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东子文摘网 >> 涉世之初 >> 师傅有一天会离开你
  • 师傅有一天会离开你

  • 作者:淡墨    日期:2008-10-23 15:12:04
  •   面试结束后,我跟老总说,我选薛宜做实习生。

      通常情况,老编辑有很多事情向新人交待,我只说三句话:别用单位座机打私人电话;别人可以懒懒散散,你得按时打卡;中午吃饭,如果餐厅的带金卡没发下来,用我的。

      好的,老师。她轻轻点头。

      还有,我正色道,别叫我老师,我的名字,是王楚楚。

      小薛是内秀的女孩:交待打印的文件,第二天页码排好了整整齐齐个在桌上;帮编辑部同事订盒饭,每个人的口味都问得清清楚楚;最叫我惊叹的是她修改的标题,很有感觉,这些惊喜,我背地里一遍遍跟别人说。

      但我还是派给小薛很多活,联系这个牛人那个大家。有次她脸红红的跑过来,抱歉,老师,韩某某我实在联系不到。他院里的人怎么都不肯提供电话。

      那就上穷碧落下黄泉。跟接电话的人讲,你十万火急;你是她失散多年的妹妹;你很仰慕他;找采访过他的记者;给他的博客写邮件;去他的办公室围追堵截……好的,老师。她轻轻说道。

      办公桌上的小本明明白白的记着一个号码,韩某某,画家。

      小薛的成长人人都看得见。

      来社里才5个月,她编了5篇随笔,做了4个人物专访,其中三个都是大家。在给她的转正鉴定上,我端端正正地写上,不吝笔墨:小薛是跳起来争取那些采访对象的。这份勤奋与执着,以她的年龄,她的资历,她的背景,实在难得。

      这喜悦不是为了自己。一纸文件下去之后,一个人,乃至她家庭的命运,将会被深刻的改变。从此,小薛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大都市无情动荡,她却有了一方舞台,可起舞,可栖身。

      很快,社里下达了编辑部整改通知。现有的大一统格局会拆分为两个部门,任命两个新的主任。我与生性懒散的老曾分别被任命为A、B部主任。

      可是小薛居然申请了去老曾的部门,她对我说:“老师,我决定离开你了。”

      我笑一笑,等待她把话说完。

      “离开你,因为你是太苛刻的一个人,所有的人都懒懒散散、无所事事,你却规定我按时打卡连所有的人都用公家的电话大聊特聊,我却在你的目光下,一个简单的问候也不敢打回家;你自己不提,但很多人告诉我,若干年前你就采访过韩某某,关系很好。为什么举手之劳都不肯帮?”小薛的情绪很激动。

      苦恼的是老曾。他不知拿这个小姑娘怎么办。一天,他乐滋滋地告诉我,给薛宜找了个活儿,负责后期制作,外加拆看读者来信,她内秀、心细,你说过。

      嗯。我心里微微的咯噔了一下。有什么东西,要被毁掉了吧。

      可薛宜茫然不觉。相反地,她享受着没压力的生活。九十点才来上班,下午四点下班。拆几封信、接几个电话、校校错别字,余下的时光,喝茶、浇花、聊聊天,与旁人都说说笑笑,除了我。

      从此师徒是路人。

      这令我始终没工夫说出想对她说的话。

      22岁时的王楚楚,就像22岁时的薛宜。那时,王楚楚也曾把自身的成败,寄托在“师傅”身上,索要包容、怜惜与庇护。

      可“师傅”说:“楚楚,冷漠是俗世的本性,除了父母子女爱人,没人有义务予你深情。师傅终有一天会离开你,她的责任是教你谋生的本领,你的责任是抓住机会好好学习。将来能不能立足,全靠你自己。”

      王楚楚记住了这些话,以后再有冲锋陷阵,再不似小女孩般抓住大人手,哀哀求告。26岁,凭自己的能力在江城谋得立锥之地。

      所有的言传身教,所有的求全责备,以此为源。

      工作太忙,薛宜渐渐淡出我的视线。重新注意到她,是两年后了。她扶着肚子,拎一个空水桶,一把扫帚走下台阶。我忍不住责备老曾,怎么还要孕妇做卫生?

      可要她做什么呢?写稿子,不能跑;寄包裹,担心重;接电话,抱怨喧嚣扰攘……准天才小薛,就这样在苍茫的人海中,沉没、消失。

  • 上一篇:那些被互联网“蚕食”的日子
    下一篇:职场上要学老外的“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