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上)


  失望,也是一种幸福嫉妒可以独立存在,
  但是爱,必然和嫉妒共存。
  正如失望在幸福里存在

  云生:

  一月六日的傍晚,我到了法兰克福。全球最盛大的布艺展览,明天就在这里举行。

  法兰克福的气温只有零下九度,漫天风雪。冒失的我,在雪地上滑倒了两次,好不容易才爬起来。

  因为滑倒的时候弄湿了头发,发梢竟然结了冰,冷得我直打哆嗦。

  我住在与展览馆隔了一条河的酒店,这边的酒店比较便宜。我住的酒店就在河畔,在房间里,可以看到雪落在河上。

  第一天,在展览馆里,我看到一幅来自印度的布,淡黄色棉布上,用人手绣上了一朵朵白色的雪花,手工很精巧。你知道雪花吗?这种外形有点像百合的雪白色的花,象征逆境中的希望。

  它是代表一月的花,而你是在一月出生的。

  在窗前挂上这样绣满雪花的布,那不是等于挂满了希望吗?那一年的十二月下旬,我到发廊把留了十年的长发剪掉。

  "太可惜了,头发已经留到背部。"我的发型师阿万说。

  阿万依我的意思把我的头发剪短,露出一双耳朵来。

  离开发廊时,我觉得整个人轻松得多了,长发,原来一直是我的负累。

  没有了长发,街上的寒风吹得我的脖子很冷,这一天的气温突然下降,只有七度,听说再晚上点,温度还会更低一些,我赶紧去买一座电暖炉。

  买电暖炉的人很多,货架上剩下最后一座,你跟我差不多同一时间看到这唯一的一座电暖炉。

  那天的你,穿着很多衣服,毛衣外面加了一件棉袄、棉袄外面又穿了一件毛衣,毛衣外面还加了一件厚绒外套,个子高大的你,看来弱不经风,不停地咳嗽。那一刻,我竟然对你动了慈悲之心。

  "你要吧。"我把电暖炉让给你。

  我不忍心跟一个这么虚弱的男人争夺一座电暖炉。

  "你要吧。"你竟然毫不领情。

  "还是你要吧。"我说。

  "你要吧。"你不肯接受我的好意,彷佛接受一个女人的好意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

  "那我不客气了。"我说。

  "你为什么不买一张电毯?"本着同情心,我向你提议。

  "谢谢你,盖上电毯,感觉好像坐在电椅上等候行刑。"你一边擤鼻涕一边认真地说。

  当然,世上最保暖的,是情人的体温。

  我开车从停车场出来,经过百货公司旁的露天咖啡座,隔着落地玻璃,刚好看到你正用一杯热烫烫的咖啡送药。我听人说,寂寞的人,感冒会拖得特别长,因为他自己也不想好。

  感冒本来就是一种很伤感的病。

  我把那座电暖炉拿回家里,电暖炉开着之后,室温提高了很多,但是因为干燥而令皮肤绷紧的感觉,并不好受,我在脸上涂了很多雪花膏,也在脖子上涂了一些。

  政文打电话回来,问我他的荷包有没有留在家里。

  "你等我一下。"

  我在床上找到他的荷包。

  "找到了。"我告诉他。

  他早已经挂线,他是个没耐性的人。

  我开车把荷包送去给他,他的职员说他出去了,好像是去吃东西,我把荷包放在他办公室里。

  就在那个时候,杜惠绚打电话给我。

  "你还不来?"

  "我已经在车上了。"我说。

  惠绚的日本烧鸟店明天就开幕,她是大股东,我是小股东。我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她说她的一切都应该有我的份儿,除了男人和遗产。

  惠绚的心愿是开餐厅,那么她可以天天坐在收银机前面数着花绿绿的钞票。

  一年前,我们结伴去鹿儿岛,在那里,我们爱上了流连烧鸟店。

  日本的烧鸟店,就是专卖烧鸡串的地方,一般都开在地窖里,面积很小,客人很拥挤,空气氤氲,在那个地方谈心,别有一番风味。

  回到香港以后,惠绚决定开一间烧鸟店。我们在湾仔星街找到一个地铺,那里从前是一间义大利餐厅,歇业后空置了大半年。

  我最喜欢餐厅有一个后园,坐在那里,可以看到天空。

  惠绚那笔资金,是她男朋友康兆亮替她付的,他是做生意的。

  我们的烧鸟店,店名叫"燃烧鸟",是我改的。爱是用来燃烧,而不是用来储存的。

  光尽而灭,这是我所追求的爱情,你会明白吗?我来到烧鸟店,装修工人还在作最后冲刺。

  惠绚见到我,吓了一跳,问我:

  "你为什么把头发剪短?"

  "觉得闷嘛。"我说。

  "人家会以为你失恋呢,失恋女人才会把头发剪得那么短。"

  "不好看吗?"

  她仔细地打量我,问我:"脖子不觉得冷吗?"

  "以后我可以每天用不同的丝巾。"我笑说。

  那天晚上,我们一直忙到凌晨五点多钟。

  回到家里,政文已经准备睡觉。

  "你用不着拿荷包给我,我只是叫你看看荷包是不是留在家里。"他说。

  "你没发觉我有什么不同吗?"我问他。

  他爬上床,望着我,问我:"你的头发呢?"

  "变走了!"我扮个鬼脸说,"是送给你的新年礼物,""干吗把头发剪掉?"他钻进被窝里问我。

  "喜欢吗?"

  "没什么分别。"他随手把灯关掉。

  "你没感觉的吗?那是一把你摸了八年的长发。"

  我觉得男人真是最不细心的动物。

  "告诉你,我今天赢了很多钱。"他得意洋洋地说。

  "你一向很少输。"我说。

  他在我脸上吻了一下,说:"睡吧。"

  "政文,我们在一起几年了?"

  "要结婚吗?"他问我。

  "会不会有一天,你对我,或者我对你,也不会再有感觉?"

  "不会的。"

  "你不会,还是我不会?"

  "你不会。我一向很少输的。"他说。

  "真的不要结婚?"他再问我一次。

  "为什么这样问我?"

  "女人都希望结婚,好像这样比较幸福。"他让我躺在他的手臂上。也许,我是幸福的。

  我们住的房子有一千九百多呎,在薄扶林道,只有两个人住,我觉得委实太大了。房子是政文三年前买的,钱是他付的,房契写上我和他的名字。政文说,房子是准备将来结婚用的。

  政文是一间股票行的高级职员。

  我开的欧洲轿车也是政文送给我的。

  每个月,他会自动存钱进我的户口,他说,那是生活费。

  他是个很慷慨的男人。

  花他的钱,我觉得很腐败,有时候,又觉得挺幸福。

  政文比我大十年,他是我第一个男朋友。

  他觉得照顾我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而我,也曾经相信,爱他,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我有这个责任。

  已经够幸福了,我不认为要结婚才够完美。

  也许觉得太幸福了,所以我把头发变走。

  第二天醒来,我觉得浑身不舒服,好像是感冒,一定是买电暖炉时跟你靠得太近,给你传染了。

  没有任何亲密接触,连接吻都没有,竟然给你传染了,害得我躺在床上无法起来。你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竟然是滤过性病毒。

  下午四点半钟,惠绚打电话来催促我。

  "你还没有起床吗?开幕酒会五点钟就开始了,大家都在等你。"

  "我好像感冒。"我说。

  "给杨政文传染的吗?"

  "不,不是他。"

  开幕酒会上,惠绚打扮得很漂亮,她打扮起来,挺迷人的。政文和康兆亮是中学同学,很谈得来,我是先认识康兆亮才认识惠绚的。那时惠绚刚刚跟康兆亮一起,康兆亮带她出来跟我们见面,我没想到她会留在康兆亮身边五年。

  康兆亮是个用情不专的男人,我从没见过有一个女人可以跟他一起超过一年。

  他可以给女人一切,除了婚姻和忠诚。

  惠绚彷佛偏要从他手上拿到这两样他不肯给的东西。

  徐铭石也来了。

  我的正职是经营一间布艺店,徐铭石是我的伙伴。

  除了惠绚,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徐铭石油一个要好的女朋友周清容,她是外展社工。他们的感情一向很好,但是去年冬天,他们突然分手。

  分手的原因,徐铭石一直守口如瓶,每当我想从他口中探听,他总是说:"逝去的感情,再谈论也没意思。"

  他一向是个开朗的人,唯独分手这件事,他显得很神秘。

  这一次分手也许是他一个永不愈合的伤口。

  自此以后,我也没见过周清容,从前,她有空的时候,时常买午餐来给我和徐铭石。

  "你的新发型很好看。"徐铭石说。

  "谢谢你,你是第一个称赞我的人。"

  他摸摸自己的脖子,问我:"这个地方不觉得冷吗?"

  我的脖子一定是很长了,不然不会这么多人关心我的脖子。

  离开烧鸟店之后,我在时装店买了一条围巾。

  那是一张很大的棉质围巾,黑色底配上暗红色玫瑰,可以包着脖子和整个肩膊。

  我的脖子果然和暖了许多。

  回到家里,我开着电暖炉睡觉。我的头痛好像愈来愈厉害。

  第二天黄昏,头痛好像好了一点。

  我换过衣服回去烧鸟店,反正坐在家里也很无聊。

  出门的时候,突然下着微雨,我本来想不去了,但是开张第二天,就丢下惠绚一个人,好像说不过去。

  "你不知道有一个古老方法治感冒很有效的吗?"惠绚说。

  "什么方法?"

  "把你冰冷的脚掌贴在男人的小肚子上连续二十四小时,直至全身暖和。"

  "谁说的?"我骂她胡扯。

  "要是你喜欢的男人才行呀。"她强调。

  "你试过吗?"

  "我的身体很好,这五年也没有患过感冒。"

  "那你怎知道有效?"

  "我以前试过。"她自豪地说。

  那似乎是一个很美好的经验。

  没想到这一天晚上会再见到你。

  "欢迎光临。"我跟你说。

  你的感冒还没有好,你这个样子,根本不应该走到街上,把病菌传染给别人。

  你抬头望着我,似乎不记得我是谁。

  原来,我在你心里并没有留下任何印象,我真的不甘心,我长得不难看呀,你怎会对我一点印象也没有?"有没有到别的地方去买电暖炉?"我问你。

  "嗯?"

  你记起我了。

  "不需要了。"你说。

  "你怎么知道有这个地方的?我们昨天才开幕。"

  "这里是重新装修的吗?"你问我。

  "你以前来过吗?"

  你点点头。

  "这里以前是一间义大利餐厅,曾经很热闹的,后来歇业了,这里也丢空了大半年。"我说。

  我发现你的鼻子红通通的,是感冒的缘故吧?这一刻,才有机会看清楚你的容貌,你的头发浓密而凌乱,是一堆很愤怒的头发。胡子总是剃不干净似的,脸上有很多胡髭。

  惠绚来问我:"你认识他的吗?"

  "只见过一次,是买电暖炉时认识的。"

  "你好像跟他很熟。"

  从第一天开始,我就觉得跟你很熟,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是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

  你拿了一袋药丸,放在桌上。

  "要热水吗?"我问你。

  "不用了。"

  你用日本清酒来送药。

  "医生没告诉你,不该用酒来送药吗?"

  "我没有用酒来送药,我是用药来送酒。"你带着微笑狡辩。

  第二天,看完医生之后回到烧鸟店,我也照着你那样,用半瓶日本清酒来送药。

  你知道,药太苦了,不用酒来送,根本不想吞,尤其是咳嗽药水,味道怪怪的。

  把药吞下之后不久,我坐在烧鸟炉前面,视线愈来愈模糊,身体好像快要沉下去,只听到惠绚问我:"你怎么啦?"

  "我很想睡觉。"我依稀记得我这样回答她。

  惠绚、烧鸟师傅阿贡和女侍应田田合力把我扶下来。

  惠绚哭着说:"怎么办?"

  "叫救护车吧。"有人说。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是护士把我弄醒的。

  "医生来看你。"她说。

  我张开眼睛,看到一个穿着白袍,似曾相识的人,站在我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你问我。

  "苏盈。"我说。

  你用听诊器听我的心跳,又替我把脉。

  "你吃了什么?"你温柔地问我。

  "我用酒来送药,不,我用药来送酒。"我调皮地说。

  "你吃了什么药?"你一本正经地问我。

  "感冒药。"

  "吃了多少?"

  我还在想,护士已经抢先说:

  "你是不是自杀?"

  自杀?我失笑。

  "吃了多少颗感冒药?"你再一次问我。

  "四、五颗吧,还有咳嗽药水。"

  "没事的,让她在这里睡一会吧。"你跟护士说。

  "我想喝水。"我说。

  穿着白袍的你,轻袂飘飘地离开了我的床边,听不到我的呼唤。

  我在医院睡了很香甜的一觉,翌日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竟然也是你。

  你跟昨天一样,穿着白袍,这一次,你的面目清晰很多了。脸上带着微笑,鼻子不再红通通。

  你的名牌上写着:秦云生医生。

  "以后不要用药送酒了。"你一边写报告一边对我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来服药的。你可以出院了。"

  我真气,你是罪魁祸首呀。

  政文和惠绚来接我出院。

  "我昨天晚上来过,你睡着了。"政文说。

  "我昨天晚上睡得很好呀。"

  "你不是自杀吧?"

  没想到他一点也不了解我。

  "她那么怕痛,她才不敢自杀。"惠绚说。

  "原来那个人是医生吗?"惠绚问我。

  "他是个坏医生。"我说。

  教人用酒送药,还不是个坏医生吗?

  回到家里,我用水送服你开给我的感冒药,睡得天昏地暗,醒来的时候,整个人也舒服多了。

  我真笨,怎会听你的话用酒来送药?

  过了不久,你又来到烧鸟店。

  你总是喜欢坐在后园里。

  "你没事吧?"你问我。

  "没想到那天病得那么凄凉的人竟然是个医生。"我笑说。

  "医生也会病的,同样也会患上不治之症。"你说。

  "急诊室的工作是不是很刺激?"惠绚走过来问你。

  "从来没有一个脸上流着血的英俊的浪子,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美丽女子冲进急诊室来,说:'医生,你救救她!'"你笑着说。

  "电影都是这样的。"惠绚说。

  我站在旁边,没有开口,我也曾经做过这一种梦,梦中我为我的男人受了重伤,血流披面的他,抱着我冲进医院急诊室,力竭声嘶地恳求医生:"医生,你救救她!"

  那是地久天长的梦。

  死在情人的怀抱里。

  我没有告诉你,怕你笑我。

  在烧鸟店第三次见到你,是我去法兰克福的前夕。

  你一个人来,幽幽地坐在后园。

  "一个星期来三次,真不简单。"惠绚说。

  我曾一厢情愿地以为你为了我而来。

  "你一点也不像医生。"我说。

  "医生应该是一个样子的吗?"你说。

  "起码胡子该刮得干净一点,头发也不应该那么愤怒。"

  你默默地坐了一个晚上,你似乎又不是为我而来。

  "你明天还要去法兰克福,你先走吧。"惠绚说。

  我穿起大衣离开,街上有一个流动小贩正在售卖丝巾。

  他卖的丝巾,七彩缤纷,我挑选了一条天蓝色的,上面有月亮和星星的图案。我把丝巾束在脖子上。

  我忽尔在人群后面看到你。

  "医生,你也走了?"

  "你的丝巾很漂亮。"你说。

  "我喜欢星星。"我说。

  "是的,星星很漂亮。"

  "秦医生,你住在哪里?"

  "西环最后的一间屋。"你说。

  当天晚上回到家里,我立刻拿出地图,寻找你说的西环最后一间屋的位置。

  我想,大概就是那一间了。我站在阳台上,就能看到你住的那一幢大厦。我在想,哪一扇窗是属于你的?早上,政文还在睡觉,我没有叫醒他。徐铭石来接我一起去机场。

  "听说法兰克福那边很冷。"徐铭石在机舱里说。

  "天气报告说只有零下六度。"

  "这个给你。"他从背包拿出一个用花纸包裹着的盒子给我。

  "是什么东西?"

  "很适合你的,打开来看看。"

  我打开盒子,是一条方形的丝巾,上面印满七彩缤纷的动物图案。

  "你现在需要这个。"

  "谢谢你。"

  那是一条全丝的颈巾,束在脖子上很暖。

  在飞机上,我想起了你和你的胡髭,突然觉得很好笑。

  "你笑什么?"徐铭石问我。

  "没什么。"我笑着说。

  因为我想起你。

  像往年一样,我们住在展览馆另一边的酒店,这边的酒店比较便宜。

  第一天在展览馆里,我被一个法国布商的摊位吸引着,他们的丝很漂亮。

  "价钱很贵。"徐铭石提醒我。

  "但是很漂亮啊!"我不肯离开摊位。

  摊位上那位法国女士送我一块淡黄色的法国丝,刚好用来做丝巾。

  离开法兰克福,我和徐铭石结伴去马德里游玩。

  政文对徐铭石很放心,他从来不担心我们会发生感情。真正的原因,也许并不是他信任我,而是他看不起徐铭石,他认为徐铭石不是他的对手。

  我和徐铭石有谈不完的话题,若有一天,我们成为情人,也许就不能无所不谈了。

  我喜欢他,但我不会选择他作为厮守终生的人。

  不要问我为什么,厮守终生也好,过客也好,只是相差一点点。他不是我要寻觅的人。

  然则,是政文吗?我开始反覆问自己。

  在马德里的最后一天,我在一间瓷砖店里发现一款很别致的手烧瓷砖。那是一款六吋乘六吋的白色瓷砖,上面用人手绘上各行各业的人,其中一块瓷砖是医生和病人。正在替病人诊病的年轻医生,头发茂密而凌乱,脸上有胡髭,出奇地跟你想像;那个病人,是一位长发披肩,脸带愁容的女子。

  我买下那一块瓷砖,放在背包里。

  "你买来干什么?"徐铭石问我。

  我也无法解释,也许从那一刻开始,我已经在背叛政文。

  我在酒店打了一通电话给政文。

  "我今天又赢了!"他兴高采烈地告诉我。

  我突然觉得很厌倦,把电话挂断。

  回到香港那天,政文来机场接我。

  "为什么那天通电话时突然被打断?"他问我。

  "酒店的机楼发生故障。"我向他撒谎。

  在车上,我默默无言。政文滔滔不绝地告诉我他这两个礼拜以来彪炳的成绩。

  我突然觉得他是那么陌生。

  八年前,他不是这样的。

  他充满自信,很有理想。

  现在,他已变成一个赌徒。在他的生命里,只有输赢和买卖。

  如果生命只有胜负,多么枯燥。

  "为什么不说话?"他问我。

  我不是不说话,而是不懂说什么。

  "你做的事跟赌博没有两样。"我说。

  "替人客买卖股票,本来就是一场赌博。所有赌博,都是贪婪与恐惧的平衡。愈贪婪,风险愈大,利润也愈高,结果逐渐失去平衡。谁拿到平衡,便能够赢钱。"他说。

  爱情何尝不是贪婪与恐惧的平衡?

  愈想占有,愈容易失去。爱是尽量占有和尽量避免失去之间的平衡。

  再次回到烧鸟店,惠绚说你来过一次。

  "我告诉他你去了法兰克福。"

  "为什么告诉他?他问起我吗?"

  "不,我们聊天,就提到你。"

  我有点儿失望。

  你喜欢的是惠绚吗?

  一月底得一个晚上,你再次出现,仍然坐在后园。

  "情人节你会来吗?那天我们有特别优惠,要不要我留一个位子给你?"

  "好的,谢谢你。"

  你不可能一个人庆祝情人节吧?

  情人节那天,政文和我吃过一顿晚饭之后便上班。

  这天晚上,客人很多,徐铭石也特地来帮忙。

  "赶快找个女朋友,情人节便不会孤单。"我跟他说。

  "有了女朋友,情人节不孤单,但其他日子孤单呀。"他笑说。

  是的,爱会使人更孤单。

  一直不见你出现,我开始着急。

  "刚才太忙,我忘了告诉你,秦医生上午已经打过电话来取消那个位子。"田田说。

  "是吗?"

  "嗯。"田田的脸色很苍白。

  "你没事吧。"

  "我的肚子从下午开始就不舒服。"

  "那为什么不去看医生?"

  "不要紧的,我吃点止痛药就没事。"

  "会不会是盲肠炎?"

  "没这么严重吧?"徐铭石说。

  "我十年前已经割了盲肠。"田田说。

  "那就有可能是更严重的毛病,你快些换衣服,我陪你去看医生。"

  "不用了,苏小姐枣"田田老大不愿意。

  "这么晚,到哪里找医生?"徐铭石问我。

  "当然是去急诊室。"

  我强行把田田带到急诊室。

  "苏小姐,真的不是什么大病,我的肚子现在已经不痛了。"田田可怜兮兮地求我让她走。

  护士叫她的名字。

  "我陪你进去。"我挟持田田进诊疗室。

  进来的医生不是你,真叫我失望。

  我在诊疗室外面张望,不见你的踪影。我向登记处的护士打听。

  "秦医生在吗?"

  "他放假。"

  "是休假还是特地请假?"

  护士瞪了我一眼,说:"是休假。"

  休假和请假是有分别的,如果是请假,就有可能是安排了丰富的情人节节目。

  田田从诊疗室出来,愁眉苦脸。

  "怎么样?"我问她。

  "医生替我注射了,我平生最怕痛,苏小姐,下一次,不要再逼我看医生。"她哭丧着脸说。

  我是不怀好意把她带去急诊室的,目的只是想见你。真对不起田田。

  我在干什么?

  我从未试过单恋别人,今后也不会。如果你不再出现,也就罢了。

  那天中午,在布艺店里,我正忙着替客人挑选布料,你竟然在店外出现。

  "苏小姐,你在这里工作的吗?"你问我。

  "这是我的正职,那间烧鸟店,我只是一名小股东,有什么可以帮忙吗?"

  "我想换过家里的窗帘布。"

  "我们要到你家里量度窗子的大小。"

  "我把地址写给你。"

  "你住在西环最后的一间屋,我知道是哪一间了,你只需要告诉我,你住哪一个单位。"

  你有点愕然。

  "我小时住在西环。"我撒谎。

  为什么在我决定不去想你的时候,你又突然出现?"我住在顶楼。"你告诉我。

  那天夜里,我站在阳台上,看到西环最后一间屋的顶楼有灯光,心里竟然有说不出的欢愉。我真想亲自到你住的地方看一看。

  到客人家里量度窗子,通常是派一个小工去,但是为了可以看看你的房子,我一个人来了。

  "苏小姐,只有你一个人吗?"你奇怪。

  "我不怕你,你怕我什么?"我装着理直气壮的进入你的房子。

  客厅的一边全是窗,窗帘布是深蓝色的,已经很残旧。

  屋里的陈设很简单,简单得近乎凄清,这里不像有一位女主人打点一切。

  "我可以进去睡房吗?"我问你。

  "当然可以。"

  你睡的是一张单人床,床收拾得很整齐,房里并没有女孩子的照片。

  枕头上放了一本解梦的书。

  "你也相信这些吗?"

  "我时常作些好奇怪的梦,所以就看看书。"你说。

  "什么奇怪的梦?"

  "记不起了。"

  "为什么每次梦醒之后,总会忘记那个梦?尤其是好梦,如果是噩梦的话,却会记得很清楚。"

  "你听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很快便忘记,但是你听到一个悲剧,却会记着很久。悲哀总是比较刻骨铭心,梦也一样。"

  "口吻很像医生呢。"我笑说,"梦境是不是都有意义?"

  "你好像对作梦很有兴趣。"

  "对,我时常作白日梦。"

  "替你做两套新的床单和枕袋好吗?"我问你。

  "也好。"

  "客厅的沙发也换过一张吧,这一张已经很旧了。"

  "你真会做生意。"你笑说。

  "我们的手工很好的,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完成。你情人节那天为什么不来?"我装着不经意的问起你,"是不是给人临时爽约?"

  你微笑不语。

  "好了,再见。"我说。

  你叫住我:"苏小姐。"

  "什么事?"

  "等我一下,我也要上班,你有开车来吗?"

  "没有。"其实我的车就在附近一个停车场。

  "那么我送你一程。"

  "谢谢你。"

  "你要去哪里?"在车上,你问我。

  "回去烧鸟店。你是不是很喜欢吃烧鸟?"

  "也不是。"

  "那你为什么经常来?"

  "我在等一个人。"下车时,你告诉我。

  你在等谁?

  踏进三月,天气潮湿而寒冷,你仍然每星期来一次。

  有时候,你告诉惠绚和我一些急诊室的笑话。原来你是个开朗健谈的人。

  有时候,你又默默坐在后园,沉默不语。

  你要等的人到底是谁?

  "你的窗帘和沙发做好了,你什么时候会在家里?"我问你。

  "我明天开始便要当日班,很晚才回家,这样吧,我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你。"

  "你相信我吗?"

  你微笑把一串钥匙交给我,说:"我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这一天的黄昏,我和工人来到你的家,把沙发放在客厅中央,又替你挂上窗帘布。

  "你们先走吧。"我吩咐他们。

  我一个人留下来。

  换上新的窗帘和沙发,你的家跟以前不一样了,多了一点生气。那几幅窗帘布都是我最喜欢的。

  我还为你做了两套床单和枕袋。

  我把它们放在你的单人床上。

  看着你的床,我想,我应该替你换上新的床单和枕袋。

  换上新的床单和枕袋之后,这个单人床,才跟屋里的窗帘和沙发配合。

  床单和枕袋是用柔软的米白色和绿色棉布缝制的。

  如果你看到我替你换了床单和枕袋,那会不会不太好?我的工作应该不包括这一部份。

  于是,我又把旧的一套床单和枕袋重新铺上,把新的一套叠好,放在一旁。

  离开你的家,已经是漫天星星的时候。

  我站在家里的阳台上,终于看到你的家在晚上十点多钟亮起灯,你喜欢我为你做的东西吗?

  第二天晚上,你拖着疲乏的身躯来到烧鸟店。

  "你的样子很累。"我说。

  "急诊室的人手不够。昨天晚上,就有三个自杀的病人给送进来。"

  "是男还是女?"

  "三个都是女人。"

  "是为情所困吗?"

  "通常都是这个原因,她们有些是常客。"

  "常客?"

  "对,每一次我们救活她之后,她会很认真地对我说:'医生,我下次不会了。'可是,不久之后,她们又给救护车送进来,终于有一次,她们会得偿所愿。"

  "你对死亡有什么看法?"

  "为什么要问我?"

  "你是每天面对死亡的人,也许有些特别的看法枣""死亡和爱情一样,都是很霸道的。"

  我没想到那么深情的话会从你口中说出来。

  "钥匙还给你。"我说。

  "那些窗帘布很漂亮,谢谢你。"

  "沙发呢?"

  "太舒服了,我昨天就睡在沙发上。"

  "你不觉得那张沙发欠缺了一样东西吗?"

  "什么东西?"

  "抱枕。"

  "噢,是的。"

  "这样吧,抱枕我送给你,不过要等到有碎布时才可以做。"

  "谢谢你。"你打了一个呵欠。

  "看来你熬不住了,回去睡吧。"

  你看看手表,说:"原来已经十二点钟啦!对不起。"

  惠绚已经换好衣服,说:"我们都要走了。"

  微风细雨的晚上,我们一起离开。

  "已经是暮春了。"惠绚说。

  "要送你们一程吗?"你问。

  "不用了,谢谢你,苏盈她有车。"惠绚说。

  "再见。"我跟你说。

  "你是不是喜欢他?"惠绚问我。

  "你说是吗?"

  "你喜欢他什么?"

  "我曾经相信,政文是可以和我一生一世的男人,但是遇上秦云生,我突然动摇了。"

  "你并不了解秦云生,想像中的一切,都比现实美好,万一你真的离开政文,跟他一起,也许会失望。"

  "我和政文,已经没有爱的感觉。如果你爱上别人,你会告诉康兆亮吗?"

  "当然不会,如果我告诉他,我就是已经不再爱他了。别告诉政文,即使将来分手,也别告诉他你爱上别人。"

  "为什么?"

  "他输不起。"

  "我知道。"我从皮包里拿出丝巾,缠在脖子上,"但是我还没有爱上别人呀!"

  我还没有爱上你,我正极力阻止自己这么做。

  云生,法兰克福的天气冷得人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是爱的感觉却能抵挡低温。

作者:张小娴


Copyright ©2002-2003 www.dongz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用心创页 沟通你我 .东子点网.===
QQ:4188504 todongz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