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成一吻(一)


1

  夜里,于曼之在灯下读李维扬送给她的济慈的诗集。其中一页,夹了一张书签。那首诗的名字叫《白鸟》:

  我的爱,但愿我们是流波上的白鸟
  厌倦了流星消逝前的火焰
  厌倦了暮色里蓝色的幽辉
  一种挥不去的愁
  正在心中苏醒
  我们都累了,那露水沾湿的
  梦魂,那蔷薇和百合
  不要再来入梦
  流星的火焰会熄灭,我的爱
  蓝星的光彩也会减退
  当露水告别花叶
  我但愿彼此能变成流波上的白鸟
  我的心,萦绕岛屿和昏暗的滩岸
  在那里,忧郁不再来亲近
  时间将我们遗忘;一转眼
  我们就要远离蔷薇和百合
  火焰与烦愁;假如
  我们真的是白鸟,在流波上浮沉
  这是他要送给她的诗吗?

  什么是爱情?爱情是想告别时总是犹豫。我们化成神话仙乡中洁白如雪的鸟。在天地翱翔,一起追寻爱的境界。

  哪里才是爱的境界?我们翩然栖息在蓝色的海波上。在那里,只有你和我。当时间把我们遗忘,我们便得以永恒。

  虽然我犹豫、困顿,我将穷我此生,追逐那永恒之乡。

  她把那首诗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她想像自己化成了诗中的白鸟,去追那个忘记时间、忘记道德、忘记身份、忘记所有可能和不可能的爱的境界。只是,她也意识到,那个境界,只能够有你和我,不能够有你、我和他三个人。

 

2

  爱情真的可以超脱于一切之外吗?

  超脱思想,超脱肉体,超脱妒忌,也超脱了婚姻的盟约。

  在那里,只有爱和不爱,没有对和错。

  我的身体是属于我的,它不为任何男人而忠诚,只为爱情忠诚。

  罗贝利诞下女婴的第二天,于曼之在医院的婴儿房里见到林约民。他隔着玻璃,喜孜孜的看着躺在里面一张小床上的婴儿,骤眼看来,还以为是他初为人父。

  "你说她长得像谁?"他问于曼之。

  于曼之仔细的看了看婴儿的五官,说:

  "她长得像罗贝利。"

  那个紧握着拳头,东张西望,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婴孩,跟罗贝利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是的。她长得像她妈妈。"林约民说。

  她望着林约民,心里有许多说不出的,奇怪的感觉。他不会以为这个孩子是他的吧?

  看完了孩子,他又去看罗贝利。罗贝利靠在床上,林约民坐在床边,他们深情地聊天。他为罗贝利诞下了孩子而感动和雀跃。他的脸上,没有半点妒忌的神情。

  他们竟然可以坦率到这个地步,到底是这两个人已经超脱在一切之外,所以才能够拥有这种复杂的爱情;还是他们遇到了这种复杂的爱情之后,才超脱于一切之外,若不超脱,他们根本不能接受自己。

  什么是爱的境界?

  是双双飞向永恒,还是与一个人双双飞向永恒,又与另一个人永远相思?

  但她压根儿就不是罗贝利,她还不能超脱于内疚之外。

  那天晚一点的时候,李维扬也来了看孩子。

  "你说她长得像谁?"于曼之问。

  李维扬非常肯定的说:"像韩格立!"

  "什么?两小时之前,她看来还像罗贝利。"

  "是吗?"他又仔细看了看,"眼睛像韩格立,鼻子也像韩格立。对了,她的嘴巴和神态像罗贝利。"

  她笑了。像罗贝利也好,像韩格立也好,总之就不像林约民。

  "她是星期四出生的。"她说。

  "她将会离开自己出生的地方很远。"他忧郁地握着她的手。

  韩格立也来了医院,他站在罗贝利的床边,脸上挂着初为人父的喜悦,不时温柔地抚摸她的面颊。罗贝利像个小女孩那样,用两只手指头勾住他的裤腰,幸福地凝望着他。

  谁能理解这种爱呢?

  她突然记起李维扬在日记上写的:在爱情的世界里,总有一些近乎荒谬的事情发生。

  离开医院的路上,她和李维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她的头沉默地搁在他的肩上。她不是不快乐,而是不知道怎么办。

  那段她曾经以为是最美好的爱情,到底是经不起距离和时间的考验,还是经不起爱情自身的衰退?如果每一段爱情都会随着岁月衰退,那么,她跟李维扬的结局,不也是一样吗?

  她曾经最害怕谢乐生会有第三者,没想到有第三者的却是她自己。跟李维扬一起的日子,总是甜蜜而又战战兢兢,幸福而又罪过。她从来不曾面对这么复杂的处境。他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一些,仿佛他理解她的悲伤和痛苦。

  告别的时刻,他久久地抱吻她。她那颗忐忑动荡的心灵化成了一块糖,融化在他那杯茶里。

  每一个夜晚,当谢乐生打电话来的时候,她仍然能够握着话筒镇静地跟他聊天。她有点恨自己。她对他的感情从来没有改变,只是她对他的爱已经稍微不一样了。

 

3

  当一个人不知道怎样解决面前的难题时,他会选择逃避、拖延,或者暂借欢愉。李维扬选择了最后一个方法。他太知道了,这个女孩子是不属于他的,他只是暂时把她借来。跟她共享生命中的美丽时光。借回来的人,终究是要归还的。凡事皆有代价,快乐的代价便是痛苦。

  从台北回来的那天晚上,他战战兢兢的拿起话筒很多次,然后又放下,最后才鼓起勇气打通她的电话号码。当他听到她的声音时,多么渴望搂抱着她。她是那条小虫,在他心上爬行,他有什么办法不去想她,又有什么办法不投降呢?

  他拿着书,匆匆跑去见她。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酒吧外面那个耀目的粉红色灯箱招牌旁边踱步。无论他怎样努力去逃避她,一见到她,他便似乎前功尽废。他愈想离开这条小虫,她愈是在他心里爬得更深一些。

  她露出微笑。她的微笑化解了他的恐惧,他曾经恐惧她会离他愈来愈远。

  她说,因为她偷看了那一页日记,所以上帝要惩罚她。他笑了。上帝到底是在惩罚她,还是在惩罚他呢?是夏娃首先偷吃禁果的,亚当却要一起受罚。他毫不介意跟她一起受惩罚,他甚至愿意承担多一点责任。他不希望他对她的爱使她感到痛苦和内疚,他更不奢望她会为了他而放弃另一段感情。那段感情太长太深了。他不敢保证能给她同样的幸福和安稳。况且,她也从来没有表示过要放弃那段感情。

  昏昏夜色之中,他又再次搂抱着她。借来的欢愉,总有一天会完。每一次甜美的相聚,同时也让他痛苦,而所有的痛苦又会被下一次的甜蜜抚平。因为报酬如斯甜美,以致他甘心情愿承受愈来愈大的痛苦。

  星期天的海边公园,黄昏降临的时候,夕阳把云染成耀目的橘子色,在天边和两座山峦之间,重重叠叠。他和她坐在草地上,久久地遥望着天空。两只白色的鸟在那片云海之间翱翔飞舞,仿佛知道这段短暂的灿烂时光即将沉没晚空之中。她忽然兴致勃勃的站起来,拉着他跳舞。她时而摔出左手,时而摔出右手,不停发出欢乐的笑声。

  当一轮圆月升上还没有黑下来的天空时,他们彼此相拥,把草地变作舞池,飘在日月盈亏的旋律之中。他们相遇得稍微晚了一点。当一支歌已经开始了,另一支歌才刚刚加入。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两支歌重叠的部分竟是如此优美而动听。虽然迟了,却是最好的相逢。而这一支舞,将会永存在他们的记忆里,思念常驻。

 

4

  草地上那支舞久久地在她心中飘荡。当她带着幸福的笑容回家时,她看见谢乐生站在门外。他脚边放着一个手提包,样子有点累,神情却是愉快的。他好像已经等她很久了。她吃了一惊,问他: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跟教授请了六天的假期。"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他微笑说。

  她一边掏出钥匙开门一边说:

  "你不是说这个机会很难得的吗?请假会不会有影响?"

  "不会的?教授很喜欢我。"他走进屋里,放下手提包。

  "时间那么短,这样跑来跑去不是很辛苦吗?"

  她望着他。他的举动看来有点不可思议。他从来不会为她而放弃上进的机会。

  只有几天的时间,他为什么会忽然跑回来呢?

  他搂抱着她:"我想回来见你。你说得对,我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一件事。"

  "不,不是的。"她心里既感动也惭愧。

  他把她抱得更紧一些,一双手温柔地抚摸她的脖子:"我很久没有这样抱你了。"

  他为她弹的那一支歌,又再一次萦绕在她心头。他说过要带她飞到天上,在平安中不再醒来,为什么她生命中的两个男人同时许诺与她拍翼齐飞?她忽然宁愿自己是一只折翼的小鸟,不能和他们任何一个展翅同飞了。

  她把头埋在他心上,久久地自责。他并没有看出来。他以为她太快乐和太激动了,所以不舍得放开手。

  那天晚上,他跟她说了很多关于波士顿的事,她听着听着沉沉地睡去。醒来的时候,他还没有睡。

  "你为什么还不去睡?"

  "现在是波士顿的白天,我睡不着。"他笑笑说。

  这一刻,她才猛然醒觉,三年来,她和他活在不一样的白天和黑夜之中,也许多多生活上的琐碎事情,无从细说。他们彼此也长大了。她曾经以为没有他的日子将会很漫长,倏忽却已成为过去。原来已经三年了。眼前人陌生而又亲近。他们一起走过了许多岁月。相隔了天涯海角。他仍然对她忠贞一片。他为什么不会爱上别人呢?她宁愿他也爱上了别人,这样她会好过一点。

  "这些年来也要你一个人留在香港,你恨不恨我?"他问。

  她用力摇头,难过地说:

  "我习惯了。"

  天亮的时候,她张开眼睛,看到他在她身边熟睡了。他蜷缩着,像个婴儿似的。他的神情看来是那么幸福和无辜。她爱他吗?她还爱他吗?他曾经是她最美好的将来。他不回来的话,她会把他遗忘吗?

 

5

  有些人跳舞是为了回忆,有些人跳舞是为了忘记。温柔的舞,是要回忆逝去的日子。狂放的舞,是要忘记痛苦。有些人跳舞,却是为了把今天美好的时光珍珍重重放在回忆里。他们太知道了,这些美好的时光,也许不会重临。

  草地上的那支舞,跟晚霞、白鸟、月光和蓝色的水波,已经连成一片,成为不可分割的回忆。当李维扬抱着于曼之起舞的时候,他沉醉在她欢笑的面容上。

  女人恒久地记住一个男人,也许是因为一首歌、一支舞、一个承诺。男人恒久地记住一个女人,不会是因为一首歌、一支舞,更不会是一个承诺。他记着的,是她的容貌。不单是美和年轻,而是她面容上的各种变化。女人的眼泪不会永存在男人的记忆里,她的欢笑却会。能够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笑得那样幸福和甜蜜,男人的存在,才有了神圣的意义。他活在世上,才不至于那么悲凉和孤独。

  他爱她脸上傻气的笑容,他爱她不绝于耳的笑声。他爱上了抱着她的感觉。有那么一刻,他觉得她是属于他的。所有的思虑,所有的困顿,都与落霞齐飞。他和她一起追逐那永恒的片刻。

 

6

  那支舞是愉快的,离别却痛苦。第二天,当他满怀喜悦到油画店找她的时候,杜玫丽告诉他:

  "曼之的男朋友从波士顿回来了,她这几天放假。"

  他最害怕的一刻终于来临了。

  她为什么不告诉他呢?昨天那支舞,原来是离别的舞。也许,他只是她的插曲,那个跟她共度了七个年头的男人才是她的一生。

  认识她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是属于另一个男人的。他毫无理性地把自己推到这条路上。难道他该怨她么?他很想见她,其至只是打一通电话给她,听听她的声音,但他不会这样做了。选择权从来不是在他这一边。

  他从早到晚埋首工作,好使自己不去想她。可是,当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他知道他完全失败了。他怎么可以不去想她呢?她已经成为他生活的重心。他很害怕会失去她。每当他想起这一刻她怀抱里有另一个男人时,他心里悲伤加割。

  怎么能够不去想她呢?也许他应该找一个女人,用另一个女人来让自己忘记她。他很久没打电话回家了。他很害怕听到他妈妈又跟他重提相亲的事。她常常说有一个条件很好的女孩子非常适合他。她以为他是什么人呢?他才不需要用这个方法来结识女孩子。况且,他心里根本容不下另一个女人。今天晚上,他想起了他妈妈,他好想打一通电话给她,听听她的声音。沮丧的时候,他需要寻找一些慰藉。

  一如他所料。在问过他这阵子的工作和生活状况之后,他妈妈又重提相亲的事。

  "那个女孩子真的很好,她也是做财务的,人长得漂亮大方,学历也好。你什么时候有空,我约她一起吃饭。"

  "明天吧!"他说。

  他妈妈倒是给他突如其来的爽快吓了一跳。

  "明天这么急?"她在电话那一头说。

  "对,明天晚上我有空。"

  "那我想想办法吧。你爸爸一定很高兴。"

  她总爱把他爸爸也扯进这件事里,好使相亲这回事看来不是她一个人出的主意。他很了解他爸爸,他才不会支持相亲这种事。他爸爸是个酷爱自由的人,即使结了婚和有了三个孩子,他依然没有放弃追求个人的空间。受了他的影响,李维扬读大学一年班的时候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他不喜欢受束缚?也从来没想过结婚。可是,他现在有点累了。既然不可以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那么,跟谁一起也没关系了。

  老女人辨别的事不见得会很有效率,但是,安排相亲,她们是全力以赴的。隔了一会儿,他妈妈便打电话通知他。明天相亲的事已经安排好了。

  为了把她忘记,他竟然答应去相亲。只有把她忘记,他才可以把自己从无边无际的痛苦中释放出来。

  他必须如此,别无选择。但他做得到吗?

 

7

  为了使相亲这回事看来是摩登的,他妈妈别出心裁地把晚饭安排在一家法国餐厅里。出席的人,除了他爸爸和妈妈之外,还有他的表舅舅和表舅母。他们要给他介绍的女孩子,正是他表舅母的外甥女。

  他妈妈这回并没有夸大,来相亲的女孩子,名字叫林以盈。她长得很漂亮,是银行财务部的行政人员。他们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他努力使自己投入其中,那顿饭的气氛是挺良好的,闹出笑话的,是他爸爸。他喝了两杯酒之后,忽然跟李维扬的妈妈说:

  "他们两个总算是亲戚,这样算不算乱伦?"

  李维扬的妈妈气得脸也红了,骂他:

  "一家人才算是乱伦,你到底知不知道的?"

  李维扬的爸爸朝李维扬笑了笑。李维扬明白了,他爸爸并没有喝醉,他是故意气他妈妈,并且用这个方式来抗议她为儿子安排相亲。他以为自己的儿子是被迫的,却不知道这一次,李维扬是自愿的,他想忘记心中那个人。

  那顿饭吃完了,李维扬的妈妈和表舅母怂恿他跟林以盈单独去看一场电影,或者去逛逛街。他顺从了她们的意思。

  在电影院里,他和她都沉默无语。

  从电影院出来,他走着走着,几乎忘了她在身边。

  她忽然问他:

  "你为什么会来相亲?"

  他琢磨着怎样回答,她首先说:

  "你是不是失恋?"

  他尴尬地笑了笑。

  "我是因为失恋,所以才来相亲。"她说的时候,神情有点伤感。

  他关切地望了望她。

  "阿姨一直也有向我提起你,但是我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很少向家人提起自己的事,所以他们不知道我已经有男朋友。我和我男朋友一起三年了,他是我的上司。我们几天前分开了。"

  "为什么?"

  "他不爱我了。"她试图很轻松地说出这句话,却掩饰不了心里的悲伤。

  说了这句话之后,她又说:

  "所以我想用另一段感情来忘记这段感情。"

  他点了点头。这种心情,他最明白不过了。

  "可惜,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她笑笑说:"看来你并没有爱上我,我也没有爱上你。太好了!"

  他也笑了起来。

  "我不可能在这家公司待下去了。失恋的同时,也是失业。"她说。

  "要不要我替你打听工作?"

  "不,不用了。我是凭自己的实力的,从来没有倚靠他。我也可以凭自己的实力找到另一份工作。"

  "需要帮忙的话,随时找我。"他诚恳的说。

  "谢谢你。"

  "我送你回家吧!"

  "你想去酒店吗?"她突然问他。

  他望着她。无可否认,她是个很有吸引力的女人。可是,他并不想抱她。

  "这样不算是乱伦的。"她微笑说。

  "当然了--"

  "算了吧!"她明白地笑了笑。

  "这跟你的吸引力一点也没关系--"他怕她误会。

  "我明白的。"她用手指头指指他的胸膛:"你心里有一个人,对吗?"

  是的,她说对了。

  "我心里也有一个人。"她说。

  她叫停了一辆计程车,回头跟他说:

  "我自己回家好了,你不用送我。"

  他望着车子开走。他为什么拒绝她呢?刚才,当她提出那个主意时,他是有一丝动摇的。他好希望自己能够抱另一个女人。他好想用另一个女人来忘记心中那个女人。长夜漫漫,他想停止思念她。可惜,要忘记她,已经变得很艰难了,他真是没用。

  回家的路上,电话铃响起来。他以为是他妈妈打电话来追问他和林以盈的事。

  电话那一头,是于曼之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她问。

  一句稀松平常的问候,温暖了他的心。

  "刚刚看完电影,还在街上。"他说。

  "好看吗?"

  "还可以。"他根本没有留心去看。

  "我男朋友回来了,他会待在香港几天。这个星期天,我不能去打棒球了。"

  "我知道了。"

  接到她的电话,他既快乐也难受。快乐,是因为知道她想念着他。难受,也是因为知道她想念他。假如她能够对他无情一点,他或许可以习惯失去她。她为什么总是让他绝望,然后又给他希望呢?

  现在,他更深切地明白,爱情既是赏赐也是惩罚这个不变的真理了。

 

8

  于曼之是在上洗手间时偷偷打这个电话的。她和谢乐生在一家越南小餐馆里吃饭。离开餐馆的时候,天空忽然下起微雨。他用他那只大手掌罩在她的头顶上,为她挡雨。这个习惯已经有许多年了,每一次下雨,而身边又没有雨伞的时候,他喜欢这样。她已经向他抗议过很多次了:

  "傻瓜!这样是不能挡雨的。"

  他的手再怎么大,也不是帽子,她的身子每一次还是湿透。

  然而,他老是改不掉这个习惯。

  终于有一次,她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了。那天中午,她和他的爸爸妈妈一起吃饭。走出餐厅的时候,晴天忽然下起微雨,他爸爸立刻用他那只大手掌罩住他妈妈的头,而他妈妈却带着幸福的微笑,理所当然地接爱这顶奇特的雨帽。谢乐生小时候就看过很多遍这样的情景。下雨的时候,他爸爸总是一只手罩在他头顶上,另一只手罩在他妈妈的头顶上。这是他爸爸向家人表达爱的方式。这些美好的岁月深深刻在谢乐生童年的回忆里。当他长大了,他也为他挚爱的女人献上这一顶奇特的家族雨帽。

  今天晚上,她又戴上了这顶久违了的雨帽。他望着她微笑,仿佛害怕她又会说:

  "傻瓜!这样是不能挡雨的。"

  但是今天晚上她不会这样说了。当这一顶奇特的雨帽再次在她的头顶上降临。也同时唤回了许多美好的回忆。这几年来,他们重聚的时候,恰巧都是晴天,她很久没有戴上这顶雨帽了。

  回到家里,她的身子湿了,发脚也湿了,只有头顶那一小部分是干的。谢乐生用一条大毛巾替她抹脸。望着他,她太明白不过了。他给她最安稳的爱。无论何时何地,他也愿意用双手来保护她。他们已经习惯了彼此的一切。这种爱情的模式向来运作良好。来日岁月,这种爱情也许会失去新鲜的味道,却不会腐坏。

  他跟李维扬不一样。他没有几个朋友,那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把友情放在生命中重要的位置。他读书的成绩一向出类拔萃,同学们都是有求于他的。他看不起这种不平等的友谊。他最深的情感,只会留给他所爱的女人。正因为只是向一个人付出,万一失去了,他便会很凄凉。她是他的朋友、情人和女儿,她走了,他会很孤独。但他宁愿孤独一人,也绝对不能容忍被自己所爱的人所叛。

  谁能承受这种满怀期望而又孤绝的爱呢?

  她唯一的回报,就是不能背弃他。

  "你搬过来波士顿好吗?"他说。

  他已经这样说过很多次了,但是这一次,她心里却有点震颤。

  "我不想再和你分开。"他用手上那条毛巾把她包裹着,吻她的脸和脖子。

  他很久没有这样吻她了。

  他离开太久了,她一度以为,他也将会从她生命中消失。七年了,她现在认识到他是无可取代的。她可以去爱另一个男人,却不可以遗弃他。

  从前每一次,当他叫她搬去波士顿的时候,她可以理直气壮的拒绝他。她有自己的梦想啊。可是,这一次,她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因为她背叛了他对她的爱。

  她在这里,并不是追求梦想,而是继续她那背叛的行为。

  她对自己深恶痛绝却又无能为力。离开也许是唯一的出路。

  "过来之后,你可以继续读书,你喜欢画画也可以。等我毕业的时候,我们可以去一次欧洲长途旅行,我陪你去看画。"

  原来他已经有一张美好的蓝图了,那个计划里有她。她是多么可耻的一个人?他把她珍珍重重地放在自己未来的岁月里,她却暗地里出卖他。

  "答应我好吗?我很害怕你不再需要我。"他说。

  愈是觉得自己可耻,她愈是无法再说不。她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除了这个动作,没有什么更能回报他对她的爱了。

 

9

  床边的一盏小灯彻夜的亮着。

  李维扬看到他那扇梦想之窗。那扇窗子里有一家面包店和一个女人。曾几何时,这个女人照亮了他的梦想之窗。可是,他对她毫无把握。他很害怕她会从这扇窗子外面消失。

  他努力的跟自己说:不要想她。不要再去想她。然而,他无法把她从脑海中抹掉。多少个无眠的晚上,因为痛苦地思念着她,他把脸埋在枕头里。

  他唯一可以做的事只是等待,他毫无选择权,只能被选择。

  她是属于另一个男人的。那个男人回来了,她必须回到他身边。

  他过去凭什么占了优势呢?是距离。现在他连这个优势都失去了。她还会爱他吗?

  他从来没有向她表白。万一她不选择他,他所信望的爱,他所有甜美的回忆。

  都会一一崩溃,他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10

  这些年来,重聚和离别的场景不停地在他们之间上演,只有这一次的离别是愉快的,因为他们很快便会重聚。

  人为什么要分离呢?为了各自的梦想?两个梦想为什么不可以变成一个?她愿意把自己的梦想缩小一点去完成他的梦想。

  她和谢乐生在航空公司的服务台办理手续。六天了,他要回去波士顿。短暂的分离之后将是重聚,不会再分开了。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紧紧握着她的手,直到天亮。她醒来的时候,望着熟睡的他。人在睡眠之中是多么的安然、甜蜜和幸福。一个不知道自己曾经被背叛的男人,他在睡眠之中显得格外天真和无辜。她终于体会到罗贝利的心情了。那天晚上,罗贝利看见韩格立蜷缩在沙发上睡着,就在那一瞬间,她决定要为他生一个孩子。

  他的睡眠,唤醒了她的良心。

  "我在波士顿等你。"他微笑说。

  望着他离开,她很没用的流下了眼泪。

  离开香港也是好的,她不用再徘徊、犹豫和困惑。一个人原来真的可以爱两个人,但她只能够跟其中一个人终老。

 

11

  回家的路上,她想着怎样把这个决定告诉李维扬。她怎么能够开口跟他说再见呢?他会理解和原谅她吗?从此以后,他还会想念她吗?她太自私了,她怎可以离开一个男人却又希望他永远怀念自己。

  电话铃响起,是朱玛雅打来的。

  "谢乐生走了吗?"

  "刚刚走了。"

  "你在哪里?我想跟你见面。"

  "我在机场快线的列车上。"

  朱玛雅约了她在列车总站的一家咖啡室见面。她去到的时候,朱玛雅已经在那里了。这阵子大家都忙,她们已经好几个星期没见面了。

  "冯致行失踪了。"朱玛雅说。

  "失踪?"

  "或者应该说是不辞而别。"

  "怎会这样的?"

  "也许他是无法开口跟我说再见吧!"朱玛雅忧郁地笑了笑。

  "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

  "他应该去了加拿大。他有加拿大护照,随时都可以过去。那天突然不见了他。我才知道他已经辞了职,他住的那所房子也卖掉了。他是有计划的。"

  "他怎可以这样对你?"

  "不。或许他是因为爱我。才没有办法面对我,他走了也是好的。他不走的话,也许我会为他再耽搁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年。他走了,我才可以重生。"

  "你不打算去找他吗?"

  "他已经有家庭了,就让他重新开始吧。他离开了,我反而如释重负,我不需要再那么痛苦地爱着他。"朱玛雅用颤抖的嗓音说。

  "也许是的。"她点了点头。

  "我曾经以为自己不能失去他。他走了,我竟然可以这么镇定。"

  于曼之再明白不过了,太深的爱,是一种负担。

  "我从此自由了!"朱玛雅说。

  "我迟些会搬去波士顿。"

  "连你也要走了?"

  冯致行的不辞而别。没有令她太难受,于曼之要走了,她反而觉得伤感。

  "乐生一直也想我过去那边。"

  "这样也好,两个人分开太久也不是办法。你什么时候走?"

  "回去跟罗贝利辞职之后,随时都可以走,我想尽快过去那边。"

  在香港留得太久,她怕自己会改变主意。

  "你要好好的生活。"朱玛雅说。

  "你也是。"

  "我不来送你机了。我们不要离别,只要重聚的欢乐,这样好吗?"

  "再好不过了。"她笑着笑着流下了眼泪。

 

 

作者:张小娴


Copyright ©2002-2003 www.dongz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用心创页 沟通你我 .东子点网.===
QQ:4188504 todongz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