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东子文摘网 >> 心灵鸡汤 >> 最后一课
  • 最后一课

  • 作者:浦泓毅 陈赛    日期:2008-10-9 11:28:11
  •   我们不能改变手中的牌,但可以决定如何出牌。

      ——兰迪·鲍什

      “最后一课”是美国大学的学术传统,它假设一个教授即将不久于人世,他将告诉学生什么?他一生最重要的经验和智慧是什么?兰迪教授的这堂课却不是假设。2007年9月,他被确诊患胰腺癌,有70%的可能会在一年内死去,活过5年的概率微乎其微,更糟糕的是,医生告诉他胰腺癌已经是晚期,他只剩下不到6个月的时间。这是一堂与众不同的“最后一课”。

      兰迪·鲍什,1982年毕业于布朗大学计算机科学系,之后在卡耐基-梅隆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并主持“人与计算机交互”课程长达10年,是卡耐基-梅隆大学的一位教授,也是虚拟科技的先驱之一,还撰写了《世界百科全书》的“虚拟科技”条目。他在得知自己患上晚期癌症几周后,发表了励志感人的讲座,感动了全球数千万人。

      鲍什在76分钟的演讲中,向在座的500多名学生和同事展示了他的CT胶片,告诉他们肿瘤正在攻击他的胰腺。但是这节课,他不谈癌症,不谈死亡,因为死亡并不构成他的“独特性”;他不谈妻子与3个孩子,因为他无法谈到他们而不流泪;他也不谈灵魂和宗教。他谈的是他的童年梦想,从在嘉年华上赢得超大玩偶、参加全国橄榄球联盟的比赛、当《星际迷航记》中的库克船长、为《大英百科全书》写词条,到设计迪斯尼乐园的云霄飞车。从最严肃的理想,到异想天开的念头,是这些梦想定义了他46年的生命。

      “我很快就要死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棒。”然后,他在众人面前,开始做单手俯卧撑。

      在讲台上,他看上去那么年轻、健康、激情四射,幽默得让人心酸。台上台下的笑声和泪水,正是他与世界说再见的方式。

      2008年7月25日,兰迪·鲍什终因胰腺癌并发症去世,享年47岁。

      以下是他在演讲中给我们的“人生馈赠”。

      你不能改变手中的牌,但你可以决定怎么玩。

      带着孩子般的微笑、敏捷的头脑和层出不穷的精彩创意,兰迪·鲍什举重若轻地完成了那么多复杂发明,让人觉得即使是一个普通人,如果有正确的工具和指导,也可以完成这些创造。“来吧,”他仿佛在说,“我有一个秘诀,我可以免费告诉你。”

      不要抱怨,更加努力地工作吧。

      兰迪·鲍什在被确诊患上癌症的时候,医生们都认为他只能再活几个月。他进行了积极的治疗,包括手术和化疗。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他的体重从182磅急降至138磅,虚弱到无法行走,瘦到连结婚戒指都会从手指上掉下来。但在结束了部分治疗之后,他的体重又恢复到168磅。

      然而,在2007年8月的例行检查中,医生发现兰迪的癌症已经转移到脾脏和肝脏,这等于对他宣判了死刑。在这种情况下,兰迪教授通过“最后一课”,提炼自己的思想,向后辈传递自己一生中深思熟虑的问题,让后来者继承自己的脚步。

      所谓经验,是指当你没能得偿所愿时获得的礼物。

      很快,兰迪的“最后一课”视频被上传至

      YouTube。上百万人观看了这段视频,人们纷纷被兰迪面对死亡的从容淡定所折服。这种从容源自他对待工作、科学和探索的浓厚兴趣,以及他自尊自强的人生态度。当兰迪在讲台上做起俯卧撑时,他深色的头发和健康爽朗的笑容,勾勒出一幅生命在逆境中抗争的生动画面。兰迪在演讲中的每一句话,都渗透着对生命的感恩,每当人们想要抱怨、退缩、自欺欺人的时候,兰迪的话就会使人重新振作。

      请记住,那些阻挡你的障碍必定是有缘由的!这堵墙并不是为了阻止我们,而是要让我们有机会展现自己多想达到目标。这堵墙是为了阻止那些缺少渴望的人,也是为了阻挡那些不够热爱生活的人而存在。

      如果你的孩子想在卧室墙上画画,就随他去吧。

      人们会猜测,在兰迪的演讲之后,全世界的儿童是否都将拿起刷子和油漆,在自己卧室的墙上涂涂画画,而他们的父母只能在旁边无可奈何地看。他们会想起兰迪向他们展示的照片,在兰迪的童年,他卧室的墙上满是涂鸦、宇宙飞船和数学公式。

      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兰迪的生活依然丰富多彩。他出席国会听证会,为癌症研究争取更多的研究经费。他花了一天时间和美国橄榄球联盟匹兹堡钢人队一起度过,这是他曾经的童年梦想。当然,他花了更多时间与自己的妻子和3个幼子共度,或者规划未来的生活,或者只是静静地看着孩子们尽情玩耍。

      兰迪说,他无意告诉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应该怎样生活,他真正关心的听众始终只有3个人:6岁的迪伦、3岁的洛根和2岁的小女儿克洛艾。他们还那么小,却不能在父亲的保护和陪伴下成长,这是他最大的痛楚。他多么希望将未来30年该为他们说的话、做的事,浓缩到6个月内完成。这种痛楚和渴望如此强烈,如果他是一个画家,他会画出来;如果他是一个音乐家,他会谱出一支曲子;但他是一个教授,他只能选择讲课。所以,他借这“最后一课”,将自己装在一个瓶子里,有一天它会被冲到海岸,被他的孩子们捡到,那时,他们会明白一个父亲的心意。

      “最后一课”后,兰迪带一家人离开了匹兹堡,搬到弗吉尼亚,因为那里离他妻子的娘家更近,她能得到更多情感上的支持。癌症没有改变他的性情,他仍然开朗、乐观、幽默,用所有的时间来陪伴妻子和孩子。他给每个孩子写下不同的人生建议,比如“如果我只能给你三个字的建议,我会说‘说实话’。如果可以加个限制,那就是‘永远’”。他为2岁的小女儿留下的话是:“如果将来有一个男人喜欢你,不要管他说什么,只看他做了什么。”在她长大的过程中不会有关于父亲的记忆,但兰迪希望她知道,父亲是世界上第一个爱她的男人。

      他的生命所剩无几,他寻求一切可能的治疗方案,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他不仅要与家人开心度过每一天,同时也为未来没有他的日子做准备,“厄运很快就会把我的家庭推下万丈深渊,我无法抓住他们,这让我心碎,但我至少有时间为他们编织一张安全网。”

      智者曾说,他们并不惧怕死亡,却有点害怕垂死的那段时光。因为死亡只是另一个神秘的世界,而垂死却是我们所不愿经历的旅程。而兰迪利用这段旅程,用他的“最后一课”展现了灵魂中最好的一面。一位网友说得好:“他没有选择在47岁死去,但他真正生活过了。”

  • 上一篇:其实我们很优雅
    下一篇:生活的态度