的手:“兰,你怎么样了,没事吧!”摇摇头“兰,你要坚强些,鹏,他……..”兰定定地瞅着萍,看得萍有些害怕:“兰?”兰笑了笑,那笑容飘忽得似幻觉。“我知道他走了,他象当年那样又抛弃了我,萍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了。”说着兰便躺下合上了眼,安静的象个天使,嘴角还有那丝似有若无的笑,萍不放心的看了兰一眼,关了灯,走出了病房。

  今天夜晚有些微凉,星星如稚儿的眼睛般闪烁着无知与好奇,兰站在顶楼望向夜空,幽幽的说着:“鹏,为什么不让我分享你的痛苦,你总是在最需要我的时候抛弃我,这一次我不会甘心的,就让你这样抛下我了,你知道吗?没有你爱的守侯,今夜紫罗兰就会枯萎的,丹,对不起,因为我和鹏,让你早早的离开了人间,千万句对不起也是无法弥补的,你好吗?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孤零零的好凄苦,你见到鹏了吗?你们可以像伴,我呢?为什么要剩下我一个人呢?等等我好吗?我们今夜后又可以在一起了,我好期待哦?”

  兰笑了,笑的灿烂的如星繁,久违了的笑声,久违了的容颜,终于到了这一天。

  兰轻轻往下一纵,那一刹那有光芒闪过,是鹏和丹吗?兰闭上眼,任自己的灵魂飞舞在冰冷的、黑色的、变换的世界里尽情舞动,融入风中才发觉夜色中有一些妖艳的、纯真的、真实的东西在引诱着兰,不断的下坠、挣扎、渐渐失去力气,呼吸似有若无,一切在游离状态,兰化为一缕青烟,直接冲出夜幕,消失在空中…..

  今夏,被雨水洗涤后的紫罗兰开的特别娇艳


 
发布日期: [2003-08-20 12:03:30]
作者:冰凝

关闭本窗口



Copyright 2002 - 2003 WWW.DONGZI.NET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