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子点网>文学频道>挚爱诗歌>徐志摩名作欣赏
为要寻一个明星①


    我骑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向着黑夜里加鞭;——
      向着黑夜里加鞭,
    我跨着一匹拐腿的瞎马!

    我冲入这黑绵绵的昏夜,
      为要寻一颗明星;——
      为要寻一颗明星,
    我冲入这黑茫茫的荒野。

    累坏了,累坏了我胯下的牲口,
      那明星还不出现;——
      那明星还不出现,
    累坏了,累坏了马鞍上的身手。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荒野里倒着一只牲口,
      黑夜里躺着一具尸首。——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①曾编入《志摩的诗》。原载1924年12月1日《晨报六周年纪念增刊》。

    处在挣扎和战斗的历史境况中的现代中国作家,大多数人不是通过营造独立的艺术
世界来与外部现实中的黑暗、庸俗和守旧的生活世界相对抗,而是把社会内容、信息的
要求高悬于美学要求之上,总是想把广阔的生存现实和社会经验意识纳进艺术的内容之
中。与这种创作现象相对应的,则是形成了一种只重视内容形态而忽视美感的文学批评。
例如茅盾,他在论述徐志摩的诗歌的时候,就很不满意《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一类轻灵飘逸的抒情诗,认为“圆熟的外形,配着淡到几乎没有的内容”,不足取。这
种创作和批评潮流的直接后果之一,是影响了纯粹艺术品的产生。纯粹精美的抒情诗不
多,纯粹的抒情诗人更少。
    但徐志摩算得上是现代比较纯粹的抒情诗人,《为要寻一个明星》也是比较纯粹的
抒情诗之一。什么是比较纯粹的抒情诗?瓦雷里认为这类诗的追求是“探索词与词之间
的关系所产生的效果,或者说得确切一点,探索词与词之间的共鸣关系所产生的效果;
总之,这是对语言所支配的整个感觉领域的探索。”(《纯诗》)就是说,它不是直接
地承担我们这个生存世界的实在内容,而是探索语言所支配的整个感觉领域;既包容、
又超越;最终以一个独立的艺术与美学的秩序呈现在人们面前。
    不是现实世界的摹写,而是感觉领域的探索;不是粘恋,而是超越;不是理念与说
教,而是追求词与词关系间产生的情感共鸣和美感;——这就是我所理解的比较纯粹的
抒情诗,它的最终评判,是离开地面而飞腾起来。在这个意义上,徐志摩的《为要寻一
个明星》算得上是一首比较纯粹的诗。在这首诗里,拐腿的瞎马、骑手、明星、荒野、
天空、黑暗,这些具体的意象全不指向实在的生活内容。凡非诗的语言总会在被理解后
就消失,被所指事物替代;但在这首诗里,情形恰恰相反,它使我们对言词本身保持着
持久的兴趣,在言词的经验之内留连。它让我们相信诗人真正钻进了语言,把握住词语
功能的生长性,到达了通常文字难以达到的境界,——让你感到词语与心灵之间融洽的
应和,让你体会灵魂悲凉而又美丽的挣扎。“为了寻一个明星”,这“明星”是什么?
意象的隐喻是不确定的。但你可以感受到它与寻求者之间的严峻关系,黑绵绵的昏夜是
对明星的一种严丝密缝的遮蔽,而执著的骑手却寻求它的敞亮,这中间隔着的是黑茫茫
的荒野,骑手的胯下却是匹拐腿的瞎马。想往和可能之间的紧张关系就这样构成了。至
于这种意象关系中的终极所指,人们去意会好了,根据自己的经验去“填充”好了:理
想,美,信仰或者爱情,甚至现代诗人的自况,等等,均无不可。它可囊括其中任何单
个的内容,但任何单个的释义却无法囊括,——诗已经从个别经验里飞腾、超越出来了。
这里是一种诗的抽象,建构成为一种人性经验的“空筐”,装得下丰富的人生表象。
    然而这究竟是一种诗的抽象,诗的凝聚和诗的创造,不似哲学把经验提炼为一句警
语,而是将感觉和经验转化为意象的创造和结构的营建。象诗中的意象非常具体、生动、
澄明一样,诗人组织了一个线条明晰(单纯洁净)的情节来作为诗的悲剧结构:向着黑
夜→冲入荒野→无望在荒野→倒毙在荒野。结尾写得最为出色,它象一幅震撼心灵的油
画: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荒野里倒着一只牲口,
      黑夜里躺着一具尸首。——
    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

    犹如基督受难图一般,以无声的安详表达殉难的壮美。那“天上透出的水晶似的光
明”,是对明星寻求者静穆庄严的祭奠,也是徐志摩作为浪漫主义诗人的标志。可贵的
是画面如此静穆,水晶似的光明只有天边的一抹,因而更显得神圣而又高贵!
    情节与纯粹的抒情诗通常是矛盾的。情节和事件象走路,要有起点、过程和终点,
而情感的抒发却象是跳舞,目的只是表现情感本身的价值和美,它的姿态、色调、质感
和律动。但这首诗处理得很好。看得出来,这里的“情节”不仅是根据经验和情感虚拟
的,为情感的展开与运动服务的,而且是内敛式的,象人体的骨骼,完全被血肉所充盈。
不仅如此,在演奏这种情感时,诗人采用了一种复沓变奏的曲谱式抒情手段;每段的演
奏方式大致相同,从一个意象出发、展开,又逆向回归这个起点。但每一个回归都同时
是一种加强和新的展开。这样,就使每一个词都在“关系场”中得到了可能的功能性敞
开,并让我们的经验和情感得到了充分的调动。
                                                      (王光明)
    ------------------

 


Copyright©2002-2003 DongZ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用心创页 沟通你我 .东子点网.===

QQ:4188504 todongzi@163.com


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