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东子文摘网 >> 历史回眸 >> 孙中山临终的日子
  • 孙中山临终的日子

  • 作者:陈光中    日期:2008-7-19 22:01:13
  •         带病北上

      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之后,邀请孙中山北上共商国是。尽管当时政局动荡,情况复杂,形势严峻,孙中山还是由宋庆龄陪同冒险北上,试图为实现国家统一寻找出路。
      在孙中山北上途中的这段时间里,北京的政局发生了很大变化。军阀段祺瑞、张作霖进入北京,成立了“中华民国临时执政府”,段祺瑞当上了“总执政”,而冯玉祥却被排挤到张家口去了。因此,这时孙中山的会谈对手已经不是冯玉祥,而是受到张作霖支持的段祺瑞了。

      到达天津当晚,孙中山突发高烧,肝痛剧烈,颓然病倒了。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病情严重,还挣扎着给段祺瑞拍了电报:“……一俟病愈即行首途。”
      12月31日,孙中山乘坐的专列驶进北京前门车站。他在随行人员的搀扶下,手捂肝部缓缓走下车厢,含笑向欢迎的人们致意。
      根据安排,孙中山的行辕设在铁狮子胡同顾维钧宅中。由于他病情严重,暂时住进北京饭店,以便治疗。经德国医生主持会诊,认为是肝脓肿,然而治疗十数日,并无好转,反而发现眼睛出现黄疸迹象。医生认为必须进行手术,但因孙中山身体过于虚弱,随行人员谁也不敢发表意见,宋庆龄也没了主意。最后,孙中山自己决定同意动手术。

      病入膏肓

      1925年1月26日,孙中山被送进协和医院。当医生打开腹腔时,惊讶地发现“肝部坚硬如木,生有恶瘤”,立即取出活体标本进行化验,结论是肝癌。
      事已至此,医生也毫无回天之力,在清除了肝部的淤脓之后,只能重新缝合。经过对吸出脓液的化验分析,医生认为,孙中山的病情至少已经有10年以上的历史了。接下来的那些天,孙中山的病情不断反复,医院决定使用“雷锭”(即现在所说的“放疗”)。根据当时医生的经验,使用放射治疗以48小时为限,若再无效果,便毫无希望了。至2月17日,用药已达40小时以上,却没有任何好转,医院院长刘瑞恒亲自写信给孔祥熙,请他转告孙中山的家属及国民党人士:孙先生为肝癌最末时期,生存无希望。情急之下,随行人员主张服用中药试试效果。孙中山却保持着镇定,他认为,既然在医院接受西医诊视,就应当服从医生的治疗,如果偷偷服用中药,是“不以诚待人也”,若是一定要服中药,则必须出院!
      西药服了无效,中药又在这里服不得,惟一的办法只有依从孙中山,先出院再说了。2月18日,孙中山乘特备汽车缓行至铁狮子胡同的临时行辕,在那里,度过了他一生的最后时刻。 
     
      最后时刻

      住进行辕当天,一位著名中医便上门视诊。开了两剂药,服后不久,孙中山肿胀的双脚居然消退了不少。始终被病痛折磨得寝食不安的孙中山,晚上竟安睡了整整8个小时,大家似乎看到了一丝光明。但是,从22日起,病情又开始恶化,人们急忙再请另两位中医视诊。

      2月24日,经国民党内同志建议,决定请孙中山签署遗嘱。下午三时,孙科以及宋子文、孔祥熙、汪精卫等人齐聚病榻之侧,聆听孙中山的最后指示,并由汪精卫等人起草了遗嘱。就在孙中山执笔行将签字的时候,突然听到宋庆龄在旁边的房间里悄声抽泣,他不禁一阵心酸。结婚十年来,宋庆龄始终与他生死相依、患难与共。在他病危之际,她日夜守护,在绝望之中还始终保有一丝幻想,希望他能奇迹般地康复。他不忍让她伤心,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放下了钢笔。

      25日,孙中山的身体愈见衰弱,“惟神志仍极清明”。第二天,状况更加不好,开始出现严重的肝腹水。因此,终止服用中药。众人也是“病急乱投医”,又开始注射一种据说是“日本医学界新发明之药剂”。注射了5次,居然真的有些效果:脉搏、呼吸较显平稳。大家都感到很兴奋。惟有陪同护理的德国医生认为,病人腹水逐渐增多,只怕是已经到了最后时期。果然,其后陆续又注射了两针,便已毫无效果。

      3月11日早晨,何香凝前往孙中山的病房探视,发现他病势凶险,瞳孔有所放大。她马上与大家商议,必须立即让孙中山在遗嘱上签字。她与宋子文一起向宋庆龄说明了情况。

      在这最后的时刻,宋庆龄反而十分镇定,带领大家来到孙中山的病榻前。孙中山神志十分清醒,命人取来早已拟好的遗嘱。由于身体十分虚弱,他的手抖得几乎握不住钢笔,宋庆龄轻轻托着他的手腕,在三份文件上签下了他的名字“孙文”。

      弥留之际,孙中山叮咛儿子孙科和女婿戴恩赛,要善待宋庆龄。他还嘱托何香凝,要“善视孙夫人,弗以其夫人无产而轻视”。何香凝垂泪说道:“我当尽我的力量来爱护孙夫人。”孙中山紧紧握住她的手,说:“廖仲恺夫人,我感谢你……”

      3月11日晚,孙中山陷入深度昏迷之中,他还在喃喃自语:“和平……奋斗……救中国……”12日凌晨,痰急上涌,口不能言,家人及同志环立于病榻旁边,怀着无比的悲痛与他告别。1925年3月12日上午9时30分,孙中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告别英灵

      当天中午12时30分,覆盖国民党党旗及中华民国国旗的孙中山遗体送抵协和医院,经手术取出内脏化验,孙中山肝癌属实,还发现胆囊内有6块结石,说明他已被病痛折磨许久了。

      3月15日,孙中山的遗体经防腐处理,请宋庆龄及其他亲属探视。宋庆龄抚着孙中山的遗体放声大哭,其他人也莫不下泪。上午10时,开始装殓,孙中山的遗体身着大礼服、头戴礼帽、足穿皮靴,被移入棺内。棺为椭圆形,上方有玻璃棺盖,以便公众吊唁时瞻仰。


    孙中山遗体

      本应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但15日这天突降大雪,似乎上苍也为伟人的去世而悲哀。3月19日上午,孙中山的遗体被送往中央公园社稷坛大殿(即今中山公园中山堂),沿途自发送葬的民众多达12万人,自协和医院至中央公园沿途几乎没有空暇之地,以致交通为之阻塞。维持秩序的士兵均将枪托向上,枪口向下,以示哀悼。航空署还派出3架飞机,在沿途低空飞行。由于行速缓慢,短短两三公里路程居然走了两个多小时。盛放孙中山遗体的棺椁被安置在社稷坛大殿正中。上悬其遗像及“有志竟成”的横匾,两旁悬挂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对联,棺上覆盖着青天白日旗。

  • 上一篇:老兄,革命就是生活
    下一篇:曾国藩的识人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