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东子文摘网 >> 人物记录 >> 林毅夫传奇
  • 林毅夫传奇

  • 作者:丁跃忠    日期:2008-12-3 22:52:03
  •   在世界经济学界,林毅夫无疑是一位传奇人物,这位才被任命为世界银行副行长的他,人生经历充满传奇,事业如是,姻缘亦如是。

      来大陆,主要是为了学习了解大陆的情况,报效祖国

      林毅夫原名林正谊,1952年10月15日,生于我国台湾省宜兰县。

      陈云英与林毅夫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学联谊会上,当时陈云英就读于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林毅夫在台湾大学农工系就读。他们一见如故,后来两人有了更多的接触和沟通。尽管双方家庭的差距很大,但陈云英从林毅夫的言谈中,觉得林毅夫是个关怀民众、胸襟宽广的人,内心为之深深吸引。

      1975年,林毅夫在大学追求她的时候,送的定情礼品是一本漂亮的画册,名为《锦绣山河》,内有祖国大陆的名山大川和长江黄河。陈云英说:“看着里面的长江黄河,那种感情难以言表,那就是我们那一代人追求的历史人文和家国情怀。”陈云英很快即与林毅夫结婚,第二年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陈云英毕业后在一所中学里教授语文。一天下课回到家里,林毅夫给陈云英端来一杯开水,然后坐在她身边,一本正经地说:“如果我不见了,你可能要像王宝钏一样,苦守寒窑十八年……”陈云英以为只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1979年5月16日夜里林毅夫真的突然不见了。

      1971年初,19岁的林毅夫进入台湾大学农工系学习,寒假在成功岭受训期间,他决定投笔从戎,申请转学赴陆军军官学校就读。1975年,林毅夫以第二名的成绩毕业于陆军官校正期生44期步兵科,随即留校担任学生连排长,第二年考上国防公费台湾政治大学企业管理研究所,获政大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随后被派往金门马山播音站前哨担任陆军上尉连长。当时的林毅夫是台湾最有前途的军官。

      在金门前线的日子里,林毅夫每当夜深人静,就悄悄地收听大陆电台,尼克松访华、中日邦交正常化和中美建交等消息让林毅夫越来越意识到中国富强的希望在大陆一边,他希望能为国家复兴尽力,但当时两岸对峙的现实情况让林毅夫无法实现自己的理想。于是年轻的林毅夫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1979年5月16日傍晚时分,林毅夫假传演习命令,下达宵禁令,由连传令兵通知沿海岗哨,不准驻防马山播音站的官兵在夜晚点名后走出营房。林毅夫是位游泳健将,他游泳技术很高。在夜色的掩护下,他泅过2500米宽的海域,在厦门登上了祖国大陆。这一切他的家人毫不知情。

      林毅夫失踪的那天晚上,金门全岛鸡犬不宁,所有驻军出动,连夜展开全岛水陆两域地毯式搜索。为防“叛逃”泄露军机,连队当即修订了作战计划,展开了全岛东西守备部队互换防区的大规模演习。历经近一个月时间,一直见不着连长的人影,也没等到大陆方面发布的关于台军官“起义”的消息,最后台湾“国防部”只好以失踪结案。来到大陆后,年轻的林正谊把自己的名字改为林毅夫。以避免给家人朋友带来麻烦。

      他选择到北京大学经济系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以此来了解中国的国情。那个年代,台湾和大陆的关系还很紧张,提到台湾人,大家第一反应就是间谍,所以,接收林毅夫也很慎重。国家派人专门考察了林毅夫,林毅夫给人第一印象让人觉得这个小伙子是个正派人,人长得很精神,1.8米的大个儿。说话很有礼貌,坦率、直接。他说:“来大陆,主要是为了学习了解大陆的情况,报效祖国。”考察人员认为,这是个有追求、有抱负的年轻人。就这样,林毅夫如愿进入北大学习。

      1980年,刚刚对外开放的大陆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197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荣誉教授舒尔茨。舒尔茨自然不会放弃到中国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宣讲他的经济学理论的机会。当时,北大为找一个翻译颇费了一番心思,林毅夫荣幸地成为给舒尔茨做翻译的惟一人选。这个意外的机会,为他打开了通往世界经济学最高殿堂的大门。

      舒尔茨对林毅夫的翻译非常赞赏。一天,舒尔茨问林毅夫:“你想到美国读博士吗?”林毅夫不假思索地说:“想呀。”林毅夫本以为舒尔茨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舒尔茨回美国后不久,正式将林毅夫推荐到了美国芝加哥大学。能师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舒尔茨,是许多经济学人士梦寐以求的事情,林毅夫自然欣喜若狂。

      学成归来,双双成为“夫妻议政”的典范

      踏上美利坚国土后,林毅夫立即通知在台湾的妻子来美国相见。突然接到林毅夫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消息,陈云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本已通过了两个托福考试,准备赴美读硕士。当陈云英辗转赶到美国见到了魂牵梦萦的丈夫时,两人抱头痛哭。回忆起与妻儿分别的4年,林毅夫说,做任何事不是没有代价的,幸运的是我的妻子很谅解我,她跟我有共同的理想。

      夫妻两人在一起仅仅几天,却又要分别了。林毅夫在芝加哥大学读经济,陈云英则到华盛顿大学读教育,两地相距甚远,很难经常见面。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一双儿女,仍然留在台湾,要半年后才能接来美国。相聚的喜悦很快就被思念儿女的愁苦所压倒。陈云英上课之余,常常望着儿女的照片发呆,也常常泪水涟涟,她把所有的思念都融到了家信当中。孩子太小,认字很少,她就剪贴了一些漂亮的卡通画,经过加工,写些简单的汉字和拼音,让孩子们一看就知道这是妈妈从美国的来信。

      半年后,一家4口终于在美国团聚了。孩子们见到久别而陌生的爸爸时,高兴极了,他们的爸爸英俊潇洒,有学问,让他们感到骄傲。陈云英从小受中国文化的熏陶,深知相夫教子为本职之一。于是她一边读书,一边抚育孩子。经常是陈云英一边两手按着打字机键盘做作业,一边把头转向孩子大叫:“别吵了,妈妈要读书。”陈云英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以一年半时间得到了特殊教育硕士学位的。

      陈云英再读博士时,没办法照顾孩子了,只好把他们反锁在家里,这在美国是不允许的。无奈中陈云英只好嘱咐孩子:“妈妈不在家时,无论谁叫门都不要开,有人来电话,你们千万不要说妈妈不在家,就说妈妈在睡觉。”直到现在,她在美国的朋友还说:“我们都觉得很奇怪,你怎么老在睡觉。”就连陈云英的导师当时也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勤奋的中国学生怎么老睡觉?

      1987年,在耶鲁大学经济发展中心工作一年后,林毅夫突然回到了中国,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个从海外归国的经济学博士。同年的6月18日,陈云英在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后的第8天,也追随丈夫回到了北京。

      那时候,出国已经成了一股风潮,很多人挤破脑袋也想出国。况且,这个时候,他的爱人和孩子,也已经到了美国和他团聚,如果留在美国,前程似锦。实在没有回来的必要。林毅夫在回国之前跟很多单位写信,说很想回国,他基本没有接到任何回音。因为人们很难想象他会回来。

  • 上一篇:梅兰芳与四个女人的婚姻情爱生活
    下一篇:崔永元:做好人比做名人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