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东子文摘网 >> 常常感动 >> 躺在担架上治病救人,这样的好医生不能死啊
  • 躺在担架上治病救人,这样的好医生不能死啊

  • 作者:暖 阳    日期:2008-5-11 15:46:04
  •   2007年2月11日,在合肥市105医院老干部病房,42岁的女医生孙晓春缓缓地合上了她美丽而疲惫的双眸。那一夜,所有的病房银烛高照,年迈的病人们含着热泪为她集体守夜。57位经她救治的老军人不约而同地穿上整齐的军装,面对她含笑的遗像三鞠躬:“好闺女,放心地睡吧!你太累了!”

      她叫孙晓春,中国人民解放军105医院老干部病房副主任。在癌症晚期的日子里,她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躺在病床上让护士推着去查房、诊病……弥留之际,她让女儿记录下她对病人的“临终医嘱”,并细心地把这些医嘱贴在每一张病床上……她说:“我要走了,可我不放心我的病人哪!”
      
      癌细胞肆虐好医生躺在担架上治病救人
      
      2006年12月19日上午,孙晓春在给病人量血压时,突然晕倒在地。同事立即将她送进急救室。很快,检查结果出来了:胃癌晚期,癌细胞大面积转移到其他脏器,手术已没有意义。

      医生把孙晓春的丈夫朱世东悄悄拉到一边说:“根据以往病例,这种情况大多只能坚持两个月。她有什么愿望,你们尽量满足吧!”朱世东蒙了。妻子在老干部病房工作了14个年头,不知救活了多少病人,发表的医学论文也多次获得大奖,可现在……孙晓春12岁的女儿媛媛见妈妈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吓得大哭起来;“妈妈,你醒醒!”

      为了挽救孙晓春的生命,主治医生决定连夜将她送往医疗设备更先进的南京军区82医院进行复查,可结果同样令人沮丧。作为医生,有着丰富的从医经验,孙晓春心里明明白白,此时治疗的意义已不大,如果不是出现奇迹,自己距离生命的终点大概没有多远了。无奈与不甘像一波波巨浪,顷刻间将她抛向无边的苦海……

      夜深了,脸色苍白的孙晓春经过深思熟虑,拉过丈夫温热的大手:“世东啊,我的病你要有心理准备。你是个好男人,孩子、老人交给你,我走得放心。”泪水决堤般漫过孙晓春的睫毛,“我的日子不多了,可是,我不能就这样等死啊!我是医生,我要回到我工作的病房。在最后的日子里,让我和我的病人待在一起吧!”朱世东哽咽难言:“不行,你一定要继续治疗。只要有一分希望,我们绝不放弃!”孙晓春摇摇头:“世东,我们夫妻一场,难道连最后一个心愿你都不肯答应我吗?”想起医生叮嘱的话,朱世东含泪点了点头。回到合肥后,医院根据孙晓春的意愿,安排她和那些她最熟悉的病人住在一起。

      很多人都不能理解她的决定,可孙晓春清楚自己要干什么。在孙晓春负责的病房里,患者大多是老军人,他们年轻时为保卫祖国流血流汗,年迈时疾病缠身,有的难免像孩子一样任性耍脾气,只要孙晓春的身影出现在病房中,老人们就会乖乖地安静下来,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些老人的病情和脾气。住在熟悉的病房里,她找到了熟悉的感觉,心情立时明朗了许多。

      2006年12月30日,孙晓春听见走廊外传来一阵尖厉而激烈的争吵声:“你们医生是干什么吃的,我们老爷子的病被你们越治越重!”孙晓春急忙让女儿叫来一名护士,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护士犹豫了一会儿,对孙晓春说:“71床的王友发一有动静就大吵大闹,神经内科初步诊断为老年精神病,可经过治疗,病情不仅没有起色,反而越来越严重。”

      孙晓春躺不住了,说:“帮我把针头拔掉,我去看看。”以孙晓春当时的身体状况,一旦离开病房,她随时会出现危险,护士怎么也不肯照办。_孙晓春一咬牙,自己拔掉针头。媛媛吓坏了,急忙摁住妈妈,说:“你在打点滴,你是病人,不是医生了。”孙晓春抬腿下床,脚还没落地,身子一歪就倒在地上。护士们知道主任的脾气,无奈地找来一副担架,让孙晓春躺在上面,推她去给病人诊断。

      几位正给病人诊治的医生见到孙晓春,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孙晓春停在病人的旁边,头斜倚在床上,她此时虚弱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便示意护士把她的手搭在病人的手腕上。号脉过后,孙晓春轻声下医嘱:“立即抽血化验。很可能不是精神方面的疾病。”孙晓春想看看病人的舌苔,两个护士一边一个扶着她的背,将她的头一点一点移到病人的脸旁。几分钟的检查对孙晓春来说无异于酷刑,胸口传来的剧痛令她冷汗涔涔,可她咬着牙,一声也没哼。

      诊断结束,孙晓春脸色煞白、呼吸微弱地靠在护士身上。刚才还喊声震天的病人家属被孙晓春感动了,红着脸说:“主任,实在对不起,我们太不理智了。”

      很快,血液化验报告出来了,病人血钙超标,作为老年人,血钙应该是偏低的。为了准确判断病情,孙晓春让丈夫给她找来了相关医学书籍。朱世东劝妻子:“你别忘了自己也是病人,你现在的任务就是休息和治疗,医院里还有其他医生,他们都和你一样负责任。”孙晓春知道丈夫心疼她,可病人的病情一天不确诊,就要多受一天的苦,她实在躺得不安稳啊!
      利用自己积累的知识,又请教了多方专家,孙晓春最后诊断病人得了甲状旁腺亢进,一种内分泌方面的疾病。找到病症后,她又果断地提出治疗方案:透析。几天以后,病人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

      紧张多日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孙晓春沉沉地昏睡过去。癌细胞在她体内疯狂肆虐,她此时完全靠药物维持生命,全身上下插满了管子,每隔两个小时就要吃一次镇痛药。孙晓春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女儿和丈夫都在身边。媛媛的眼睛肿得像个桃子,丈夫有些生气地责备道:“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媛媛怎么办?”孙晓春轻轻地拽了拽丈夫的衣脚,“讨好”地说:“我不能看着病人不管吧?下次不敢了!”以前这娇嗔的招试一试一个准,可这次朱世东太担心妻子了,沉着脸一言不发。媛媛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最痛苦的时刻一双双手把她送进春天
      
      2007年1月3日,孙晓春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发现两名年轻医生在门边探头探脑、欲言又止,孙晓春意识到有事发生,虚弱地问:“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一位医生有些为难地说:“82床的病人先是手脚麻木,后来发展到全身,几天前突然瘫痪了。我们一直在寻找原因,想过来听听您的意见。”孙晓春说:“你们推我去看看。”

      正在这时,朱世东推门而入,见妻子又要出诊,无论如何不肯放行:“我不能看着你一次又一次地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孙晓春示意两位医生在外面等她,她对丈夫说:“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现在,能给人看病对我来说是最好的一剂药。你不明白吗?有用地活着,对我来说是多么幸福!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多少?”见丈夫无语,她黯然地说:“也许我不能给父母养老送终了。这些老人辛苦了一辈子,我是把他们当成自己父母看待的。”看着妻子从容执著的眼神,朱世东再次妥协了。 

  • 上一篇:温家宝的48个小时
    下一篇:那一次忠诚的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